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55【成长】
    王大爷酒量略差,估计是从小患肺病,不敢多喝酒的缘故。

    王渊先把宋灵儿扛回屋里,出来发现王阳明还躺在地上,他的两个仆从也全喝醉了。

    书童李忠,自己就喝得摇摇晃晃,还要负责把李应拖回去。主仆俩一路跌倒,不知摔了多少回,终于趴在宿舍门口睡着。

    其他同学也互相搀扶,胡乱找一张床躺下,王大爷居然没人理会。

    王渊只得把王家主仆三人,全都扛回屋里。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把一摞稿子撞落,弯腰捡起之后,忍不住仔细看了两眼——《五经臆说》!

    因为科举考试,五经题可任选一道,因此士子都只关心本经,明朝中期很少有通晓五经的大儒。

    王阳明不仅通晓五经,而且还全凭记忆,在龙岗山自作五经批注。

    这本《五经臆说》怪神秘的,学生们只知道老师在写书。每当问起具体内容,王阳明都敷衍推脱,从来不肯拿给学生们看。

    现在,王渊终于看到了,瞬间明白王阳明为啥藏着掖着。

    《春秋》第一章第一句:元年春王正月。

    王阳明的批注是:“人君继位之一年,必书元年。元者,始也……故天下之元在于王,一国之元在于君,君之元在于心。元也者,在天为生物之仁,而在人则为心……故元年者,人君正心之始也……”

    此书如果传播出去,王阳明必被群起而攻之。

    什么叫六经注我?这就是!

    历史上,王阳明终其一生,都不敢公布《五经臆说》,甚至将之一把火烧掉。直到王阳明死后,他的弟子才从仓库里,找到这本书的少数零散条目。

    阳明心学后来传得乱七八糟,衍生出好几个学派,各派弟子对心学的理解也不相同。追根溯源,就是王阳明太过谨慎,把相关著作给全部烧掉了,弟子们只能通过只言片语和日常教导去领会。

    王渊认真阅读几页,便将稿子放回原位,他对这玩意儿毫无兴趣。

    回到宿舍,王渊摇头苦笑。他的床已被李应和李忠占了,越榛则在隔壁床呼呼大睡。而詹惠身体摇摆站在床前,正痛快淋漓的放水撒尿,床沿被尿湿一大块,越榛身上也溅了不少。

    越榛似乎感受到什么,突然吧唧嘴说梦话:“喝,再来一碗!”

    “干……干杯。”詹惠举起空气酒杯,伸臂虚碰,脚步踉跄,余尿全部撒在越榛腿上。

    王渊憋着笑离开,折身来到宋灵儿房间。

    这是专门为宋小姐造的单间,平时都她一个人睡。

    王渊把宋灵儿往里一推,自己便躺上去,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清晨。

    越榛大呼:“老天爷,这哪来的水?一股骚臭,怕不是尿!”

    詹惠愤然:“越文实,你居然还尿床,真斯文扫地也!”

    “谁说我尿床?肯定是你尿床!”越榛羞怒不已。

    詹惠鄙夷道:“你裤子都是湿的,还说没尿床?”

    越榛扒开裤头一看,连忙辩解:“我底裤是干的,可见床上之尿,由外而来,非自内出。肯定是你在床边撒尿了!”

    “胡说八道,”詹惠坚决不承认,“多半是你撒尿时不慎,非但尿到裤子上,还把床给尿湿了。”

    “此乃臆测,毫无证据!”越榛颇为心虚,也觉是自己过错。

    “哈哈哈哈!”

    被二人吵醒的李应,在旁边笑得肚子都痛了,指着越榛和詹惠说:“我看你们都有嫌疑。”

    越榛和詹惠不再说话,各自换上干净裤子。

    蓦地,突然听到李应在外头大喊:“越文实与詹良臣,昨晚尿床了!”

    “这贼厮!”

    “殴他!”

