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519【气学宗师】
    王渊亲自监督儿子们练箭,随口问道:“可查明了?”

    张慕上前拱手:“查到了,是罗侍郎次子的嫡女,闺名暂时还未打听到。”

    “整庵先生?”王渊确认道。

    张慕说道:“便是他。”

    王渊的表情有些古怪,儿子居然看上了罗钦顺的孙女。

    罗钦顺,字允升,号整庵,弘治六年探花,现任吏部右侍郎。

    此人不属于任何派系,历史上正德死后,他就被排挤到南京去了。孙交把他召回北京,让罗钦顺做礼部尚书,这个职务是政斗旋涡中心,他刚开始拒绝赴任,没多久接到家中噩耗,赶紧跑回老家丁忧去了。丁忧结束,朝廷又召他担任吏部尚书,罗钦顺还是不接受,因为他讨厌张璁和桂萼。

    你说他是个官场混子吧,罗钦顺又能兢兢业业,把手里的工作完成得很好,只是不愿多管闲事,也不愿卷入政斗而已。

    为啥听到罗钦顺的名字,王渊会表情古怪呢?

    因为罗钦顺是江右大儒,是心学兴起之后,唯一能在学术上跟王阳明分庭抗礼的大学问家!

    而且,罗钦顺反对心学。

    不过嘛,罗钦顺的反对非常理性,他已经跟王阳明私下通信十年之久。不谈政治,只讲道理,单纯的学术争论,而且谁都无法说服对方。

    ……

    罗钦顺不贪,至少他本人不贪。他出身于官宦世家,从小衣食无忧,对享乐不感兴趣,也不热衷于交际,只一心一意钻研学问。

    元宵假期间,罗钦顺也把自己关在书房,认真考究儒学经典,想在下一封信中把王阳明驳倒。

    至于在京城蹦跶的心学门徒,什么方献夫啊? 什么邹守益啊? 罗钦顺都懒得搭理。他可以轻松驳倒这些小辈,但以大欺小胜之不武? 只有驳倒了王阳明才算真正的学术胜利。

    “老爷? 王尚书拜帖!”家仆在外边敲门。

    罗钦顺手执放大镜翻书,随口问道:“哪个王尚书?”

    家仆回答:“礼部王尚书。”

    罗钦顺这才抬头? 疑惑道:“他王二郎来寻我作甚?”

    家仆问道:“老爷,如何回应?”

    罗钦顺说:“问他什么时候有空? 老夫随时恭迎。”

    有地位的人? 在关系不亲密的情况下,都不可能亲自登门投拜帖。

    比如这次,王渊就是让家仆投拜帖,跟罗钦顺这边约个时间。主人可以准备一下? 客人也不会吃闭门羹? 对双方来说都有面子。

    隔日,王渊如约而至,罗钦顺备好酒食。

    “整庵先生,冒昧打扰了!”王渊拱手见礼。

    罗钦顺微笑回礼:“王尚书大驾光临,令寒舍蓬荜生辉? 快快请进。”

    王渊说道:“今日私下拜会,不论官职? 只论年长,整庵先生是在下的前辈。”

    “王尚书客气了。”罗钦顺依旧保持距离? 因为他心里没底儿,王渊表现得太恭敬了。

    亲自把王渊领进去? 摆好果品和茶饮? 罗钦顺问道:“不知王尚书屈尊来访? 所谓何事?”

    王渊见对方直来直去,也乐得开门见山:“吾有一字,虚岁十六,正当婚配之龄。听说贵府的女公子温良贤淑、品貌端庄,不如两家结为秦晋之好,因此特来冒昧造访。”

    罗钦顺不置可否,打着太极说:“此事何须王尚书亲自登门,派一媒人便可。”

    王渊笑道:“若只遣一媒婆,我怕贵府直接轰打出去。”

    “不至于。”罗钦顺摆手道。

    王渊也懒得饶舌,直来直往道:“至于的。其一,整庵先生为气学宗师,而我却是心学弟子;其二,我与杨阁老有些不痛快,而整庵先生一向不问朝堂争执;其三,整庵先生德行高尚、清誉卓著,定不愿攀附我这个权贵。我若不亲自造访,这桩婚事肯定没有下文,整庵先生只说孙女已有婚配便能推掉。”

    “呃……”罗钦顺被堵得无语,因为他想说的话,已经被王渊给说完了。

    这位老先生,乃当代气学宗师,跟王阳明打了十年笔仗不落下风的人物。但他真的不善于交际,也不善于言语争锋,若扔给他一支笔,倒是可以把王渊骂得狗血淋头。

    王渊也不欺负老人家,立即笑着揭过,转换话题道:“素问整庵先生精通气血,不知可否赐教一二?”

