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73【羊驼】
    印加使节团首领,名叫瓦库,意为陶器。

    瓦库的父亲,是科亚苏龙的大祭司——印加帝国本名“塔万庭苏龙”,拥有四大行政区,分别是钦察苏龙、库蒂苏龙、安蒂苏龙、科亚苏龙,其中首都在科亚苏龙辖内。

    瓦库是父亲的第四个儿子,他天生属于统治阶层,却又无法继承大祭司职位,顶多能被任命为一些中小部落的祭司。

    瓦库喜欢天文、绘画、数学和音乐,经常仰望星空,思考天空是否也有人类居住。大神韦拉可卡在造人的时候,为什么不给人类插上翅膀呢?那样就可以飞到天空了。

    印加人确实信奉太阳神,但在太阳神之上,还有造物主毕拉哥恰。

    造物主毕拉哥恰之下,还有大神韦拉可卡,祂创造了大地、人类和一切神灵,包括创造太阳神。祂是人间一切的来源,因此不用划圣地,不用建神庙,只需向祂真诚祈祷便可。

    印加神话的构成,跟中国古代神话非常类似,因为有着相似的构建过程。印加的主体部落,不断征讨其他部落,同时吸取各部落的信仰传说。被征服部落的神灵,陆续加入印加神话当中,与印加人的祖先和神灵,一起形成独特的神话体系。

    就在今年,太阳神印蒂没有任何提示,印加就来了一群可怕的异族。

    那些异族驾着大船,手持奇怪的武器,不断劫掠沿海部落。他们的皮肤是白色,头发和眼睛也有异色,就像是山间冒出的幽灵。

    幸好,又跟着来了一批异族,同样驾驶大船,同样拥有会冒烟巨响的武器,帮助印加人赶走那些幽灵般的白人。这些异族更加让人亲切,因为他们也有黄皮肤,也有着黑色的头发。(注:印加人的体貌特征,非常类似藏族。而玛雅人的体貌特征,更像中国南方少数民族。祖尼人的体貌特征,则跟汉族有些近似。亚诺米马人,更像是东南亚人。)

    友好的异族,献给国王和王后珍奇礼物。

    国王收到一把铁刀,比铜刀更锋利、更坚硬。王后们收到两件衣服,听说摸起来凉凉的,而且像油脂一样光滑。(注:国王的称号是印加,王后的称号是妈妈,比如现任两位王后,分别叫做:妈妈·皮尔库·瓦库和妈妈·拉瓦·奥克略。并且,两位王后,都是国王的亲姐妹。)

    虽然言语不通,但大家相处和谐。

    异族人离开的时候,国王打算派遣使者,前往异族人的国家回访。

    向往外面世界的瓦库,立即主动请缨,被国王任命为使节团首领。他在船上差点死去,喝了不洁的脏水,拉了好几天肚子,为了补充身体水分,还得咬着牙继续和脏水。

    终于,瓦库熬过来了,他们来到陌生的世界,最终在一个叫淡马锡(新加坡)的地方休养。

    在瓦库看来,淡马锡非常繁华和富有,有着各种超乎寻常的事物,这里一定就是大明的首都——瓦库已经知道,他要拜访的国家叫做大明。

    可休息半个月之后,那位叫朱海的军队首领,又带着瓦库坐船航行。

    中途,他们在一个叫杭州的地方靠岸,交易从南方运来的香料。瓦库被带到城里喝酒,还没进城他就快疯了,城墙高大得难以置信,这座城就像马丘比丘一样伟大。

    杭州城里的人好多,超过印加任何一个部落,这里一定就是大明的首都!

    可是,瓦库只在城里吃了一顿美食,便被带回船上休息。他们接着又前往旅顺口,把从杭州买来的货物,交易给辽东商贾们,继而折道前往天津登陆。

    一路抵达北京,瓦库终于笃定,他肯定是到了神明的国度!

    进京之后,没有任何停留,瓦库被召去见皇帝,还见到了礼部左侍郎王渊。在他的理解中,朱厚照就是印加,王渊则是大祭司。

    “这是会同馆,你们今后就住在此地。”朱海说道。

    瓦库大致听明白了,跟着念:“会同馆。”

    瓦库以及四位同伴,就这样住进会同馆,皇帝还安排了一个太监来服侍。

    住下两天,他们被带去鸿胪寺,学习觐见皇帝的礼仪,学习跟大臣交流的礼仪——藩国使臣直接见皇帝,已经逾礼了,但皇帝和朱海都迫不及待。

    鸿胪寺司宾署的署丞(正九品),手把手教他们各种拜礼。可惜礼仪太繁琐,种类也多得很,教来教去直接教晕了,瓦库整个人都陷入懵逼状态,他的四个属下更是云里雾里。

    与此同时,瓦库的起居之地,从会同馆转到鸿胪寺馆,一切饮食都由鸿胪寺提供。

    足足练了半个月礼仪,瓦库突然被半夜喊起来。他穿上最正式的印加祭司服装,跟着鸿胪寺官员一起上朝,进入皇城又等待许久,看到好多宽袍大袖的官员。

    那些官员排队进入一间大房子,瓦库和四位手下,却还需要继续在外等待。

    “宣塔万庭苏龙使者觐见!”

    “宣塔万庭苏龙使者觐见!”

