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608【济世派】
    那些类似墨家的物理门徒,真不是王渊刻意教出来的。

    就如同阳明心学,迅速涌现各大派系一样,物理学派同样衍生出好几类。

    第一类,学术派。此类门人,多出于士绅阶层,将数学、物理知识,与四书五经相融合,探索世界、认识世界、阐述世界。

    第二类,机械派。此类门人,多出于匠户子弟,还有工厂主的子嗣、仆役和工人,他们的目标是不断制造、改进机器,提高社会生产力。

    第三类,天文派。此类门人,多出于阴阳户,还有海商子弟,前者是真在研究天文,后者则是利用天文知识来航海。

    第四类,化学派。此类门人,以道士、工匠居多,前者有些跑偏到炼金和炼丹,后者则是在研究火药、炼钢、水泥、玻璃、陶瓷等等。

    第五类,农学派。此类门人,以传统士子和农户子弟居多,运用科学方法,实验总结农业知识。

    第六类,济世派!

    济世派分为上层和下层,上层多为改革派官员,下层多为穷困卑贱出身。

    特别是乐户和皂吏子弟,他们本身就有机会读书,却因户籍而永世不得翻身。在拜入物理学派,学会诸多知识之后,他们不想回去过老日子,迅速抱团寻求微弱的希望之光。

    物理门人在搞研究的时候,最喜欢翻阅《梦溪笔谈》等古籍,学习、复原、改进古代的科学发明。

    在查找古籍的时候,《墨子》很自然的被翻出来。

    于是,下层济世派团体诞生了。他们吸收摒弃墨家理论,奉天道为至高所在,尊王渊为现世宗师,以“兼爱、天志、节用、济世”为核心思想。

    兼爱,天下人平等互爱,没有贫富贵贱之分,便是乐户、皂吏出身,在人格上亦不比王侯卑贱。

    节用,推崇节俭,反对奢华,不提倡苦修,但苦修者必受人尊敬。

    天志,掌握自然知识,运用自然知识,改造整个社会。

    济世,锄强扶弱,行侠仗义,匡扶天下,利济万民。

    这个下层支流学派,在全国大概有六七百人,一半在北京,一半在杭州,领袖是杭州工商学院的教谕方灵犀。

    江阴海商徐治、日本藩主大内义隆,都跟方灵犀是结拜兄弟。因此,这个流派渐渐往日本传播,颇受日本下层武士欢迎,莫名其妙发展为“武士道”。

    估计,这个时空的日本,不会再出现其他“武士道”了。

    今后只有一个武士道,那就是物理济世派在日本的翻版,而且是更加暴力的进化版。一堆饿肚子的下层武士,高喊着“兼爱、节用、济世”,要求推翻领主统治,统一日本、还政天皇,仿照中国集权政体,打造一个太平盛世。

    顺便一提,日本历史已经面目全非。

    大内义隆身为王渊的记名弟子,在杭州工商学院留学几年,又跟江阴海商徐治结拜兄弟。他已经回国六年,继承家督三年,不但通过海贸迅速增强实力,还训练出1500人的滑膛枪兵。大内义隆领导下的大内氏,已经把大友氏、松浦氏、少贰氏、有马氏彻底吞并,正在联合毛利氏攻打尼子氏。

    同样的,岛津氏也从海贸当中不断壮大,彻底吞并肝付氏、相良氏和伊东氏。

    三十九岁的岛津忠良,与二十四岁的大内义隆,被日本人并称为“西国双雄”。

    岛津忠良狂捅大内义隆的菊花,联合尼子氏对大内氏进行两面夹击,这里成为整个日本最激烈的战场。

    物理济世派传播到日本之后,迅速在大内氏领地传播,第一目标就是推翻大内氏的残暴统治。大内义隆只能进行疯狂镇压,杀得那些底层武士跑去岛津氏领地。岛津忠良同样残酷镇压,这些底层武士高喊武士道,跨海流窜把皇族一条家给干翻了……

