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637【加速改革】
    每次朝会,有几个给事中不能说话,因为他们是“会议记录员”,全程负责记录君臣的发言内容。

    今天的早朝不用动笔,都在听鸿胪寺卿宣读诏书。

    鸿胪寺卿叫余本,王渊曾经的室友,王渊那届进士的探花。此人清廉正直,可惜有些书呆子气,在鸿胪寺负责礼仪和外交也算靠谱。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王渊的同乡、同年、同窗,有许多都得到提拔。

    鸿胪寺卿展开诏书:“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扫黑除恶只是个开始,王渊的真正动作是制度改革。

    从今往后,锦衣卫和东厂,如果没有接到皇命,不得干预司法事务,除非是谋逆这样的大案。

    南北两京兵马司,从原本的正六品衙门,升级为正五品衙门。

    五城兵马司之指挥、副指挥,为正五品、从五品武官,不得由勋贵直接担任,必须从外地武将当中提拔,且必须是武进士出身。

    巡城察院,从原本的正七品衙门,升级为正四品衙门。

    巡城察院的主官,由右佥都御史担任,拥有两京民事、刑事案件的司法初审权。下设巡城御史五人(扩建城墙后増为七人),分管京城各片区的司法权。

    啥意思?

    巡城察院,即京城中级法院,其分设机构为初级法院。

    今后,五城兵马司只有执法权,抓捕罪犯之后,必须送去巡城察院审理。京中普通案件,巡城察院自行解决,重大案件移交大理寺和刑部。

    巡城察院和五城兵马司,只能在城内执法,不得干预大兴县、宛平县事务。大兴、宛平两县案件,由知县自行解决,这两县的知县升级为正五品,且可直接跟刑部对接,否则根本压不住京郊权贵。

    另外,京城各部衙门,包括东厂和锦衣卫,不得干预巡城察院事务,不得调遣五城兵马司做事。

    五城兵马司为啥不干正事儿?、

    因为他们干不过来。

    本来兼管治安、消防、交通、环卫、城管等事务,就已经让五城兵马司人手不足。

    东厂和锦衣卫,还隔三差五让兵马司做事。这都不算什么,刑部、工部、户部,甚至是礼部也能指挥兵马司。

    刑部让兵马司帮忙抓捕囚犯,帮忙检验尸体,帮忙执行分家官司。户部让兵马司催收京城内外税务,帮忙巡查盐务。工部让兵马司修桥铺路,帮忙追缴赎罪物料。礼部主办的皇室婚礼、科举考试,也让兵马司去当差。

    因为要做的事情太多,五城兵马司只能将工作外包,而且是免费外包。他们把京城百姓编甲,一旦有事情要做,就让百姓出役差,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这些现象,必须纠正。

    首先,环卫、交通、城管工作,全部移交给顺天府,由顺天府官员来管理,不再隶属于五城兵马司,所需费用由户部直接拨款。

    五城兵马司,今后只管治安和消防。

    大理寺配备法差(法警、税警),催交城内税收、执行审判结果,都由大理寺的法差出面。为了防止执法犯法,法差执行公务的时候,必须要大理寺少卿签发命令。

    王渊这一番动作,增加了大量官员、吏员和差役,相关行政开支是以前的五倍。

    趁机再度减少京营士兵,把那些吃闲饭的京兵,挑选三千青壮,补充差役缺口,并将这些人的全家,从军户直接转为民户。

    看似行政开支增加五倍,却让军费大量减少。且这些军费,以前都进了勋贵腰包,士兵被权贵免费役使,生存状况非常糟糕。

    诏书一宣布,无人提出异议。

    文官集团能够获得利益,从勋贵手里边,抢走了京城的基层司法权。都察院、刑部和大理寺,都获得了更多职权,唯一倒霉的只是勋贵而已。

    不仅文官们喜气洋洋,全家被转为民户的京兵,也将王渊视为大恩人。即便他们大多变成皂吏之家,子孙失去了科举资格,但总算能够过正常日子了,以前只能给权贵当牛做马。

    王渊本来还想开放皂吏的上升途径,无奈内阁全员反对,暂时不好强行通过。

    那就给文吏和皂吏涨工资,集体加薪两级。以前皂吏是不划分品级的,现在依照文吏情况,给皂吏也定下品级。

    只要皂吏工作干得好,又通过基础文化考核,就可转升为文吏,子孙拥有科举资格。

    并且再次申明,各地官府不得免费聘用吏员,一旦发现,该衙门全体罢官!

    接着,内阁又颁布行政命令,在浙江、福建、广东、湖广、四川、河南、山西推行一条鞭法。南北直隶,加快清田速度,若有权贵阻挠,该夺爵夺爵,该罢官罢官!

    为了以身作则,小皇帝朱载堻宣布,取消全国所有皇庄、皇店。

    皇店产业,交给户部拍卖,所得钱财归属内库。

    皇庄田产,派出专职御史,无偿分配给军户。获得田产的军户,全家转为民户,百户以上军官,不得参与分田。

    经过杨廷和、王渊的多次精简,现在又拿皇庄来分地,京城的冗余兵员被清除一空。

    整个北京,也不分什么神机营、三千营了,京城卫所全部取消,只剩新练之军一万二千人。除了炮兵之外,就连骑兵都清一色配火枪。

    当然,这不包括腾骧四卫和守城军士。

    腾骧四卫是皇帝的亲兵,守城军士直属于后军都督府,王渊为了避嫌没有去改动。

    中央冗兵问题,由此被彻底解决。

    以此同时,王渊还在清除冗官。就拿京城来说,一次性清理四百多个有品级的官员,同时又增设五十多个新官职,并扩充翰林院的学术研究部门。

    最终,只有两百多个文官,被闲置起来等待任命,其余被裁掉的官员都另有安排。

    裁撤冗官,精简部门,再次招来反对声音,大量中立派官员怨声载道。

    就拿六部来说,按制只有左右侍郎各一人。但到了明代中期,实际却有大量增补侍郎,即每部一个左侍郎,好几个右侍郎。

    王渊做出规定,从今往后,六部侍郎,最多增补两个。即每部最多三个右侍郎,而且必须明晰权责,要有实际的分管工作。如果没有分管工作,就不得增补侍郎。都察院也是如此,都察院最多只能有两个右都御史。

    王渊这一系列动作,等于突然加速改革,所带来的是毁誉参半。

    倒是小皇帝得到众口称赞,朱载堻是大明开国以来,第一个主动放弃所有皇庄皇店的君主。

    圣主啊!

    诸多官员殷勤上疏,请给顾太后增加徽号。

    因为那些被裁撤的皇庄,顾太后也占很大一部分,都是正德皇帝留给老婆的遗产。

    必须得奉承褒奖一下,于是顾太后的全称就变成了:崇仁昭义康正慈安·圣母皇太后。

    在无数对王渊不满的官员眼中,皇帝是好皇帝,太后是好太后,可惜内阁首辅是个王八蛋!

    王渊对此无所谓,只要别跳出来阻挠改革,他才懒得跟那些文官计较。

    殿试已经结束,王渊还要批阅试卷呢,今年的状元该由他决定,皇帝按惯例只需点头即可。

    顺便一提,那个倒霉的贵州士子,竟然吊着一条胳膊,鼻青脸肿的成功通过会试。也是今年进士榜里的贵州独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