    一声一声传过来,瓦库听到自己的国名,立即跟着接引之人往前走。

    此时已经天亮,朝臣们纷纷看来。

    只见瓦库里边穿着无袖连衣裙,裙摆勉强达到小腿处。外面穿着亚麻袍,这袍子更像绶带,但比绶带更加宽大,到腰部才渐渐变成袍子。额头还有一根抹额发带,发带中插着几根彩色羽毛。他脚上踩着一双草鞋,一双编制了精美花纹的草鞋——印加那地方常年炎热,因此衣服没袖子,便是贵族都不穿皮靴(注:大明只在重要祭祀时脱鞋,参加朝会不用脱鞋)。

    “这番邦使臣,有些似南洋之人。”

    “好歹是黑发,不似红毛鬼难看。”

    “塔万庭苏龙是哪国?没听说大明有这个藩国啊。”

    “这是探海提督太监,从极东之地寻见的小国,我大明藩国又要再添一个了。”

    “极东之地?比日本还东边吗?”

    “我听说啊,陛下前两年,派了一只船队东行,似乎是想寻求长生不老的仙丹。”

    “荒谬,这世上哪有长生不死药?此事吾定要谏一谏!”

    “……”

    朝臣们窃窃私语,嘤嘤嗡嗡如同菜市场,气得朱厚照在皇座上一声咳嗽。

    司仪官宣道:“藩国使者觐见!拜!”

    鸿胪寺司宾署丞硬着头皮跪下,现场演示叩拜礼仪,瓦库和四个手下连忙跟着照做,长稽之后用夹生汉语说:“臣塔万庭苏龙国使节瓦库,叩见大明皇帝陛下!”

    朱厚照非常高兴:“平身!”

    “谢陛下!”瓦库跟着司宾署丞站起来。

    朱厚照笑着说:“朕令探海提督朱海,驾船寻找极东之地,现如今已有所获。朱海何在?”

    “臣在!”朱海从武官末班跑出来。

    朱厚照问道:“这极东之地在何处,都给众臣说说。”

    朱海说道:“自日本向东,驾船四月可达。其地冬暖夏凉,有神木异兽,已有流金之河。此处臣称之为福山,附近土著皆茹毛饮血之辈。自福山向南,有一阿兹特克国,已为泰西葡萄牙国所灭。再向南,便是塔万庭苏龙国,此国幅员辽阔,有城池,有驰道,懂耕种。”

    朱厚照非常自豪,对杨廷和说:“杨先生以为如何?”

    杨廷和出列道:“兴师动众,泅海万里,只是多一藩国,臣以为大可不必。陛下应当勤政简朴,量入为出,国库方可充盈。”

    朱厚照笑道:“把探海提督带回的异珍都呈上来!”

    司仪官照着礼单大喊:“塔万庭苏龙国国王,进贡异种作物五十斤。此作物,礼部王侍郎命名为土豆!”

    两个皇宫侍卫,抬着一担土豆进来。由于在海上漂泊数月,许多土豆都已经发芽了。

    王渊端着笏板出列,担任讲解员:“此物名土豆,只在塔万庭苏龙国有,推种天下可利万民。”

    群臣瞬间说不出话来,若番邦进贡的是奇珍异宝,他们还能跳出来反对皇帝奢靡,但这玩意儿可是农作物啊。

    司仪官又喊:“塔万庭苏龙国国王,进贡异种作物三十斤。此作物,礼部王侍郎命名为辣椒!”

    王渊又开始解说:“此物味道辛辣,可以调味。”

    这些辣椒是风干的,并不新鲜,但能留作种子。

    司仪官又喊:“塔万庭苏龙国国王,进贡异种作物种子一斤。此作物,礼部王侍郎命名为南瓜!”

    王渊解说道:“南瓜能长到脑袋那么大,可为菜,亦可为主食。”

    司仪官再喊:“塔万庭苏龙国国王,进贡异种作物种子一斤。此作物,礼部王侍郎命名为香草!”

    王渊解说道:“香草可以为烹饪佐料,同时具备提神醒脑、杀虫驱蚊之功效。”

    一种种作物被呈上,众臣哑口无言。

    作为一个农耕文明,最看重的便是农耕,农作物再多也不嫌多。只这些新奇农作物,就值得去极东之地跑一趟,他们都不好意思再劝谏皇帝。

    司仪官继续喊:“塔万庭苏龙国国王,进贡异种牲畜一只。此牲畜,礼部王侍郎命名为羊驼!”

    王渊解说道:“本来运回来十只,雌雄皆有,半路病死得只剩这一只。”

    一只可爱的草泥马被牵进大殿,呈懵逼状态环顾众臣。

    群臣更觉稀奇,之前是植物,现在可是动物,全都盯着羊驼看个不停。

    朱厚照笑道:“众卿可以走近围观,但不可喧哗,免得吓到这畜生。”

    大部分朝臣,都比较矜持,并未走过去观看。但有几个年轻勋贵,却耐不住性子,小心翼翼接近,生怕这畜生突然发疯咬人。

    只袭爵四年的英国公张仑,见羊驼似乎没有攻击性,走到正面与其大眼瞪小眼。

    你瞅啥?

    瞅你咋地?

    你再瞅试试!

    我就瞅了。

    呵……推!

    草泥马一滩口水喷出,浇了英国公张仑满脸。

    “哈哈哈哈哈!”

    文武百官放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