    岛津忠良立即跟大内义隆休战,打着援救一条氏的旗号,杀光一条氏的嫡亲子嗣,吞并一条氏的地盘。这马蜂窝捅得挺大,后患无穷无尽,一堆地方领主,正打算组团讨伐岛津氏。

    而那帮惹祸的济世派余孽,已经流窜到关东地区,蛰伏起来传播他们的武士道。

    以“兼爱、节用、济世”为核心的武士道精神,对下层武士有巨大吸引力。他们地位低下,自然想要“兼爱”,不过并非跟平民兼爱,而是跟中上层武士兼爱。他们本来就吃不饱,“节用”喊起来轻轻松松,甚至可以炫耀自己的苦修毅力。“济世”其实是造反口号,推翻各地领主,还政天皇,统一日本,他们就能往上爬,顺便把世给济了。

    ……

    “你要加入物理学派?”戚贤问道。

    孟殊说道:“正是。”

    戚贤笑着说:“孟氏乃曲阜望族,你们的祖先是亚圣孟子。若欲加入物理学派,可以前往京城物理学院求学,先把数学和物理学好再说。”

    孟殊指着济世派弟子问:“不能现在就加入吗?”

    戚贤说道:“那你别来找我,我跟他们不是一路的。”

    孟殊惊讶道:“阁下不是他们的首领?”

    戚贤摇头:“我只是他们的学长,这次请他们帮忙而已。”

    戚贤属于上层济世派,主张用朝廷的力量推行改革。

    穿棉衣的属于下层济世派,主张从自身做起,用社会力量来改造世界。

    仔细解释一遍,孟殊有些懵逼,只得去找这一百壮士的首领。

    一个二十多岁的虬髯壮汉说:“我叫梁靖,不是什么首领,只是临时选出的‘剑首’。”

    “剑首?”孟殊没听明白。

    梁靖说道:“济世派敬奉天道,尊祖师(王渊)为大宗师。大宗师以下,没有什么首领,无论贫富贵贱,皆以兄弟相称。但若集结做事,当选出一位‘剑首’,师兄弟们必须听‘剑首’指挥,事成之后便取消这位‘剑首’。若‘剑首’行事不能服众,则弃之另推。”

    孟殊打听道:“请问贵派宗旨如何?”

    梁靖说道:“兼爱,天志,节用,济世。”

    孟殊仔细追问,很快理解这八个字,当即心潮澎湃:“此吾志向也,请师兄允我加入济世派。”

    梁靖笑道:“你是亚圣孟子的后人,而我只是一个乐户子弟。乐户知道吗?戴绿头巾那种。你还愿意跟我称兄弟?”

    孟殊震惊莫名,这些壮士的首领,居然是一个乐户贱籍。

    在震撼之余,孟殊又热血上涌,单膝跪地抱拳说:“哥哥在上,请受愚弟一拜。”

    “哈哈哈哈,”梁靖大笑,“昨日我也打听了,你的祖父官至南京刑部尚书,你的祖伯父官至陕西布政使。如此官宦世家,恐怕难与我等为伍。你真想加入,就把令尊请来,令尊若是同意,我们便接纳你为兄弟。对了,我辈中人,不得为官。便是考中进士,都必须辞官不就!”

    孟殊少年心性,又有一腔侠气,早就被这些壮士折服。

    他回家找到父亲,很快把事情说明白。

    孟芳斥责道:“逆子糊涂!”

    孟殊说道:“祖伯父与祖父,为官数十年,皆清廉爱民。孩儿加入济世派,无非殊途同归,皆匡扶社稷之道也。”

    孟芳说:“你有匡扶社稷之心,也当科举做官,做乡间游侠有何前途?”

    孟殊说道:“加入济世派,又非不能读书科举,只是不能做官而已。父亲何妨让孩儿去试试,他日若高中进士,再退出济世派也不迟。”

    屁的进士!

    知子莫若父,以孟殊的才学,考举人都他娘的够呛。

    这样一想,似乎怎么乱搞都可以,反正这辈子也很难当官。

    “去吧。”孟芳挥手,眼不见为净。

    孟殊跑去拜见梁靖,高兴道:“师兄,家父已经答应。”

    梁靖顺手扔出一本《数学》,说道:“拿回去自己研习,学会了再来找我,到时候再给你一本《物理》。数学、物理都不会,还当什么济世之人?咱们济世派,兼爱第一,天志第二。欲得天志,便当勤修数学、物理!”

    孟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