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526【杨廷和的转变】
    遵化铁厂的厂址,在明代一共变动三次,原因都是铁矿资源日渐枯竭。

    如今位于白冶庄,也叫白冶城,即后世遵化铁厂镇附近。

    白冶城,顾名思义,此地有城墙,而且还是石头城!

    城不大,正方形,边长仅一里。但是,城墙高两丈、宽一丈,地基夯了九层灰土,这他娘就是一座坚固无比的城堡。

    此城,专为保护铁厂而建,城内囤积钢铁、兵器和军队,百姓和工匠都只能住在城外。

    城内守军头目,被王崇撸了个遍,暂时由豹房军官代管,铁厂头目也已经换了七七八八。

    凌夏指着桌上的地图说:“咱们在京城太想当然了,铁路不可能修到铁厂,否则你我的孙子辈才能修成。”

    王崇苦笑:“来到铁厂之后,只看那地形就知道,翻山越岭哪是那么好建的。”

    凌夏在地图上一划:“从铁厂修一条铁路到白冶河,大概五六里路,钢铁装船走水路就能到蓟州。我们可再从蓟州修铁路,向西连接北京。如此,只需建造铁路百余里,里程较原计划缩短了三分之一。”

    从遵化铁厂到蓟州,明代是可以直接水运的,后来因兴建水库和唐山大地震,河道才彻底给断了。

    王崇点头道:“那还好。”

    凌夏问道:“铁厂情况如何?”

    “需要大量冶铁工匠,至少得调一万人过来。”王崇颇为头疼。

    明代的铁厂,分官营和私营。

    官营铁厂纯属计划经济,朱元璋规定,朝廷需要钢铁的时候,分配给各铁厂定额任务。朝廷不需要钢铁的时候,官营铁厂全部停工。

    这导致没有大规模战事的年代,官营铁厂长期处于停工状态,如此发展到弘治年间? 全国官营铁厂荒废得七七八八。

    别怪朱元璋小家子气? 因为当时的钢铁产量太恐怖了,全国官营铁厂年产量高达1847万斤(含生铁)。洪武二十五年开炉? 三年时间冶炼钢铁3743万斤(含生铁)? 把官府的钢铁库房都给装满了,怎么可能一直生产下去?

    就拿遵化铁厂来说? 北方最大的冶铁基地,冶铁工人仅有二千五百余? 经常每年歇工好几个月。而广东的佛山镇? 冶铁工人多达三万人,而且日夜不停开工,民营企业的活力远高于官营。

    更可恶的是,遵化铁厂大量使用罪犯炒炼钢铁? 动辄毒打虐待? 炼出来的钢铁质量堪忧,而且冶铁工人死亡率非常高。

    朝廷要求严格的冶炼任务,他们使用木炭冶炼。朝廷要求不高的时候,他们就用煤炭糊弄。还有一些权贵上下其手,让工人为自己干私活? 大量冶炼熟铁偷偷私卖。

    王崇说道:“一里(559.8米)铁路,耗费钢铁至少四五万斤? 以遵化铁厂历年的产量,一年炼出的熟铁也就修七八里路。所以? 我还要一万冶铁工匠,还要一万矿工和五千烧炭工。这里的炼铁炉不用改? 炒出的熟铁用于铁路部件。再新建三十座炼钢炉? 全部使用老师的坩埚炼钢法浇铸钢轨。”

    凌夏惊道:“你一张口就要两三万人?且不说? 能不能把人数凑够,那得需要多少银子和口粮啊。”

    “不如此,一条铁路就得修到猴年马月去。”王崇也是没有办法。

    王崇一封书信发到北京,王渊跑去好山园见皇帝,国家机器立即就运转起来:

    南直隶调3000冶铁匠,广东调3000冶铁匠,浙江调2000冶铁匠,福建调2000冶铁匠,立即坐船到天津登陆,再走蓟运河直抵蓟州,再走白冶河前往铁厂。全程水路,一个月就能到。

    江西调5000矿工,湖广调5000矿工,走长江和大运河北上,到天津之后转走蓟运河。

    烧炭工各省摊派,反正火速发往遵化。

    沿途地方官府,必须提供食宿,不好好招待的,会被记在皇帝的小本本上。

    南洋剩下的几批粮食,不用运去京城,直接由蓟运河转运去蓟州,用来作为矿工、烧炭工、冶铁匠和铁道工的口粮。

    同时,内库调拨银子三十万两,用于采买各种物资,粮食不够了也去采买。从北美淘来的金沙还有很多,从印加帝国弄来的金银,去年冬天也解入内承运库,朱厚照现在有的是钱,大明皇帝从没有如此富裕过。

    这一系列命令,闹出的动静非常大,引来朝廷和地方的共同反对。

    反对无效,皇帝就是要修铁路!

