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576【大BOSS王渊】
    “臣劾武定侯郭勋,总督两广期间,无故杖杀指挥、千户四人,贪污银钱数万两,平息龚福全叛乱时杀良冒功。又结交白莲教妖人,侵占京郊良田,役使军士修缮自家宅院。于西山盗挖煤矿,役使军户、流民为矿工……”

    朝堂之上,右都御史姚镆声震屋顶,历数武定侯郭勋的累累罪行。

    一般而言,右都御史定额一人,但经常会有两人以上担任,如今陈雍和姚镆皆为右都御史。

    杨廷和惩治勋贵及太监,总有无数漏网之鱼,郭勋就是那一条最大的鱼。

    历史爱好者们,知道武定侯郭勋,多半源于李福达妖人案。但他有更让人熟悉的东西,“地坛”就是郭勋负责督建的,那玩意儿是为了修来支持大礼议。

    既然没有嘉靖,那就没有地坛。

    后世的“天坛”,如今叫做“天地坛”,天与地合在一起进行祭祀。

    历史上的郭勋,嘉靖朝会时排在武臣第一。因为是他迎接嘉靖进京,是他支持嘉靖大礼议,也是他支持张璁、桂萼改革,最后终究被夏言给搞翻了。同样是这个人,正德在位时结交江彬,同时大量结交文臣,诗词歌赋、书法音乐、兵法术数,样样精通。

    而在这个时空,郭勋直接加入物理学院,顺利成为物理学社成员,还是个小有名气的数学家。

    说白了,郭勋就是一个才华横溢、左右逢源,还比较会打仗的勋贵武将。

    这种人,杨廷和不会出手清查,王渊更懒得查自己的物理学社成员。

    但是,姚镆跳出来了!

    姚镆、梁材,在院部大佬当中,并列为天下闻名的清官,姚镆出手弹劾的分量可不一般。

    朱载堻问道:“武定侯可要自辩?”

    郭勋不慌不忙的出列:“臣在两广做总兵时,确实杖杀了几个军将,那是因为他们不遵军法……”

    姚镆立即反驳:“又非行军打仗,便是要执行军法,也不该总兵来动用私刑,此举乃视朝廷法度为无物!”

    郭勋沉着道:“说我在两广贪污数万银钱,还杀良冒功,姚先生请拿出证据来,捕风捉影的事情我可不怕。还有那白莲教妖人,确实是我疏忽了,但我事前又不知情,而且此案已结,妖人已经伏法,姚先生为何又翻出来?其他乱七八糟的罪责,我都不承认,且让三法司联合查案!”

    郭勋当然不怕,杨廷和大肆清查时,虽然没有波及到他,他却未雨绸缪,悄悄抹去了人证和物证。

    朱载堻问王渊:“王先生有何意见?”

    王渊回答道:“臣不知详情。”

    朱载堻又问杨廷和:“杨阁老呢?”

    杨廷和说道:“臣也不知详情,或可让三法司联合审查。”

    朱载堻笑道:“那便让三法司去查。”

    “如此甚好,臣也想要一个清白。”郭勋若无其事回到班次,狠狠瞪了姚镆一眼。

    谁知,姚镆又说:“臣总督两广之时,广东提学道魏校,无故抄没寺观庙田数千亩,尽入方献夫、霍韬诸人之家。臣得知以后,立即勒令其归还寺田,又上疏弹劾却无下文。今请调查方、霍两家,必有贪赃枉法之事!”

    朝堂死寂,无人说话。

    王渊不由看向杨廷和,意思是说:这人你指使的?

    杨廷和微微摇头,表示:跟我没关系。

    姚镆今天一口气弹劾三人,其中郭勋是物理学社成员,方献夫、霍韬皆为心学弟子,而且方献夫还跟王阳明亦师亦友。

    明摆着对准王渊开火啊!

    礼部右侍郎方献夫出列,举着笏板不慌不忙,说道:“广东提学使,确曾查抄寺观庙田数千亩,也确曾由臣与渭先(霍韬)经手。但是那些庙田,皆为和尚道士抢夺民田而来,臣等欲抄庙田分与无地流民。谁知还未分田,当时的两广姚总督,就强行把寺田给收走了。此事确实违法,臣请辞。”

    礼部主事霍韬也站出来:“臣亦请辞。”

    今天这档子事儿,没在内阁讨论过,朱载堻有些懵逼。他不由看向王渊,但王渊避嫌不说话,复又看向杨廷和,杨廷和事不关己更懒得说话。

    朱载堻听过姚镆的清官之名,此刻见他敢得罪王渊,心中不免有几分赞赏,觉得敢仗义执言的肯定是难得谏臣。

    “咳咳!”

    朱载堻清了清嗓子,第一次不依靠内阁,自己处理朝政:“方侍郎、霍主事素有清名,虽于法不合,却于情可谅。二位不必请辞,但违法亦当惩,罚俸三月可也。”

    “陛下圣明!”群臣高呼。

    姚镆也手持笏板回到班次,不再继续撕咬纠缠,似乎今天啥事儿都没发生过。

    王渊顿时了然,明白姚镆的想法。

    无非文官集团的敌人已败,文官自己开始闹起来了。

    杨廷和的身体非常糟糕,眼看着就要致仕,蒋冕、毛纪都不足以作为杨党扛旗之人。而且,杨廷和因为跟王渊妥协,侵害了许多杨党的利益,杨党内部早已经分崩离析。

    再加上国家富强,官员们的改革欲望大大降低,许多中间派甚至王党之人,都不想跟着王渊搞改革横生枝节。

    还有就是,杨党、王党之外,许多郁郁不得志者,也对前途感到迷茫。

    姚镆这个时候跳出来,是想接手以上那些官员,结成一股新的政治力量。他公开跟王渊唱反调,是在表明自己的立场,自有“志同道合”者与之接触。

    同时,也是因为朱载堻,表现得像个明君,并非啥事都听王渊的话,姚镆这才敢站出来——他想当帝党!

    甚至,以前的帝党汪鋐,也可能向姚镆靠拢,两人联合成为帝党新领袖。

    朱载堻搞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只单纯觉得姚镆敢于直谏、敢于得罪王渊,一下子对其心生好感。这并不是说,朱载堻就已经反感王渊,他之所以认同姚镆,纯粹是皇帝对贤臣、清官的赞许。

    户部尚书汪鋐,表情古怪的看向姚镆。

    汪鋐是最纯粹的帝党,朱厚照一死,他哪边都挨不着,正在思考是否投到王渊麾下。结果姚镆突然冒出来,这让汪鋐有了另一种选择,但这种选择又必然得罪王渊。

    王渊叹了一口气,他不想当权臣,但似乎必须当了。

    反对改革的官员,今后必然聚集在姚镆身边,形成一股并不强大但非常恶心的政治势力。让他们干事或许不成,但坏事却非常顺手,在地方阻挠改革更是让人头疼。

    毕竟,想要真正改革,就必须向士绅开刀,士绅们不会坐以待毙。

    甚至有些家伙,还会扛着红旗反红旗,把王渊制定的惠民改革方案,故意扭曲执行成惨民害民的暴政,如此就能从根子破坏阻挠改革。

    杨廷和觑了姚镆一眼,又看了王渊一眼,似乎在说:“你们好自为之吧,等我退休以后慢慢玩,老夫就眼不见为净了。”

    这就是没了太监、勋贵、武将拉仇恨的坏处,王渊无法再慢慢发育,他现在就是最大的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