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545【两只穷鬼】
    淮安。

    巡按御史翁万达,找到漕运参将刘玺:“刘将军,四川私盐窝案,内阁已命三法司联合调查,派遣官员皆由王尚书亲自挑选。此事,刘将军可知?”

    刘玺点头道:“听说了。”

    翁万达逼问:“那刘将军还在等什么?为了清查盐务,播州土司叛乱都不怕,王尚书还怕那些宗室权贵?”

    刘玺犹豫道:“可咱们要动的是漕运,漕粮若是延误,比土司叛乱严重得多。”

    翁万达整理衣襟,朝刘玺一揖到底:“就在淮关,有一批漕船等待北上,已探明漕船之中有大量私盐,请刘将军立即发兵搜查!”

    “漕船查不得啊。”刘玺面露难色。

    刚刚还恭敬无比的翁万达,突然厉声斥责:“什么青菜刘、穷鬼刘,还以为你是武官中的清廉之辈,没想到也是一丘之貉!你怕那镇远侯,某却不怕,某这就只身去淮关清查私盐!”

    刘玺一声叹息:“唉,你不用激我,随你去便是了。”

    一个武将中的异类,一个七品巡按御史,就这样结伴前往淮安钞关,准备对着全国私盐核心区域开刀。

    “整兵,备船!”

    刘玺一声令下,漕兵便迅速集结起来。

    不到半日,淮安钞关就被兵船前后阻住,即将放行的官船和漕船全部等着搜查。

    钞关主事张鹏被吓坏了,连忙跑来过问:“刘将军,这是何意?”

    刘玺冷哼道:“搜查私盐!”

    张鹏望着密密麻麻的河上船只,问道:“这么多船,全部搜检一遍?”

    刘玺说:“全部搜检!”

    张鹏愣了愣,随即无比惭愧,拱手行礼说:“将军清正不阿,在下佩服,请恕在下不能帮忙。”

    “你别捣乱便是!”刘玺鄙视道。

    张鹏更加自惭形秽,躲进钞关不敢在出来露面。他明明是文官,却不敢得罪权贵,反而是一个武将挺身而出。

    钞关主事都是新人,以应届进士为主,他们一腔热血未冷,但又迫于现实只能随波逐流。张鹏主事淮关已经半年,深知官船走私猖獗,里面的水太深了,不是他这个正七品小官能掺和的。

    刘玺让属下搬来一张太师椅,就坐在运河边上,对翁万达说:“翁御史,兵都交给你,慢慢去查吧!”

    翁万达微笑道:“先生高义。”

    运河水面已经乱成一团,翁万达指挥漕兵登船搜检,勒令每艘官船的每一个角落都不得放过。

    他们搜查的第一艘官船,就打算抗拒搜检,还有个回京复命的按察副使,对着翁万达怒斥道:“简直胡闹,本官的船你也敢搜?”

    翁万达拱手向北:“吾身为巡按御史,奉皇命搜查私盐。《大明律》写得明明白白,贩卖私盐拒捕者,斩!来人啦,给我搜,谁敢反抗当场格杀!”

    漕兵一个个抽刀,再无人敢拦。

    半个小时之后,向翁万达复命:“翁御史,船上并无私盐,但私带景德镇瓷器数十担。”

    翁万达冷笑:“瓷器扣下,放他们过去。”

    那位来自江西的按察副使,顿时脸色苍白。官船带私货实属平常,大家早就见怪不怪,甚至沿途钞关都懒得检查,但被巡按御史抓到又是另一回事儿。他这次是考满回京述职,顺便带些瓷器北上,不用交税还不花运费,赚到的利润全都装进自家腰包。

    被巡按御史参上一本,这次回京别想升官了,只求不要被降职就好。

    漕兵们开始搜查第二艘官船,就在此时,漕运总兵、镇远侯顾宁突然来了。顾宁愤怒异常,指着刘玺破口大骂:“好你个青菜刘,区区一个参将,就敢拦截钞关官船,谁给你的胆子!你是淮安漕运参将,你的职责是保持漕运通畅,这一艘艘慢慢搜检,误了漕运你担待得起吗?给老子立即把兵收回来,否则扒了你的皮!王八蛋,一个武官去读书,读书都他娘的读傻了!”

