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76【王子复国记之一】
    “极东之地有大陆,是为殷州。东出日本,顺风顺水,两月可达。”

    “正东有海湾,名曰福湾,风平浪静,是为良港……又有山丘,名曰福山……福山靠海处,有大湖,名妈祖湖……”

    “横渡福湾,有树林,皆栎木,名栎木湾……”

    “沿栎木湾北上,又有大湾,名望金湾……望金湾东走,有一河谷,名望金谷……过河谷有大湖,名思乡湖。”

    “二河汇入湖中,一名流金河,一名闪金河。河中多金沙,掬手可得之,如今已尽矣……”

    ——摘自《补山海经·海外东经》,作者许弘祖,字振之,号霞客。(此书成于大明延嘉十二年,西元1637年。)

    极东之地有黄金,手捧河水可得金沙,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京城。

    但是,士绅百姓都只视为谈资,并编出各种各样的离奇故事。没人真跑去美洲淘金,毕竟死亡率太高,那纯属提着脑袋去出海。

    不过在京城做生意的客商,却把消息传播各地。沿海生活艰辛的百姓,见钱眼红的亡命徒,以及胆子肥实的海商,立即生出别样心思来。

    海商和亡命徒最先串联,他们坐船去南洋打探消息,有的干脆直接找到朱海,想要搭伙一起横渡大洋。

    这些日子,王渊正在给儿子补课,顺便请杨慎进行教导练习。

    长子王策,即将年满十二岁,打算参加明年春天的童子试。不用回贵州,可借籍京城,但以后考举人必须回乡。

    “子曰,”王渊说道,“你试着破这道小题。”

    王策立即提笔写道:“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

    王渊顿时笑了:“你读过苏东坡的文章?”

    王策说:“杨师(杨慎)让我熟读《三苏文范》。杨师说,只要背熟了唐宋大家的散文名篇,则童子试轻而易举。”

    王渊吐槽道:“他教弟子倒是轻松。”

    王渊与杨廷和虽属政敌,但他与杨慎却是朋友。

    杨慎不喜欢心学,并非思想保守,而是觉得心学糊弄人,跟程朱理学没啥本质区别。不过杨慎喜欢物理,偶尔跑去物理学院厮混,且跟掌院王晹私交甚笃。

    既然儿子要参加童子试,那就得找最好的老师,大才子杨慎便是不二人选。

    黄峨也是才女,但对四书五经研究不深,更倾向于史学和辞章之学。她给孩子们打基础很不错,但想走科举之路,却还得另寻名师。

    王渊又出了一道小题,王策还没开始动笔,突然太监就来传旨了。

    火速赶到豹房,朱厚照扔了一封奏疏过来:“朱英来信,请求礼部刻金印,他们想带僧伽罗王子回锡兰岛复国。”

    锡兰岛就是后世的斯里兰卡,此时已分裂为五个王国,葡萄牙支持其中最大的一个王国。

    而锡兰统一王朝的僧伽罗王子后裔,目前定居于泉州,已经在大明传了四代,子孙皆会说汉话、写汉文。

    王渊仔细看完奏章,顿时笑起来:“此计可也。”

    朱厚照说:“我也觉得可行,你让礼部刻金印,便封他一个僧伽罗国王。”

    大明水师为啥要攻打锡兰岛?

    很简单,为了获得铁梨木!

    大明如今有三种主要船型,即浙江的鸟船,福建的福船,广东的广船。

    其中广船最坚固耐用,因为采用铁梨木制造,但维护成本非常高。主要是铁梨木砍伐过度,不但价格昂贵,且有钱都难买,一旦船体受损很难找到材料修复。

    年初王渊回京,在天津遇到佛郎机人,得知达伽马担任印度总督。他立即写信提醒满正、宁搏涛,让二人小心提防,最好再打造几艘新战舰。

    舰队维护很费钱的,大明水师现在有战舰六十余艘,即便控制了香料航道都有些扛不住。

    他们听说葡萄牙人可能有异动,于是想用铁梨木建鸟船,让自己的新战舰更加坚固。至于以前的部分战舰,可淘汰一批卖给商人当武装商船,中国沿海有无数商贾都等着买呢。

    而锡兰岛,就是他们早就盯上的铁梨木基地,那里的铁梨木足够打造一支舰队!

