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512【荣誉内阁大学士】
    从礼部去内阁,得绕圈进东华门,才是内阁的办公地点文渊阁。

    王渊刚刚路过宗人府,就见一个小太监奔来。

    小太监装作偶遇的样子,朝王渊躬身作揖,突然低声说:“王尚书,陛下晕厥了,差点坠入太液池。”

    王渊立即加速赶路,直奔豹房而去,中途居然遇到杨廷和。

    很显然,张永不但派人通知王渊,还派人通知了杨廷和。这死太监又在两头下注,谁也不得罪,反正他一把年纪了,只求安安稳稳混到退休。

    出西华门,过御用监,来到太液池边,再过一道桥便是豹房。

    “止步!”

    豹房侍卫将王渊、杨廷和拦住。

    杨廷和说道:“烦请禀报陛下,臣杨廷和有要事求见。”

    豹房侍卫面无表情:“陛下说了,今天谁也不见。”

    王渊拿出豹牌,递过去说:“有劳放行。”

    豹房侍卫露出微笑:“王尚书请回吧,陛下今天不见外臣。”

    王渊又问:“陛下何时说的?”

    豹房侍卫回答:“便在刚才。”

    王渊拱手离去,皇帝已经醒了,似乎没有大碍,那还留下做什么?

    杨廷和也转身离开,跟王渊一起前往文渊阁。

    刚到文渊阁,一个司礼监太监就跟着进来:“陛下有旨,拜礼部尚书王渊,为东阁大学士,掌礼部。”

    此言一出,五位阁臣全部愣神,就连王渊都一头雾水。

    “掌礼部?”王琼确认道。

    太监回答:“是掌,不是兼。”

    杨廷和再次确认:“直阁?”

    太监回答:“应该……不算吧。”

    众内阁大臣沉默。

    毛纪看了王渊一样,问杨廷和:“于制不合,要驳回吗?”

    内阁有驳回皇帝谕旨的权利,六科同样也有。

    当初,景泰帝想换太子? 又怕被内阁驳回? 还跑去贿赂阁臣,首辅和次辅各一百两? 其余四位阁臣各五十两? 如此巨资把内阁大臣都吓坏了。

    “不必。”杨廷和摇头。

    杨廷和非但没有驳回,还亲自草拟圣旨? 让司礼监送去批红,再拿去制敕房写圣旨盖章。

    王渊这个东阁大学士掌礼部尚书? 究竟算不算入阁? 谁都说不清楚。

    权力大概是这样的:王渊继续执掌礼部,本职为礼部尚书,兼职内阁大学士,却不能在内阁议事? 最多只能在内阁旁听。

    真正的阁臣? 是某某阁大学士兼某某尚书,大学士为内阁实职,尚书为荣誉虚职——关键词是“兼”。

    如果同时有两个实际职务,会用“兼掌”二字。

    而王渊现在是“掌”,掌字后面是实职? 掌字前面是虚职。

    内阁头衔居然成了荣誉职务,这也算大明开国头一遭? 朱厚照又在违背祖制坏规矩了。

    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毛纪说道:“陛下恐怕病情又加重了? 迫不及待给王若虚一个大学士衔。但偏偏又不让王若虚直阁,陛下究竟是怎么想的?”

    蒋冕猜测道:“可能是想继续压一压吧? 陛下行事莫测? 谁能猜得到啊?”

    “杨阁老就这样同意了?”毛纪有些不甘心? “就没有内阁大学士掌六部事的,于制完全可以驳回皇命。”

    蒋冕笑道:“驳回去只能激怒陛下,让王若虚真正直阁!”

    就如蒋冕说的那般,杨廷和不敢反对。他害怕自己驳回皇命之后,朱厚照一怒之下,直接把王渊抬进内阁,到时候就不是什么虚衔阁臣了。

    “恭喜王学士!”王琼抱拳笑道。

    王渊哭笑不得:“陛下行事,果真匪夷所思。”

    如果不是朱厚照下达皇命,恐怕全天下的读书人,做梦都想不到大学士头衔还有虚的。

    说实话,王渊有时很想劈开皇帝的脑袋,研究一下里面的脑沟回路是否异于常人。

    等毛纪和蒋冕撒尿回来,杨廷和召集众人说:“先商议安南之事,据锦衣海卫发回的消息,安南那边根本不是什么禅位。其伪王莫登庸,可视为篡晋自立的南朝刘裕。莫登庸正在安南大行改革之事,诸多旧臣逃往老挝,正在招兵买马打算杀回去。”

    蒋冕道:“如此说来,已经不是安南一国之事,稍不注意就会引动老挝宣慰司。”

    杨一清说:“老挝不能乱,那里乱起来,云南边境也会跟着乱。云南如今有两个土司造反,若再把老挝牵扯进去,恐怕糜烂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王琼虽然是皇帝和王渊的舔狗,对外态度却非常强硬,他说:“云南土司叛乱,须臾可平也。安南内乱至斯,是为大好良机,可一举收复而置交趾省!”

    毛纪冷笑:“广西叛乱多年未平,云南又有两个土司造反。王阁老想收回安南,复置交趾布政司,你从哪里调兵去打呢?”

