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46【下山回城】
    进山报信的是刘耀祖,这小子一直在司学读书,平时住在宋公子家的客房——他年龄小,学问又浅,被王阳明与朱熹的学问分歧搞蒙了,听课两天便跟着宋公子一起下山。

    此刻正是傍晚,宿舍里几位同学都在。

    詹惠见刘耀祖语气急促,细节没说明白,便给他倒了碗水:“不要慌张,具体什么情况,你静下心慢慢说来!”

    刘耀祖口干舌燥,仰脖子把水喝完,横袖擦嘴道:“好像是宋宣慰使回洪边祭祖,醉酒之后鞭打苗酋阿贾。阿贾受辱不甘,其他苗人也很愤怒,再加上宋家平时压迫太甚,当即就有三个苗部揭竿造反了。”

    “宋然呢?”王渊问道。

    刘耀祖说:“三苗部合兵上万人,又是突然发起进攻,宋宣慰使完全没有防备。宋家在洪边的寨子,半天时间就被苗人攻占,宋宣慰使在贴身侍卫的保护下突围。等他逃回贵州城的时候,身边护卫已经死光了,马也跑死了,就连鞋都跑掉了,他是一个人光着脚进城的。”

    宋然一个大胖子,孤身狂奔二百里,居然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王渊想着那滑稽情形,摇头感慨:“想不到,他还有当飞将军的潜质。灵儿和宋公子呢?”

    刘耀祖说:“宋公子听闻此事,埋怨族人苛待苗民太甚,他想孤身去见苗酋阿贾,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靠嘴皮子说服苗民主动撤兵。结果,他被自己的父亲软禁在家里,只能每日靠读书打发时间。”

    “哈哈,此人迂腐至极!”李应被逗得发笑。

    王渊追问:“灵儿怎样了?”

    刘耀祖说:“灵儿姐也被禁足,听说她想带兵平叛,被她父亲关在家里。灵儿姐身边的护卫,也被宋宣慰使调走,全都拉去跟苗人打仗了。”

    王渊想了想,问道:“袁二呢?”

    刘耀祖答道:“宋马头(宋坚)带兵防守贵竹司,寨子被攻破,只能率残兵撤回贵州城。袁二哥也在军中,他受了些小伤,但因为护主有功,被宋马头升官当了百人长。”

    王渊仔细思索战况,很快就明白大概局势。

    宋家下辖的十二长官司,目前已经被叛军攻占两个半。

    拜宋然平日里的残暴所赐,叛军兵锋所指之处,各族土民踊跃加入,恐怕此刻叛军数量已有两三万。

    但叛军攻陷贵竹司之后,南下攻势必然受阻,因为挡在前面的是贵州城。宋家北衙也易守难攻,叛军必定回身往北、往东进发,很可能就此肆虐整个黔东北与黔东地区——黔东的平越司,这两年为了平息安宁战事,士卒和钱粮都损失惨重,根本挡不住苗族叛军。

    李应也很快搞清楚情况,苦笑道:“事情闹大了,比安宁司那边闹得还大,不知有多少人要丢官掉脑袋!”

    为啥比安宁叛乱闹得更大?

    因为乖西司地处要冲,苗族叛军如此发展趋势,将直接切断湖广入黔通道,以及四川入黔的中路通道。

    四川的播州杨氏都要被搞疯,因为没法做买卖,贸易通道被掐断,来往商队必须改走水西。而安氏就爽得要命,趁机收商税便能大赚一笔,而且从此在贵州一家独大。

    一直在练字的越榛,突然出声:“得想办法拉宋家一把,否则贵州今后永无宁日。”

    “唉,确实如此。”王渊一声叹息。

    宋家再怎么残暴,也是唯一能制衡安氏的贵州土司,而且是汉化程度最高的贵州土司。

    宋家一旦倒台,朝廷对贵州的统治将彻底失控。

    贵州城的汉人官员,无论文官武官,恐怕此刻都在想方设法救援宋家。

    王渊又问:“安贵荣呢?”

    刘耀祖说:“安宣慰使病了。不但他自己生病回水西,还把手下的兵也带走。说什么之前征讨安宁叛军,士卒已经疲惫不堪,至少得用半年时间休整。而且水西钱粮也已耗尽,朝廷得先拨粮饷给他,否则水西士卒无力开拔。”

    “好手段,”越榛啧啧赞叹,“纵容叛军肆虐宋氏辖地,再让卫所军队跟叛军两败俱伤。他安氏最后站出来抵定乾坤,趁机侵占宋氏地盘,朝廷还得给他优渥封赏。”

    王渊忍不住多看越榛几眼,这位室友已经二十一岁,平时不怎么引人注意,关键时候脑子却非常清醒。

    “先生(沈复璁)让你来报信的?”王渊问道。

    刘耀祖点头说:“对。很多内情,都是先生告诉我的,否则我怎会知道得那样清楚。”

    王渊想了想说:“你先在山上住一晚,明天我们一起回城看看。”

    王渊真不担心谁,虽然叛军已经打到黑山岭脚下,但肯定不会主动进攻穿青寨。因为山寨易守难攻,打下来又没油水,苗酋阿贾才不会白费功夫。

    家人没有危险,宋灵儿就更安全。

    这丫头被父亲宋然软禁在城里,叛军是绝不可能破城的。抛开城池坚固不提,安贵荣也不会坐视旁观,省城丢了那可是大罪!

