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638【盛世图卷】
    相比另一个时空,殿试题目变了,这届进士的排名也变了。

    朱载堻出的题目,是让诸生讨论变法改革,且重点论述田赋和军队改革。

    殿试阅卷官们,捧着改好的试卷,拿去奉天殿让小皇帝过目。

    朱载堻恪守传统规则,让王渊诵读前三名,便提笔钦点了一甲进士,并未像朱厚照那般闹幺蛾子。

    这三篇文章,都朴实无华,论述严丝合缝。

    没办法,王渊是首辅嘛,当然要按他的喜好打分,天下士子也得按他的喜好写文章。

    当着皇帝的面,拆开一甲答卷,山西人王琼连声咳嗽。

    状元,孔天胤,山西人。

    榜眼,林春,南直隶人,王阳明、王渊共同的再传弟子。

    探花,林大钦,广东人,王阳明再传弟子,受好友翁万达影响兼修物理。

    见王琼有些失态,朱载堻忍不住问:“一甲有问题?”

    王琼拱手回答:“回禀陛下,今科状元之父,是前代晋王的女婿,状元乃前代晋王的外孙。”

    众臣面面相觑,都觉得此事很神奇。

    前代晋王的外孙,按制可以参加科举,但身为宗室不能做京官。历史上,孔天胤考中榜眼,直接被扔去地方打转,升至左布政使便仕途到顶,最后干脆选择主动辞职归乡。

    或许是亲历了山西清田,亲历了山西改革军制,甚至亲历了晋王舅舅被削藩,孔天胤的殿试文章写得很有水平,这个时空被王渊排在第一名,又被小皇帝给点为状元。

    这是大明开国以来,山西出的第一个状元。

    偏偏其出身不好,竟是前代晋王的外孙,是刚被夺爵的晋王的外甥。

    王渊作揖说道:“陛下,如今直系宗室都能参加科举,前代晋王的外孙又如何呢?更何况,当代晋王已被削藩。臣建议一视同仁,将孔天胤留任翰林院,不要直接外放地方为官。”

    留任京官只是手段,打破宗室为官限制才是目的。

    朱载堻想了想说:“可以。”

    王渊又说:“臣建议,地方土司子弟,亦可参加会试。只不过,土司子弟外放时,须与家乡隔一个省。”

    这就更没问题,朱载堻点头道:“可以。”

    以前的土司子弟,最高只能考举人,现在终于有资格考进士了。

    天色已晚,殿试阅卷官们,还得回去继续拆卷,并比对姓名和文章,接着再誊抄到金榜之上。

    搞完这些已经大半夜,众臣全都睡在紫禁城的客房里,差官则拿着金榜到贡院门口张贴。

    王渊在做礼部尚书时,就把贡院翻修一新,为了防火而拆除草木料,又增加了砖墙和瓦顶。这些士子可幸福得很,至少不用自己钉油布,防风效果也比原来更好,不怕考到一半被大风吹走答卷。

    第三榜贴出,众人纷纷围过去,很快就有士子手舞足蹈。

    第二榜贴出,被打断胳膊的贵州士子赵维垣,挥舞着刚拆夹板的左臂兴奋大呼。

    第一榜贴出,孔天胤直接傻了。

    我中状元了?

    我是山西第一个状元?

    破天荒啊!

    随即,孔天胤摇头苦笑,他外公是前代晋王,他舅舅是被削藩的晋王。就算他考中状元又如何?

    “子仁兄,恭喜!”

    “敬夫兄,同喜!”

    榜眼林春和探花林大钦,彼此抱拳祝贺,他们都是心学弟子,在会试期间就已经熟识了。

    林春有两个老师,一个是王阳明的学生王艮,一个是王渊的学生王相。

    王艮是阳明心学泰州学派的开派祖师,核心思想是“民用即为道”、“圣人与庶民平等”,在不触犯法律道德的前提下,人人自利则可致国家大兴。

    王相是物理学派的庶吉士,被杨廷和可以打压,扔去泰州做官时认识王艮。

    一个民用即为道,一个又是物理学生,王艮和王相互为知己,彼此交流学术心得。于是,全新的泰州学派诞生了,全新的物理学派也诞生了,他们要利用物理知识开万世太平。

    今年的榜眼林春,就是二人共同的弟子,也是王渊和王阳明共同的再传弟子。

    又过两日,孔天胤簪花游街,这位状元一脸苦涩。

    直至拜完孔子,翰林院的任命下来,孔天胤才终于心情舒畅,他居然可以留在京城做官!

