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570【太子选妃】
    京郊,西北。

    监国太子率领文武百官,出城十里迎接王渊凯旋。

    这个场面,隆重得不能再隆重了,但没有任何逾制的嫌疑。

    其一,王渊是代天子出征,太子和文武百官,必须执行迎接天子的礼仪。其二,王渊这次的战功卓著,大明北方边境线,已经恢复到明初极盛时的状态。

    大概中午时分,凯旋部队终于出现。

    走最前方的是腾骧四卫,他们驾着皇帝御辇,高举着大纛和龙旗。接着是王渊和文武官员,王渊表现得非常低调,把自己当成随御驾出征的普通文官。

    “拜!”

    队伍停下,百官叩拜,他们拜的是御辇和龙旗。

    一系列仪式之后,太监开始宣读封敕圣旨,升授王渊光禄大夫、右柱国,加太子少保衔。

    王渊的全部官职变为:礼部尚书(正二品),太子少保(正二品),东阁大学士(正五品,内阁官职,暂时只能听政),詹事府詹事(正三品,首席太子师),翰林院学士(正五品荣誉职务),兼光禄大夫(从一品散阶),右柱国(正一品勋阶)。

    没有什么实质性封赏,相较王渊立下的大功,朱厚照这次表现得非常抠门。

    究其原因,无非是留给太子。

    现在朝中百官都知道,一旦新皇登基,王渊必然真正入阁,朱厚照已经压了王二郎好几年。

    其余随军出征的文武百官,都没有任何封赏,一并留给太子施恩。

    王渊没有进城,凯旋礼结束之后,直接前往好山园见皇帝。

    “陛下,臣回来了。”王渊叩拜道。

    朱厚照的心肺功能,已经衰弱到极点,呼吸都显得困难。又兼全身供血不畅,脑子一直发晕,冷得需要裹棉被。

    见到王渊,朱厚照似乎精神大好,微笑道:“很好,二郎的礼物,朕非常喜欢。那些弯刀和马具,朕已经吩咐过了,全都给朕做陪葬品。”

    王渊说道:“陛下天命护佑,必然长命百岁。”

    朱厚照笑道:“朕没想过长命,若能少喝几杯,或许还可再活两年。但人生在世,美酒在前不得饮,这活着有什么意思?”

    王渊沉默。

    朱厚照也不再说话,似乎陷入沉思当中,屋内静得能听到落针之声。

    良久过后,朱厚照突然自言自语:“朕十五岁登基,少年放纵,不晓事理,行为每多荒唐。现在想来,可笑至极,堂堂一国之君,竟被几个太监糊弄。”

    王渊安慰道:“谁都有少不更事的时候。”

    朱厚照还想说些什么,张口欲言又止,最后挥手说:“去吧。”

    王渊躬身告退。

    朱厚照彻底陷入回忆之中,八虎陪伴的荒唐岁月,还有那伤肾的十二胡姬,又有江彬、钱宁那等佞臣。对了,应州之役,亲手擒住达延汗之孙,把人放回草原成了现在的博迪汗。

    大宁收回来了,河套也收回来了,建州女真也被打得不敢犯边。

    还有,还有安南未复,那是大明的交趾布政司!

    还有,还有那极东之地,真想亲自出海去看看啊,驾巨舟御万里波涛该是何等快活?

    朕不甘心啊!

    ……

    文渊阁。

    王瓒直接病死了,彭泽变成瘫痪状态,内阁大臣只剩杨廷和、蒋冕、毛纪和王琼。

    王渊指着地图说:“我是这么想的,九边该改一改了。置河套镇,废延绥镇,延绥地区归陕西布政司管辖。置集宁镇,废大同镇、太原镇,大同、太原两镇,中南部归山西布政司管辖,西北部划归河套镇、东北部划归集宁镇;置大宁镇,废蓟镇,废大宁都司,蓟镇北部卫所划归大宁镇管辖,中南部划归顺天府管辖。另外,置万全镇,废万全都司,废宣府镇,宣府整体并入万全镇。”

