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97【实干派】
    太子的侍读官很多,王渊每次授课,所讲内容都会泄露出去。

    以前虽然也离经叛道,但至少还在可接受范围,毕竟太子只有几岁,讲得过深也听不懂。

    如今太子已经十岁,王渊干脆扯开了讲,顿时让侍读官们惊恐不已。

    人家说“亲贤臣,远小人”,王渊却说“大贤也能杀,大奸也可用”,这直接挑战传统士大夫的脆弱神经。如此道理教出来的皇帝,那得多恐怖啊?怕是比朱厚照都更难伺候!

    酒楼,包间。

    杨慎正在跟王廷表喝酒,他的朋友很多,王廷表却是关系最好的一个。

    杨慎当年回家考乡试,需提前把学籍转入县学。而王廷表的父亲,正好是县学训导,杨慎相当于王廷表父亲名义上的学生。同时,王廷表又拜在杨慎五叔的门下,一直被杨廷和视作自己的门生。

    “王尚书教导太子,说了一些怪话,用修兄可知?”王廷表问。

    杨慎笑着说:“有所耳闻。”

    王廷表道:“王尚书所言,其实也没错,皆帝王之术也。就怕太子聪慧有余,而德行不足,滥用此术而至朝政败坏。”

    杨慎说道:“所以王若虚才强调爱民。爱民,仁政也。”

    王廷表摇头说:“夫治国,吏治为先。只有吏治清明,才可谈仁政爱民,怎能绕过吏治而谈治民?王尚书说,治国便是治民,此言大谬,治国当是治官!”

    杨慎却说:“治官为术,治民为道。吏治永远不可能真正清明,能做到几分全看帝王之术。而仁政爱民却必须有,此乃帝王之道。王若虚的本意,是让太子以道驭术,常含爱民之心以治官。”

    “看来兄长竟同意王尚书此番妄言。”王廷表惊讶道。

    杨慎突然低声说:“讲句忤逆之言,当今天子,便只有帝王之术,而无帝王之道。陛下看似荒唐不羁,每每出手,却把群臣玩弄于股掌之间。陛下如此聪慧,本该成为一代明君,可惜毫无仁政爱民之心。黎民百姓? 在陛下心中? 命如草芥耳!”

    王廷表吓得不轻,提醒道:“慎言? 当心隔墙有耳。”

    杨慎笑道:“陛下大度得很? 只要不阻止他胡来,只要不惹得他心烦? 说再多坏话也不会获罪。”

    王廷表无言以对。

    王渊了解皇帝,杨慎同样了解皇帝。

    前些年? 杨慎家里死了一大堆人? 又因上疏劝谏而被斥责,气得他一怒之下便辞官。亲人去世,仕途不顺,反而让杨慎静下心来? 许多事情突然就想通了? 顺便把皇帝也看得明明白白。

    都说杨慎不懂政治,但他这样的大才子,父亲还是当朝首辅,哪会不懂官场的弯弯绕绕?杨慎不是不懂,是不屑为之? 他有自己的坚持,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子清高。

    至于历史上? 杨慎在嘉靖大礼议当中站队,还拉着一帮士子去哭门? 那纯属避无可避的政治斗争。朝臣分为两拨,矛盾不可调和? 杨慎总不能反对父亲吧?可惜他们父子小看了嘉靖。

    杨慎叹息道:“当今陛下? 只有小术? 而无大道。王若虚也是煞费苦心,想让太子领会帝王之道,将来做一个仁政爱民的好皇帝。民望(王廷表)你还年轻,当努力做出政绩,今后或许能辅佐新君。我是不成了,官场非我意也。”

    这话说得更离谱,咒当今皇帝早死呢。

    王廷表惊讶道:“用修兄正当年,为何说话暮气沉沉?”