    这就回到了罗钦顺的专业领域,他微笑道:“赐教不敢,一家之言而已,可以互相切磋。”

    王渊问道:“朱子之言,是否完美无缺,是否一字也不能改?”

    罗钦顺模棱两可道:“朱子也是人。”

    王渊说道:“但朱子是圣人。”

    罗钦顺说:“朱子从未说过自己是圣人。”

    王渊笑道:“那便是说,朱子也有可能出错?”

    罗钦顺只能点头:“确实。”

    王渊问道:“整庵先生觉得,朱子哪里出错了?”

    罗钦顺说:“也非朱子一定出错,只是有些争议而已。朱子将理气二分,不才认为,理气本来就是一物,不可武断将之分割。通天地,亘古今,无非一气耳。世间纷纭,千头万绪,不知其所以然而然,即所谓理。”

    “此言妙哉,与吾物理学派不二矣。”王渊拍手大笑。

    朱熹认为,理是虚无的,形而上的;气是有形的,形而下的。理先于万物而存在,也先于气而存在,理孕育出气并存在于气中,而气又演化出世间万物。

    罗钦顺认为,气就是一切,气孕育出宇宙,孕育出一切事物。因为气演化出的东西越来越多,看起来纷繁复杂,人们很难理解阐述,于是就总结出一些规律即为“理”,理只不过是气的外在体现而已。

    罗钦顺的理论完全可以套一层科学外衣,气就是能量,孕育宇宙及万物,理则是人们发现的科学规律。

    罗钦顺没有研究过物理学派,只当是心学的一个分支。他疑惑道:“物理学派也认为气理一体、气为根本?”

    “然也。”王渊笑道。

    其实,物理学派的现有理论,只强调气理合一,不理会气理谁先谁后、谁主谁客,算是搁置了气理的学术争论。

    罗钦顺立即坐直,拱手说:“请赐教。”

    王渊阐述道:“首先,物理学派,讲究气理合一。气为实,理为虚。物理研究,便是求理;物理运用,便是求气。我们不断观察、实验、思考,总结发现越来越多的理,再将已知的理,将气转为实用。就拿蒸汽机来说,便是求理运气。我们首先发现了机械运动、杠杆原理、物体密度等等众多的‘理’,再将这些‘理’结合起来,组建制造出新的‘气’。蒸汽机,便是气之造物,也是理之造物。”

    “原来如此,”罗钦顺若有所思,随即又疑惑道,“你这是心学?怎么跟心学不沾边啊?”

    王渊瞎扯道:“阳明公主张知行合一,知为理,行为气。只研究实验而不运用,有理无气;只运用而不研究实验,有气无理。就如那蒸汽机,先要研究探索,总结出许多理来,再制造蒸汽机加以运用,才算气理合一,也即知行合一。”

    “哈哈哈哈哈!”

    罗钦顺捋胡子大笑,接着来一句:“生拉硬扯,牵强附会,胡说八道!你同你的老师,根本就不是一路的,学问跟老夫反而有点像。”

    王渊说道:“我既赞同整庵先生,也赞同阳明公,为何不能统一呢?”

    罗钦顺道:“我论气,他论心,如何统一?”

    王渊笑道:“朱子气理二分,整庵先生气理混一,这也是根本不同啊,为何整庵先生没有跟朱子的学问决裂?君子和而不同,学问也可和而不同。”

    罗钦顺默然,他是气学宗师,表面服从朱熹,其实背叛朱熹的程度比王阳明还严重,他直接刨了朱熹理论的根子。

    王渊又说:“在下斗胆,邀请整庵先生去物理学院看看。”

    罗钦顺也不拒绝,点头道:“那便去看看。”

    物理学派缺一个真正的大儒,理论其实很粗糙,核心学术争论全部搁置。如果能把气学宗师拉进去,将彻底完善理论体系,这老先生可是跟王阳明笔仗十年而不落下风。

    至于儿子的婚事,只要罗钦顺加入物理学派,两家结亲自然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