    孔天胤独自来到城西大学士第,对着王渊家的大门,默默执弟子礼,长揖之后又悄然离去。

    孔天胤、林春、林大钦三人,按理该参与编撰《武皇帝实录》,这是对一榜进士的恩荣,白送给他们一份功绩。

    但是,王渊却召他们进文渊阁,跟着一群中书舍人实习,每天旁观如何处理国家大事。他们在文渊阁观政一年,就会被外放地方积累实政经验,升到左布政使便调回中央当六部侍郎。

    这是王渊定下的潜规则,一榜进士必然外放,只要不做糊涂官,就升迁速度飞快。

    让他们在文渊阁观政,是为了认识阁臣,找一个阁臣做靠山,免得外放出去被遗忘,这辈子都回不到中枢。

    当然,也可以申请留在翰林院,但今后的升迁通道比较狭窄,只能走礼部、制敕房和翰林院入阁,别想进吏部、兵部、户部、工部和刑部。

    因为有王渊打招呼,三人被分配到同一个四合院居住,没两天就彼此熟络起来。

    闲暇之余,林春带着孔天胤、林大钦学物理,因为这两人本来就自修过数学。并且,林春积极传播泰州学派的理念,一天到晚宣传“民本”思想,忽悠着两位室友一起开创万世太平。

    四月十五,新科进士休假。

    三人相约去城外看火车,这三个一榜进士,就跟半大孩子似的,看着来往的蒸汽机车傻乐。幸好没有挖掘机,否则他们能看一整天,毕竟挖掘机才是男人的浪漫。

    转身回望筑城工地,林大钦感慨道:“我们欲开万世太平,如今又何尝不是太平盛世?王相乃千古奇男子,初定西北疆,又收复北方故土,蒙古不敢南下牧马。海上千帆争航,境内织造大兴,国库日渐充盈。如此功绩,已是一代明相,他却还要变法改革。若变法成功,可称致君尧舜上!”

    因为能够留在翰林院,孔天胤已化身王渊的死忠粉,他点头说:“如此盛世,我辈之荣,更当加勉之。”

    他们真得感谢王渊。

    孔天胤就不说了,如果王渊不拉一把,他这辈子顶多做到布政使。

    历史上的林大钦,则受到政争排挤,当官两年就主动辞职。回乡之后,一边奉养寡母,一边传播心学,至死都没有再去当官。

    林春则更惨,他出身贫寒,时常断粮饿肚子,因此笃信“民本”思想。常年穷困饿出毛病,又因心学弟子身份被排挤,好不容易累升郎中就病死了。

    林大钦笑道:“听说王相奏请陛下,令翰林院编撰《绍丰大字典》。如此盛举,恨不得参与其中。”

    林春说道:“何止《绍丰大字典》,王相还在翰林院设舆图房,要编撰《大明天下广舆图》。”

    孔天胤说:“待两书编成,文治武功皆可称盛世!”

    其实吧,编撰《绍丰大字典》,纯属为了平息官员怒火。

    一堆冗官遭到裁撤,其中不乏六部高层,暂时没有合适的职位安排。这些人没犯任何过错,不能一直闲着让人家等官,毕竟有好几十个在正四品以上。

    于是,王渊大手一挥,把品级最高的五十人,全部丢进翰林院里编字典,又丢了几个去帮忙编地图,还有一堆扔去研究甲骨文。

    而且王渊定了编撰字典的原则,即把笔划最简单的字形,编为常用字形,特别用圆圈框起来。又颁布标点符号,《绍丰大字典》,必须使用标点符号。

    不强行推广简体字,不强行推广标点符号,但可用《绍丰大字典》来引导。

    说实话,即便是反对改革的官员,内心深处也不得不承认,王渊正在开创一个太平盛世。

    衰败之世,哪有心情编什么广舆图、大字典?

    等把《绍丰大字典》编完,王渊甚至想重编《五经大全》,因为现有的《五经大全》错漏百出,顺便可以在编书的时候加入私货。

    三位一帮进士,在城外感叹盛世,王渊家的葡萄架子却倒了。

    黄峨带着儿子、儿媳从四川回来,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小妾,她老公把殷州来的少女收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