    杨慎笑道:“愚兄也曾经满腔热血,想要以一己之力匡扶社稷。如今已看清自己,我不是当官的料,别说入阁为辅臣,便做个侍郎也误国误己。翰林院我也待得烦了,打算转去做国子监祭酒,多教出几个得意弟子也是好的。”

    国子监祭酒,中央大学校长,杨慎想做就能做,毕竟自身学问摆在那里,还有一个当首辅的亲爹。

    眼前这个王廷表,同样升迁飞快,因为有杨廷和提携嘛。正德九年进士,三榜而已,还没考上庶吉士,如今却已升任刑部郎中,杨廷和提拔亲信也是毫无忌讳的。

    半月之后,杨慎果然去了国子监当祭酒,并且是连升四级——这不算啥,翰林院官员调职,连升两三级很正常。杨慎资历摆在那里,人家丁忧三年,又辞官数年,之前一直没怎么升迁。

    至于王渊,再遭弹劾。

    就连杨廷和、杨一清都没忍住,指责王渊胡乱教导太子,请求皇帝给太子换一个老师。

    朱厚照哈哈大笑,然后一笑置之。他喜欢王渊的授课内容,至少这样教出的太子,今后不会受文官随意摆布。

    王渊一边顶着百官弹劾,一边开始烧第四把火。

    内阁。

    杨廷和拿着王渊的奏章,问道:“诸君如何看?”

    “只要工部有银子,此事无从反对。”杨一清说道。

    王琼道:“此乃大好事,当立即批准。”

    蒋冕道:“吾未有异议。”

    王渊想干啥?

    翻修北京礼部贡院!

    礼部贡院虽然占地面积很大,且比地方贡院条件更好,但考棚是用木板和芦苇搭建的。考到黄昏要发三支蜡烛,会试遇到春寒还得烤火,稍不注意便会引发火灾。

    更可怕的是,北京二三月份频发沙尘暴,没有沙尘暴也会起大风。一个考棚被点燃,被大风一吹,便会烧掉一大半。

    而且,为了防止作弊,考试时必须锁院,考生想跑都跑不出来!

    正统三年,顺天府乡试,北京贡院起大火。虽然迅速灭火,没有人员伤亡,但许多士子的答卷被烧掉。

    天顺七年,全国会试,北京贡院再次大火。烧死应考举人就是多人,贡院成为一片焦土。

    正德三年,北京贡院再次大火,幸无伤亡。考完数日,考官还在阅卷,贡院又发火灾,杨慎第一次会试的卷子都被烧了。

    北京贡院隶属于礼部,而且礼部还负责组织考试,王渊身为礼部尚书,当然有权力也有责任出手。

    王渊上疏建议,拆掉贡院里的木板和芦苇,改以修建砖墙瓦顶。这样不但可以放火,还省去考生自己钉油布的工夫,可以专心致志应考。

    每个考棚,临时置一蜂窝炉,考生只准烧蜂窝煤,不得另行生火做饭或取暖,同时考棚必须开一小窗,防止有考生误中炭毒。

    另外,禁止考生在贡院抽烟,抓住之后取消考试成绩!

    由于王渊开海,烟草提前传入中国。非常扯淡的是,烟草被中医用来治疟疾,导致疟疾频发的地区,小康人家纷纷抽烟养生,迅速在南方各省传播开来。

    王渊这道奏疏,只要工部不缺钱,谁敢站出来反对?

    收买人心啊!

    很快,工部出一部分银子,还要出物料并征召役工。户部也拨来部分款项,用以采买一些物资。礼部勒令光禄寺,给役工提供伙食,并负责开工时的祭祀物品。

    在王渊的主持下,礼部贡院风风火火翻修,把正在弹劾他乱教太子的言官搞得哭笑不得。

    同时,满朝文武都知道了王渊性格,他为政就是要干实事的。这才当上礼部尚书两三个月,所办之大事,比前几任礼部尚书加起来还多!

    实干派官员闻风而动,纷纷投来拜帖,想要跟着王渊一起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