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651【墨西哥条约】
    新西班牙总督,原则上管理西班牙所有海外领地。

    第一任新西班牙总督,叫做安东尼奥·门多萨,是一位西班牙王室血统大贵族。

    历史上,这哥们儿1529年就获得任命,但觉得美洲太荒凉没意思。于是在欧洲赖着不走,磨磨蹭蹭启程之后,到了古巴又停顿下来,死活不愿前往鸟不拉屎的墨西哥。

    直至1535年,门多萨终于抵达墨西哥,然后疯狂敛财贪污银子。

    如今,西班牙在危地马拉兵败,好几年前消息就传回欧洲。门多萨被国王严厉斥责,总算比原时空提前几年赴任,他还带来了一个戏班子,整天就窝在墨西哥城欣赏歌剧。

    前些天,危地马拉再度被袭击,银矿丢失的军情传来,总督门多萨总算稍微清醒了些。

    然后,继续听歌剧。

    人家是王室大贵族啊,哪愿意待在墨西哥?只想时间快点过去,带银子回欧洲享福,美洲这边实在太荒凉了。

    听说中国使者到访,门多萨瞬间来了兴趣,翻出华丽的礼服翘首以盼。

    等待好几天,中国使者终于来了。门多萨亲自出门迎接,他想看看遥远的丝绸之国,那里的人究竟长啥样子。

    只见远远一队人,从湖间通道而来,走得稍微近些,门多萨终于看清楚情况。

    使团首领穿着华贵的丝绸服装,带着异国情调的小帽子(束发小冠),踩着神气自信的步伐迎面而来。此人身边的武官,全身鱼鳞甲反射着阳光,一看就知道是高贵威猛的中国骑士。

    不愧是东方之丝绸国民,只这扮相就让门多萨心中折服,恨不得立即邀请对方去欣赏歌剧。

    双方亮明身份,黄亮抱拳作揖道:“大明使节黄亮,见过西国总督阁下。”

    听到秦汉翻译,门多萨也单手按着胸膛行礼:“新西班牙总督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安东尼奥·门多萨,非常高兴与中国使者会晤。”

    黄亮一脸疑惑,问翻译:“这么多人,谁是总督?”

    西奸秦汉只能解释:“在西班牙,名字越长,血统越高贵。”

    黄亮鄙夷一笑:“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门多萨好奇的看着秦汉,问道:“使者先生说什么?”

    秦汉也就能用汉语日常交流,怎会听得懂这句,硬着头皮说:“中国使者说,总督阁下的血统非常高贵。”

    门多萨高兴道:“使者先生的全名是什么?”

    秦汉回答:“中国人的姓氏,只有一个字或者两个字。但他们的贵族,除了姓氏之外,还有字和号。这位使者先生,姓黄,名亮,字通明,号西海居士。”

    一长串中文字号说出,让门多萨不明觉厉,眼前的使者果然是一位中国贵族!

    黄亮问道:“你跟他说什么呢?”

    秦汉回答:“总督以为先生是大贵族,西班牙人讲究血统,贵族不会跟平民谈判。”

    黄亮笑道:“行吧,那我就是贵族了。呈上礼物!”

    一个士卒捧着盒子上来,交给门多萨的副官。

    秦汉说道:“总督阁下,这是使者先生送给您的见面礼。”

    门多萨当即打开,捧在手里一瞧,顿时眼睛都直了。

    盒子里装着一个花瓶,似金非金,似铜非铜,似瓷非瓷,雍容华贵,绚丽多彩。

    欧洲人对中国文化是很仰慕的,便是到了清朝乾隆时期,欧洲贵族都喜欢使用中国器物,没事儿穿汉服搞Cosplay聚会。谁家若有一件顶级瓷器,绝对是贵族圈最靓的崽,那玩意儿相当于限量版的爱马仕、LV。

    门多萨这个西班牙大贵族,竟然因为一个瓶子激动得发抖,问道:“这是瓷器吗?”

    黄亮微笑道:“景泰蓝。”

    景泰蓝是中西结合的艺术瑰宝,刚开始只有皇宫里面才有,渐渐的民间富豪也会私藏把玩。

    这东西的价格非常昂贵,陈立也只购得三件,这次可算是下了血本。

    门多萨捧着景泰蓝瓶子爱不释手,随即又开始苦恼,他该拿出什么东西来回礼呢?若没有跟得上档次的回赠礼品,不免被这个中国贵族看轻,也严重影响了自己王室大贵族的脸面。

    思来想去,门多萨还是放弃了,因为就算回到西班牙,他也不知道拿什么回礼。

    这个瓶子,在欧洲值一座城堡!