    众人盯着地图看了半天,皆表示认可。

    今后只有大明七边,从西到东为:甘肃镇、宁夏镇、河套镇、集宁镇、万全镇、大宁镇、辽东镇。

    延绥、宣大、蓟镇这些地方,已经被王渊搞得不是边疆了。

    宁夏总兵仇鸾,一堆脏事已经被王渊知晓,王渊打算让副总兵周尚文接替其职。

    大同总兵李瑾表现不错,转为河套总兵。

    大同副总兵梁震,转升万全总兵。

    袁达转升集宁总兵,这个位置很关键,出门就能征讨察哈尔部。

    宣府总兵刘焘,转任万全总兵,郑虎为副总兵。这个地方也重要,同样出门就打察哈尔部,王渊真正看重的是郑虎,只不过资历尚浅不能直接升总兵。

    大宁都司马永,转任大宁总兵,也是出门就打察哈尔部。

    俞大猷转升辽北参将,负责抵御朵颜三卫当中,剩下的福余、泰宁两卫,以及不怎么听话的海西女真。

    辽南诸卫所,全部撤卫设县,军户转为民户,由山东布政司派参政进行治理。

    被废弃的几个边镇,一半卫所撤销,一半卫所北移到新边镇。

    王渊打算借着北方大捷,趁机对边疆卫所开刀,不听话的可以试试,看自己脖子是不是比蒙古人更硬。

    新设边镇,全部改流职武将,武官不得世袭,军户转为民户,此后实行营兵制(募兵)。被废弃的宣府、大同等镇武官,就地解散转为民户,朝廷花银子买断世袭官身。若主动报名前往新边镇,世袭转流职可升官,无官可升的也能获赐大片土地。

    王渊一口气派出六位都御史,前往这些地方做巡抚,专门处理相关工作。

    哪个武将不服,可以选择造反,带兵杀过去便是。正好抄没家产,把田产分给那些刚转为民户,却没有土地可耕种的老兵。

    以上改革,只针对有变动的边镇,暂时不会在全国范围内推行。

    搞这些事情,比跟蒙古人打仗复杂得多。

    杨廷和表示不掺和,任由王渊选派巡抚,他一心等着新皇登基。

    王渊忙着跟都察院、兵部、六军都督府,一起处理军事改革问题,献俘大礼都还没开始,太子朱载堻的选妃工作已经完成海选。

    选太子妃,当在全国海选五千人,皆为13岁到16岁的少女,必须身家清白,最好家境贫寒。

    不过这次选得很着急,只在顺天府周边两三省海选,但凡清秀端庄的都被太监选中了。

    海选之后,五千名少女进京,太监们又开始初选,淘汰掉其中一千人。

    接着复选,仔细观察五官、头发、皮肤、音色、仪态等等,嗓音不好听的,头发干枯发黄的,诸如此类淘汰两千人。

    再来精选,用尺子量手足尺寸,还要走路看风韵,再淘汰一千人。

    剩下一千人进宫挑选,脱掉全身衣服,由老宫女严格检查,有细微疤痕的都不要,这样就只剩三百人。

    皇帝再派专门人员,或是太监,或是宫女,观察三百少女一个月,留下品行端庄、温柔敦厚的五十人,这五十人可为嫔。

    最终,太后或太妃,选出其中三人,皇帝钦点其中一人。

    除了皇帝钦点的那个,其他少女都可以退回去。不但给予路费,还要赏赐钱财,能进攻参选的一千少女,回到家乡必然身价百倍,不知有多少士绅望族抢着提亲,因为她们都是皇室认证过的。

    历史上,明光宗选太子妃时,刘氏姐妹都进前三。为避免姐妹联手称霸后宫,于是就把姐姐退回去了。这位姐姐只要留下,必然是妃子,回老家后自视甚高,一辈子都没嫁人。

    朱厚照想在死前看儿子结婚,这回海选只用了二十五天,五千进京少女里面有许多歪瓜裂枣。

    好在选到三百人的时候,个个貌美端庄,不至于给太子娶个恐龙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