    ……

    京城,杨宅。

    杨廷和把儿子杨慎叫来:“慎儿,你平日也与物理学院有交往,对那火车和铁路有多少了解?”

    杨慎说道:“据传,可一次运货数千斤,日行千里而不停歇。这还只是一辆火车,如果十辆火车同时出发,便是一次运货数万斤。”

    初代火车,能拉两三吨货已是极限,而且速度也非常慢。

    好消息是,这种火车对铁路要求不高,炒钢法炼出的优质熟铁,都能用来铺设铁轨。

    即便是这种糟糕运力,也让杨廷和震惊莫名。他琢磨道:“那岂不是十辆火车开动,一次就可运兵数万,第二日便出现在千里之外。而且还不需要太多运粮役夫,直接让火车运粮草便是!”

    “正是。”杨慎说道。

    杨廷和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陛下一口气拨了三十万两银子,王若虚一口气塞进铁道司好几个储相,都是看到了铁路和火车的前途。好个王二郎,竟弄出如此神异器物,有极东之地运回的金银,铁路必然越铺越远。就算崇山峻岭无法翻越,也能隔段修筑,一直把铁路铺到草原去。数十年之后,边事无忧矣!”

    杨慎笑道:“若真能把铁路铺到草原,王二郎必为千古名臣。”

    杨廷和又说:“还有漕运。每年运四百万石漕米进京,途中就要消耗上千万石,若能把铁路铺到江南,每年可省千万石粮食开销,而且还没有覆没风险。于朝廷,于江南百姓,都是一件大大的好事。就是那百万漕工得妥善安置。”

    杨慎补充道:“漕工和漕军,肯定要留一些。从北京到江南,一路江河山岭众多,恐怕许多地方铁路难以铺设。这就需要转运,留十万漕工应该足够了。”

    杨廷和颓然坐下,他非常非常聪明,瞬间就想到火车和铁路的无数用途,这是一个能改变整个国家的新玩意儿。

    呆坐良久,杨廷和说:“把墩儿叫来。”

    杨慎立即去寻找弟弟,将杨惇从文会抓回来。

    “父亲唤儿子何事?”杨惇问道。

    杨廷和吩咐道:“你寻一个时间,去拜会王若虚,讨来遵化工部分司主事的差事。”

    “父亲,儿子有些糊涂。”杨惇听得一头雾水。他现在是正六品京官,工部分司主事是正七品外派部官,这种调遣至少等于降职两级半。

    杨廷和只能耐心解释:“工部铁道司,今后必有大作为。为父的身体也日渐衰弱,隔三差五就犯病,恐怕是活不了几年了。今后的朝堂,必为王若虚把持,你趁早过去投奔他。王若虚的长子王策,早已拜入你兄长的门下读书,香火情是结下来了。你投过去,王若虚肯定高兴。”

    杨惇为难道:“但也没必要去做分司主事吧,儿子现今可是正六品京官。”

    “糊涂!”

    杨廷和开导道:“王若虚要大兴铁路,遵化铁厂必为重中之重。遵化工部分司主事,就是主管遵化铁厂的,一个正七品哪里压得住?不出三五年,遵化工部分司主事,肯定秩同六部主事。就算降级外调又如何?由为父照应着,今后又有王若虚提携,你还在乎这两级官品?”

    杨惇连忙说:“儿子明白了。”

    杨廷和又说:“王若虚此人,你也不用刻意巴结,安心帮他把事情办好,比什么奉承都更有用。去了遵化分司,不要贪污一分银子,要花一百个心思把铁厂给治理妥当!”

    “是。”杨惇说道。

    “去吧。”杨廷和挥手。

    就跟张永一样,杨廷和已经老迈,再有万丈雄心,也得为身后事考虑。

    杨廷和现在的心思,就是想跟朱厚照比命长。他要撑到皇帝驾崩那天,然后主导精兵简政改革,裁撤大量太监、皇庄、锦衣卫和京营士卒,同时对那些过于嚣张的勋贵开刀。

    这种改革,属于定点打击,文官们举双手赞成,而且必定青史留名,对于国家也大有益处。

    干完这一票,杨廷和也就该退休了,堪称一代贤相的完美谢幕。

    至于王渊怎么搞改革,关他致仕的杨廷和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