    面对自己的直属上司,刘玺挺直腰板:“顾总兵,卑职身为淮安漕运参将,自是不能管私盐的事。但若有人用漕船运私盐,便在卑职职责范围之内。请顾总兵不要阻拦卑职恪守职责!”

    “胡闹!”

    顾宁朝着河面上的漕兵大喊:“我是漕运总兵官顾宁,你们全都回来,不许再干扰漕粮运输!”

    漕兵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刘玺也大喊:“继续搜查,出了事我穷鬼刘担着!”

    这些漕兵都是刘玺的部下,接到命令之后,居然不再看漕运总兵一眼,认认真真继续搜查过往船只。

    “蠢货,你安敢如此!”

    顾宁拔出佩刀,压在刘玺脖子上,咬牙切齿:“快让你的兵回来!”

    刘玺面不改色,微笑道:“顾总兵,顾侯爷,刘某刚满月就丧母,少年时又丧父,外祖父自幼教导我清清白白做人。从运粮把总到漕运参将,二十多年来不私取一粒漕粮。我身上这件官衣,已经穿了六年,补丁多得能跟乞丐比。我的妻儿子女,亦是衣着不完,每日以青菜汤饭果腹。穷鬼、刘穷、青菜刘,这些诨号于我而言,非但不是耻辱,反而更似褒奖。你今日杀我,也算全了我的名声,为国为民而死又有何惧?”

    堂堂的镇远侯,堂堂的漕运总兵,面对眼前混不吝的手下,握刀的手臂居然开始发抖。

    顾宁又惧又怒道:“刘穷,你这样做,会死得很惨。”

    刘玺依旧微笑:“三年前,我就该死了。”

    三年前……顾宁回想起三年前,气得收刀喝令部下:“都回去,便让这穷鬼去闹!”

    以前的淮安段运河,不仅官船运输私盐,普通商船也被逼着运私盐。那些权贵派人堵在钞关,强迫过往船只帮忙携带私货,造成无数漕船堵在关口不能北上。

    当时刘玺带着一口棺材,持刀指着权贵爪牙:“不怕死的就过来,要么我死,要么你们死!”

    从此之后,权贵们都是距离钞关老远,就把过往船只拦下,将自己的货硬塞上去,尽量不造成钞关那边交通堵塞。并且,漕船贩运私盐的现象,也因为刘玺而减少了许多。

    去年实行新盐法,两淮地区属于重点改革对象,许多囤户损失巨大,又开始疯狂往漕船上塞私盐。

    “翁御史,此条官船没有私盐,但带了几百斤铜料。”

    “翁御史,这条商船有私盐上百石,是否扣下?”

    “翁御史……”

    运河水面哭喊声震天,许多商贾跪地求饶。他们也不想运私盐啊,是权贵硬塞进来的,不帮忙带私盐就没法过关,那些私盐还占了他们运货的船舱。

    官船更是一查一个准,要么有私盐,要么有其他私货,没有一条可以幸免。

    仅仅一天时间,岸边收缴的私盐、私货,就已经垒得堆积成山,无数商贾、官员、漕运官兵被扣下。

    刘玺只带百来个漕兵,就扣了数百个漕兵和两千多役夫。

    许多运粮把总、千总,对刘玺怒目而视,刘玺孤身站在那里,冷笑道:“谁不服,就杀了我这个穷鬼!”

    无人敢动。

    翁万达已经不亲自登船了,凡有私盐的船只,他都在岸上亲自审问。

    翁万达也是个穷鬼,也是从小丧母。历史上,他被嘉靖评为“岭南第一名臣”,被张居正评为“嘉靖朝第一边臣”,此君不但清廉刚直,处理边患和平定叛乱同样首屈一指。

    此时此刻,翁万达虽然只是七品御史,穷得身边连一个家仆都没有。但他孤身坐在那里,却无人敢打扰他审案,中途有权贵爪牙过来,翁万达厉声斥责道:“翁某头颅在此,不服者且自取之。今日但有异动,只要翁某不死,闹事者一个都别想跑掉!”

    参与贩卖私盐的权贵和豪商,面对这两个穷鬼只想哭。

    人家连死都不怕,他们还敢真的动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