    不是夸张,不是比喻,顶级瓷器在欧洲,真的可以换城堡。历史上,的确有贵族用城堡换瓷器,而瓷器的原主人还有些不乐意。

    门多萨变得更加恭敬和热情,不断感谢黄亮的见面礼。

    黄亮又指着身后那些身染梅毒的战俘,说道:“这些西班牙士卒,是我们在战场上俘虏的。大明乃礼仪之邦,并非蛮夷之国,特来将贵国俘虏送还。”

    听到秦汉的翻译内容,门多萨更加心悦诚服。

    果然是伟大而神秘的东方文明国度,即便在荒凉的殖民地,依旧保有如此的绅士风度。若是换成欧洲,送还战俘可以,但必须拿钱赎回。

    你看人家中国多文明,不但赠送价值连城的瓶子,还分文不收把俘虏送来。

    门多萨热情备至的邀请黄亮入城,让属下准备最丰盛的食物招待。用餐时间未到,也不搞什么外交谈判,黄亮被拉着去欣赏歌剧。

    一场歌剧演完,门多萨献宝似的介绍:“使者先生,这些歌剧演员,都是我从米兰高价聘请的。他们本来不愿跟我到墨西哥,为此我还付金币安顿他们的家人。使者先生对这场歌剧还满意吗?”

    黄亮点头说:“非常厉害的戏班子,唱那么高亢都不带喘气儿的。”

    秦汉翻译道:“使者先生说,总督阁下的剧团非常完美。”

    门多萨高兴道:“中国有这样的歌剧吗?”

    黄亮暗叫一声土包子,说道:“在中国,便是平民百姓,都能去赶场看社戏。”

    秦汉翻译道:“在中国,平民也能欣赏到歌剧。”

    门多萨惊叹:“马可波罗说得果然没错,中国是满地黄金的天堂,就连平民都那么富庶。”

    门多萨拉着黄亮,在墨西哥城玩了足足半月。

    其实也没啥好玩的,就总督的戏班子还算可以,城里除了妓院、赌场和酒馆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娱乐设施。

    估计门多萨也觉得丢脸,终于主动提出外交谈判。

    双方东拉西扯一通,黄亮终于狮子大开口道:“我已经了解过了,西班牙最南边的小镇叫古铁雷斯。我们双方就以古铁雷斯为界,北方是西班牙的土地,南方是大明的土地。如何?”

    门多萨招来副手,问道:“古铁雷斯镇那边有金银矿吗?”

    副官回答:“暂时没有发现。”

    门多萨立即说道:“那好,古铁雷斯以南3法里,全都是中国的殖民领土。”

    法里?

    西奸秦汉傻了,他不知道该怎么翻译,也不知道该怎么换算。

    双方干脆在桌子上比划,先确定1法尺有多长,再来换算1法里有多远。最终黄亮搞明白,门多萨说的3法里,大概相当于大明20多里地。

    小镇以南20里,全是大明殖民地?

    这已经超过黄亮的预期,但门多萨说得太轻松了,让人忍不住想去敲竹杠。

    黄亮表情严肃的摇头:“总督阁下,我的意思是说,古铁雷斯镇归大明所有。”

    门多萨愣了愣,随即无比惭愧,人家赠送他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他居然连一个殖民地小镇都舍不得。门多萨尴尬改口:“小镇以北3法里,归西班牙所有。当然,小镇上的西班牙人,不会交给中国,他们可以向北迁徙。”

    黄亮有些怀疑人生,感觉自己太心善了,连忙说:“小镇以北10法里。”

    “可以。”门多萨爽快点头。

    黄亮偷偷掐自己大腿,早知道就说100法里了!

    副官则焦急道:“总督阁下,不能这样谈判!”

    门多萨反问道:“你难道不知道,那个景泰蓝瓶子,就足够买下无数土地吗?这里是殖民地,有着无限广阔的土地。就算中国人要了南面,我们也可以向北发展,北方还有望不尽的土地、数不清的土著,等着我们去征服。我是总督,我说了算,反正那里也没有金银矿。”

    双方随即签署条约,中文和西班牙文,一式两份。

    大家都没啥地理概念,也没有中美洲的详细地图。门多萨和黄亮都不知道,这份扯淡的条约,把尤卡坦半岛也划给了中国。那里还有西班牙港口呢,中美洲挖来的金银,都从那个港口运去古巴,再从古巴运回西班牙。

    当然也无所谓,等换一个总督过来,肯定不会承认这份条约,也肯定不愿交出港口。

    但至少,在门多萨的任期内,古铁雷斯镇的西班牙人,必须集体往北搬迁,把他们开垦好的熟地让给陈立。

    都是土地,但生地和熟地有区别,开垦生地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和时间。

    于是,盛州的第三个小镇也有了,取名“通明镇”,是为了纪念黄亮做出的贡献。

    黄亮觉得自己坑了门多萨,门多萨也觉得自己对不起黄亮。

    在门多萨心中,那个景泰蓝瓶子,可以在殖民地买好多个小镇。

    为了彰显自己的贵族风度,门多萨解下自己的佩剑,郑重无比的赠送给黄亮作为回礼。

    半年之后,这份条约的内容传回西班牙,国王气得想亲自游过大西洋,徒手把门多萨这厮给活活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