    “锦衣海卫!”王琼说。

    “万万不可!”杨一清立即反对,“锦衣海卫,本就是陛下胡乱设立的,在海上怎么胡来都可以不管。但若用锦衣卫海覆灭安南,重置交趾布政司,那就是让锦衣卫海在国内用武。此例一开,锦衣海卫登陆广东怎么办?登陆福建怎么办?登陆天津怎么办?”

    王琼哑口无言。

    “我可以说句话吗?”王渊问道。

    文渊阁没有王渊说话的份儿,特别是他刚获得东阁大学士虚衔,就更得在文渊阁避嫌才行。

    杨廷和笑道:“说吧,此事礼部亦有权商议。”

    王渊说道:“广西、云南接连叛乱,朝廷暂时肯定无力收复安南。但又不能封那篡位的莫登庸为安南国王,何不让锦衣海卫助安南旧臣复国?”

    “如何帮助?”杨廷和问。

    王渊说道:“让锦衣海卫去老挝联络安南旧臣,寻一宗室嗣位安南国王,锦衣海卫可以卖些火铳给他们。莫登庸若大获全胜,到时再册封其为国王也不迟。安南旧臣若获胜,更能彰显大明国威,安南国王必定感激不已。最好两边一直打,谁都无法获胜,如此安南定然长期混乱,数十年内都不可能侵犯大明边境。”

    王琼拍手大赞:“此计甚好,百利而无一害。”

    毛纪责问道:“王尚书此言,置安南百姓于何地?君之一言,便让无数安南百姓饱经战乱之苦,此为不仁不义之策也。”

    王渊反问道:“毛阁老是大明臣子,还是那安南臣子?在下是大明的尚书,不是安南的尚书,我只管大明百姓的死活,管不了安南国内死多少人。”

    毛纪说道:“安南亦为大明属国,以前还是大明的交趾省,安南百姓也曾做过大明百姓!”

    王渊顿时怼回去:“如此说来,安南国内皆为乱臣贼子,否则他们为何要背叛大明?他们若不是乱臣贼子,如今大明还有交趾布政司呢!对于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本人没有亲自带兵征讨已经算给脸了!”

    毛纪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王渊的逻辑没有漏洞。

    杨廷和拍板道:“此事就这么办,让锦衣卫海资助安南旧臣火铳,令安南旧臣寻宗室立一国王。谁打赢了,谁就是真国王,大明自会册封。都打不赢,就让他们一直打下去,打起来就不会侵扰大明边境。”

    王渊笑道:“杨阁老高见。”

    杨廷和又说:“叶儿羌国的事情呢?”

    蒋冕说道:“可令西凉王与叶儿羌国和解,双方约定,永不再战。”

    “我同意蒋阁老所言。”杨一清、毛纪同时发言。

    这三人并非帮着外人说话,而是担心西凉王朱当沍势大难制。一旦叶儿羌国覆灭,西凉王将来可能拥兵数万,就算朱当沍不造反,能保证他的子孙不造反吗?一个正经的大明藩王,有兵有粮有地盘,若是哪天朝廷出现意外,朱当沍的子孙学着朱棣清君侧咋办?

    王渊当然知道他们的担忧:“可颁一道圣旨,传诸西北边军与各部落,若西凉王的部队越过嘉峪关,不管其理由如何,都视为叛乱造反!”

    蒋冕说:“圣旨可颁,但有何效果,就难说得很了。百年之后,若内地糜烂,西凉王的子孙率数万骑兵扣关,嘉峪关的守将还不直接开关请降?届时,数万西域骑兵入关,长驱直入甚至能直接杀到京城!”

    王渊心想,若真出现那种局面,便是大明君臣自己作死,让西凉王的子孙当皇帝又有何不可?

    当然话不能这样说,王渊笑道:“西凉王是本人推荐的,为了避嫌,我不参与讨论。”

    很快,内阁就商议出结果,要求西凉王与叶儿羌息兵,前提是叶儿羌国向大明俯首称臣。大明正好缺战马,叶儿羌若进贡战马两千匹,朝廷就会勒令西凉王不得开战。

    至于能不能息兵,朝廷根本管不着,就算西凉王把叶儿羌灭了,还能调兵出关征讨西凉王吗?到时候还得默认。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议题。

    “王尚书可知《抑棉疏》?”杨廷和问。

    “知道,”王渊突然神来一笔,“是否加征棉课,暂且先不论,盐课倒是该改一改了。”

    “改盐课?”

    众人皆惊,这是要逆天啊。

    王渊冷笑:“全国有十纲,每纲盐引二十万引,每引折盐三百斤,窝本六钱四厘,另税银三两。如今,每年产盐六亿斤,每年盐课应有一千三百多万两才对!可事实上呢,去年盐课本色、折色加起来,盐税还不到一百万两。凭空消失的一千二百万两盐税哪里去了?”

    无人应答。

    朝廷每年都有一千二百万两的盐税不知去向,当然是被太监、勋贵、外戚、文官、武将、商人一起吞掉了。

    这玩意儿水太深,谁敢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