    ……

    世兰宗,泉州人,秀才功名。

    但他参加科举的时候,户籍一栏却很奇特,上面填的是僧伽罗国人。

    事实上,世兰宗的母亲和祖母,皆为汉人女子。若非从小有父辈教导,他都不会说僧伽罗语,更不会知道自己的爷爷,是滞留在大明的僧伽罗王子。

    起因是这样的——

    郑和下西洋时,僧伽罗王居然敢动武,被三宝太监直接抓回大明问罪。虽然朱棣第二年就把国王放了,却又另立一个新国王,且把僧伽罗国收为藩国,由此催生出统一锡兰岛的科提王朝。

    天顺年间,僧伽罗王子出使大明,因病滞留在中国。

    等王子坐船回国时,知悉国内已经政变,表哥篡夺王位,杀害王室成员,他只能选择留在泉州。

    “你为何私自与大明水师接触?”世归质问道。

    世兰宗说:“父亲息怒,您年事已高,不便再出海。大哥和二哥,又……又性格不佳……”

    世归郁闷道:“你直接说他们顽劣不堪便可!”

    世兰宗说道:“祖父弥留之际,令我等儿孙发誓复国,如今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儿子实在不愿错过此良机。”

    “大明水师真愿帮咱们复国?”世归冷笑,“便是复国成功,你也不过做个傀儡国王!”

    世兰宗说:“儿子能考上秀才,已是万般不易,哪里还能考举人?做一个傀儡国王,总比做一个酸秀才更强。儿子如果当了国王,我世家的生意,也可做到锡兰岛去。何乐而不为呢?”

    世归虽然不看好儿子的前途,却也无法阻拦,只能说道:“罢了,罢了。陛下已封你为僧伽罗王,我怎么拦得住?但我不会跟你过去,为父只愿做大明顺民,不想做什么僧伽罗太上王。”

    大明泉州府秀才世兰宗,便带着十多个家仆,购置火铳组成王室卫队,跟着大明水师一起去复国。

    屁大点的锡兰岛,已然分裂成五个国家。

    僧伽罗一直是大明属国,世兰宗又是血脉正统的王室后裔,大明水师有足够理由前往平定内乱!

    也不要别的,就想搞点木材造船而已。

    ……

    印度,果阿。

    史提芬快步走来:“父亲,中国舰队来了!”

    “冲着果阿而来?”达伽马问道。

    “不是,他们去了锡兰岛。”史提芬解释道。

    达伽马握紧拳头又松开:“只要不来印度,就别去招惹中国舰队。”

    达伽马如今非常憋屈,上一任总督是败家子,不但葬送了大量战舰,离任之时还狠狠搜刮再走。他接手的纯属烂摊子,想要打造战舰却没钱,还得给国王和贵族输送殖民利益,到现在只造了两艘新舰。

    如今,葡萄牙印度殖民地的矛盾很激烈,种族矛盾,宗教矛盾,文化矛盾,已经快到起义的边缘。

    达伽马也不咋会搞统治,干脆进行血腥镇压,而且手段比前任总督更残酷。他的性格一向如此,每次进行航海探险,都一路惹事儿打仗,沿途把葡萄牙的名声搞得臭气熏天。

    唯一的区别,前任总督无差别拉仇恨,达伽马对葡萄牙商人非常优待,只对各种异族进行血腥盘剥。

    这货正在疯狂捞钱,只为屯银子造船,等攒够实力再收复马六甲。

    至于史提芬,则是达伽马的次子,目前担任葡萄牙印度舰队总指挥。

    虽然不敢主动招惹中国舰队,达伽马还是派出几条小船,跟着去锡兰岛查看情况。他们支持锡兰五国之一的康提王国,此国实力最强,大概占了锡兰岛三分之一的地盘。

    大明水师,正是打算从康提王国下手。

    没别的原因,比较顺路而已,谁让康提王国在锡兰岛的东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