    翌日清晨。

    王渊带着刘耀祖准备下山,李应和书童也牵马跟上来。

    “我也去看看,说不定能杀敌建功呢。”李应笑道。

    王渊摇头说:“你想多了。这场叛乱怕是要持续三五年,短时间内根本没法结束。叛军阻断了驿站通道,督抚向朝廷传递军情,得从四川那边绕一圈,又或者走广西进湖广,朝廷接到确切情报至少得秋天。朝廷再勒令安氏出兵平叛,来回扯皮估计又是一年半载。”

    李应有些失望,复又愤懑:“这贵州有兵事,全都得仰赖安贵荣。若哪天安贵荣叛乱,那又该如何收拾?”

    王渊在宋坚那里看过军事地图,忧虑道:“就怕安贵荣暗通播州杨氏,安杨两家联合起来,把四川和贵州都要搅翻天。”

    两个十多岁的少年,居然认真讨论军国大事,而且还分析得蛮有道理。

    四人回城已是夜间时分,不但城门紧闭,并且防范森严。他们在城外等到天亮,又接受严格盘查,靠着李应的家族关系才获准进城。

    城内早已风声鹤唳,卫所军士全被调进来守城,就怕叛军不长眼跑来攻打省府。

    王渊拍马直奔宋府,无论怎么说,门子就是不让他进去。

    刘耀祖一个小屁孩,留下来也没啥用,王渊就令其先回宋公子家里。自己则带着李应及其书童,骑马来到宋府的临街围墙外。

    “李兄,撑我一把。”王渊笑道。

    李应自嘲道:“你来跟相好的偷情,我还得帮你翻墙,实在是有辱斯文啊。”

    “就问你帮不帮!”王渊懒得跟他胡扯。

    李应兜着双手说:“上来。”

    王渊踩着李应的双手掌心,被后者用力一托,便灵活无比的攀上墙头。接着,他又趴在上边,把李应也拉上去。

    李应叮嘱书童道:“阿忠,你牵马在外边候着。”

    二人神不知鬼不觉溜进花园,穿堂过室,直奔宋灵儿的闺房。

    估计是宋然带人移驻城外北衙,城内府邸空了大半,竟连仆从都不剩几个。

    王渊来到闺房外,疑惑道:“不是说被禁足了吗?怎么连个看守都没有?”

    房门被小心推开,宋灵儿一身仆从打扮,见到王渊顿时惊喜:“王二,你怎么来了?”

    “呜呜!”

    闺房里面,两个宋家健仆被捆在一起,嘴里塞着布团正使劲挣扎。

    王渊顿时无语,好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想办法逃走。幸好来得及时,不然你就要干傻事了。”

    宋灵儿反驳说:“我可不会干傻事,就是想出城去,跟阿爸一起守卫北衙。”

    宋家有两个大本营,一个是洪边祖宅,一个是北衙老窝。

    祖宅已经被叛军烧毁,宋氏族人死伤无数。如果北衙再丢,宋家就要彻底衰落了,因为族内精英大半都在那里。

    李应一听有仗打,顿时兴奋道:“我跟你一起去北衙!”

    “好啊,”宋灵儿异常高兴,“李三郎,你够义气,我宋灵儿交你这个朋友!”

    李应笑道:“何必见外。王二是我兄弟,你又跟他相好,大家都自己人。”

    宋灵儿没来由的脸颊一红,随即又恢复爽利性格:“快走吧,迟了要被发现。可惜家里的马没了,你们是骑马来的吗?”

    “马在外边。”王渊说。

    王渊此次回贵州城,纯粹是怕宋灵儿出意外。他太了解这丫头了,肯定在家里待不住,千方百计都要去战斗前线。

    所以此刻也不劝阻,劝了这次,宋灵儿下次肯定还要开溜,不如直接把她送去北衙更稳妥。

    三人循着来路翻墙出去,很快找到李应的书童。

    四人三马,王渊跟宋灵儿合乘一匹,李应和书童各骑一匹。又是费了一番口舌,李应找到父亲的部下,才终于允许他们出城。

    “喂,你骑慢点啊,我都快掉下去了。”宋灵儿坐在后边,紧紧抱住王渊的腰。

    王渊才不信呢,叮嘱道:“老实坐好!”

    “嘻嘻。”宋灵儿一阵傻笑,双臂抱得更紧,直接把脸贴到王渊后背。

    这丫头,洪边祖宅死了一堆族人,她居然还有谈情说爱的心思。

    简直没心没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