    两位苦主冲出房间,逮住李应一顿乱捶。李应也不还手,二人打得越凶,他喊得越大声,很快引来诸生围观。

    王渊和宋灵儿同时被吵醒。

    不知何时,宋灵儿已将王渊抱住。此刻醒来,她先是俏脸一红,随即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王渊则连忙跳下床,弓着身子直奔茅厕。再有一个月就十四岁,估计被宋灵儿刺激到,感觉那地方黏糊糊的,他貌似昨晚也“尿”床了。

    “跑什么啊,真是的。”宋灵儿不明真相,兀自躺那儿抱怨。

    等王渊换好裤子,越榛和詹惠也消停下来。他们互相不理睬对方,却又一起怒视李应,李三郎笑得更加肆无忌惮。

    突然,陈文学匆匆出现,脸色难看道:“诸位同学,先生病了,刚刚咳出一大口血。”

    外头吵闹声顿时停止,全都涌进王阳明的房间。

    王阳明脸色略微发青,连续咳嗽几声,挤出笑容说:“无妨,老毛病了,为师早已习惯。”

    李应自责道:“我不该给先生倒酒的。”

    “与你无关,”王阳明安慰说,“是我自己太过大意。”

    王渊出声道:“山上没有良医,当务之急,是把先生送去城里医治。”

    “对对,把先生送去城里找大夫,”汤冔连忙大喊,“诸生,赶快准备早饭,吃了饭立即回城!”

    学生们着急得很,王阳明却满不在乎。作为老肺病患者,今天发病算是轻的,他以前咯血咯到晕厥都不止一两回。

    早晨下山,晚上进城。

    席书接到消息,连夜帮王阳明找大夫,又将其安置在文明书院休养。

    接下来半月,王阳明都在养病当中,而诸生也在准备科试——科试相当于乡试资格考试,只有通过科试的生员,才能在第二年去考举人。

    王渊寄宿在书院当中,正背诵着《诗经》,突然宋灵儿提着马鞭进来。

    “怎么又不高兴了?”王渊笑问。

    宋灵儿气呼呼坐在桌前:“我阿爸收了个儿子。这次回家,他都不怎么理我,一心给他的便宜儿子铺路!”

    王渊问道:“义子?”

    宋灵儿说:“过继子!”

    王渊点头道:“你阿爸年迈无子,从族内过继一个儿子,也在情理之中。”

    可惜,宋公子他爹多年的谋划,直接就因过继这招而落空了。

    宋然虽然残暴贪婪,脑子却还是有的。

    因为叛军之事,宋然威望大跌,而且他肯定是死罪,就算免死也要被革职。族内实力派已经蠢蠢欲动,不想着怎么平叛收复地盘,反而等着宋然被革职之后自己上位。

    宋然这几个月窝窝囊囊,却一直在暗中观察,终于让他找到合适继承人。

    那是他族弟的儿子叫宋仁,族弟已经被叛军杀害,连寨子都被叛军抢了。宋仁没有了父亲和地盘,偏偏在战斗中表现优异,自然就是继承宣慰使的最佳人选。

    一个没爹,一个无子,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宋然和宋仁在确定过继关系之后,表现得比嫡亲父子还亲,联合起来打击族内实力派。他们面对叛军唯唯诺诺,面对族人则重拳出击,家族内斗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

    宋灵儿不在乎什么权位,也不在乎突然多了个哥哥。她在乎的是,一向将她视为掌上明珠的父亲,现在把父爱全都给了从子宋仁,平时连话都懒得跟她多讲几句。

    王渊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想了想,起身将宋灵儿搂在怀里。

    “呜呜呜呜呜!”

    这个举动,让宋灵儿突然伤心大哭,鼻涕眼泪全抹在王渊衣服上。好半天终于止住悲伤,宋灵儿偷偷擦鼻涕说:“我以后要认真读书,努力练习武艺。我要给阿爸看看,他的女儿比假儿子更有用!”

    “嗯,你很厉害的。”王渊哄道。

    宋灵儿抱着王渊磨蹭好半天,终于把王渊衣服上的鼻涕擦完,毁尸灭迹之后,郑重说道:“我要跟着先生学习兵法!对了,你每天必须教我练箭。”

    有些人啦,总是要失去最宝贵的东西,才能在一夜之间长大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