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511【内政与外交】
    万寿圣节,朱厚照三十六岁生日。

    百官朝贺,皇帝回礼,赐下无数大明宝钞。

    朝鲜、日本、安南、叶儿羌,四国使臣觐见,为大明皇帝庆祝生日,朱厚照依旧例赐宴番邦使节。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最近几年,番邦朝贡使节越来越少。一方面,各国可直接在沿海做生意,为啥要到北京朝贡?另一方面,王渊担任礼部尚书之后,回赐物品非常抠门儿,几乎就等于平等交易,藩国使团还得自己贴路费。

    万国来朝是别想了,朱厚照也慢慢明白道理。他是个不要脸皮的皇帝,而且渐渐受到王渊影响,不愿再做厚重赏赐的冤大头。

    藩国宴席并不隆重,但也不寒碜,在王渊严厉整顿之后,至少没再出现冷菜剩饭。

    翌日,王渊在礼部接见使节。

    “安南下国使臣阮杰,拜见大明上国尚书!”阮杰规规矩矩磕头。

    王渊没让这人站起来,而是说:“你递上的国书,我已经看过了。安南国王,真是主动禅位的?”

    阮杰连忙说:“回禀王尚书,此事千真万确。泰王(前任国王)昏庸,军阀四起,叛乱遍地,安南百姓流离失所。泰王自知难以治国服众,于是就退位让贤,请大明上国封敕安南新王!”

    王渊笑问:“我怎么听说,那位禅让的泰王,跟其母一起被逼死了?”

    “绝无此事!”阮杰大惊,背心直冒冷汗。

    王渊说道:“册封安南国王,还需从长计议,你且回去慢慢等着吧。”

    阮杰硬着头皮说:“我国愿献上地图和户籍黄册。”

    王渊说道:“那就献上来再说。”

    这十年来,安南混乱无比。

    先是武将兵变杀掉皇帝,另立傀儡。很快? 这个傀儡皇帝? 被武将的哥哥劫持杀害。一位宗室劫掠首都,再次拥立新帝。大臣不服新帝? 投靠叛军? 叛军攻占首都。

    新帝号召勤王,胜利之后? 两位勤王军阀互相打起来,从此开始了军阀混战的局面。

    这次篡位的莫登庸? 都是在一系列政变、兵变中脱颖而出? 渐渐从皇帝那里掌控兵权,然后将提拔自己的皇帝给废了。另立新皇之后,又过数年,终于搞出“禅让”的把戏。

    综合各方面来看? 莫登庸类似于“减配版刘裕”? 登基之后便开始改革兵制、田制、禄制和官制。但他的改革力度太大,引起既得利益者的反抗,一大批旧臣逃到哀牢试图反扑。

    哀牢,就是老挝宣慰司,名义上属于大明国土。

    如果用现代国家概念叙述? 早在朱棣那会儿,大半个越南是中国的交趾省。而西南边境六宣慰司辖地? 包括后世的缅甸中部和北部,老挝中部和北部? 以及泰国的北部地区。

    就拿老挝来说,虽然听调不听宣? 但土司之间互相攻伐? 经常找大明爸爸调停? 云南沐家多次平息老挝叛乱。

    阮杰小心翼翼退下,自知这次出使任务很难完成了,琢磨着如何给大明高官送银子。

    没办法,莫登庸虽然自立为帝,也基本控制了安南局势,但必须获得大明的册封才行。

    历史上,这货篡位被大明君臣发现,嘉靖直接派兵前往征讨,吓得莫登庸自缚前往边境请降。安南国,也降为安南都统使司,由大明属国变成大明属地,一直到明朝灭亡都是如此。

    阮杰离开之后,火者哈喇被领进去,身边还跟着一个翻译。

    火者哈喇跪拜道:“叶儿羌国使节哈喇,拜见大明国尚书阁下!”

    王渊笑问:“你来求和的?”

    火者哈喇说:“叶儿羌与大明,一向睦邻友好,希望贵国的西凉王能够息兵。”

    王渊反问:“我怎么听说,贵国曾经多次侵犯大明西凉王辖地?”

    火者哈喇说:“那都是误会,是叶儿羌国叛军所为。”

    王渊说道:“你投交的国书,我已经看过了,具体如何处置,大明内阁自会商议。你且去鸿胪寺等消息吧。”

    火者哈喇还想再说,王渊却直接闭门送客。

    西凉王朱当沍,前些年过得喜忧参半。喜是人口越来越多,财货越来越足,毛纺织业与共同敌人(叶儿羌汗国)的存在,让周边部落跟他的联系非常紧密。忧的是叶儿羌汗国也迅速强大,不断攻击周边的非绿教势力。

    连续十五年,朱当沍被叶儿羌汗国压着打,若非有戈壁天险阻挡,又在关键地方构筑城堡,西凉王早就被灭掉了。

    眼见灭不掉西凉王,叶儿羌汗国便寻机西征。

    首先,他们征讨自己国内,依附于自身的吉利吉思人。

    这些吉利吉斯人,曾经帮着赛依德建国,现在赛依德汗翻脸不认人,以征讨异教徒为借口悍然出兵。干掉国内异教徒之后,又让儿子西征国外异教徒,一直打到楚河流域。接着又挥师北上,击败草原上的瓦剌蒙古部落,其子拉失德获得“圣战者”称号。

    随即,赛依德亲率两万五千骑兵,征讨蒙兀儿斯坦西部地区。半路得知乌兹别克汗王病死,立即改变进军方向,一路南下攻占马都、乌支根等城市。

    但赛依德打得太远了,劳师远征之下,在安集延城大败而归。他的儿子在蒙兀儿斯坦,同样遭遇重创,被哈萨克人干得满头包。

    被血腥屠杀的吉利吉斯人,趁机揭竿而起,一部分投靠哈萨克汗国,一部分投靠西凉王朱当沍。

    朱当沍从吉利吉斯人口中得到消息,立即联合周边信佛的蒙古部落,统兵一万直扑阿克苏,攻占东察合台汗国的旧都,并派遣使者跟哈萨克汗国结盟。赛依德带着残兵回到喀什,面对朱当沍和哈萨克汗国的夹击,被迫承认朱当沍对阿克苏的占领。

    就在去年,赛依德汗的儿子(已经新疆西北部和吉尔吉斯斯坦东部边境自立),又跟吉利吉斯人干起来。赛依德连忙前往救援,结果吉利吉斯人坚壁清野,只留下十万只绵羊没有撤走。赛依德汗继续追击,迎面撞上哈萨克和吉利吉斯的二十万人联军。

    赛依德吓得连忙撤退,被二十万联军疯狂追击。等他撤回喀什葛尔,发现喀什城被朱当沍围住了,因为害怕被联军追上,立即调头向南逃遁。

    此战,赛依德儿子的草场,被吉利吉斯人、哈萨克人瓜分。

    朱当沍则攻占喀什葛尔,势力接近新中国的新疆西部边境。

    而不可一世的叶儿羌汗国,只剩后世的和田、巴音郭楞地区,以及后世的巴基斯坦部分边境。他们无力再反攻,甚至出现内讧,害怕朱当沍再次出兵,只能遣使到北京请求休战。

    休个屁的,朱当沍被叶儿羌汗国打压十五年,好不容易趁此机会翻身,王渊怎么可能帮着外人?

    只要朱当沍灭掉叶儿羌汗国,就能统治三分之二个新疆。

    王渊把安南、叶儿羌两国的国书,转程内阁进行商议,杨廷和立即召他去内阁议事,顺便谈谈是否加征棉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