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59【环球航海图】
    晋升转圈大王失败的麦哲伦,出发时一共带了五条船。

    刚刚抵达美洲,就有三位船长叛乱,全被麦哲伦设计刺杀。他们还诱骗土著,逮到两个土人关进船舱,准备带回去献给西班牙国王——只因这些土著体格高大,服装也比较奇特,完全出于抓猴子的心态。

    靠着吃皮革、锯末粉、蛇虫鼠蚁,麦哲伦船队横渡太平洋。

    来到亚洲之后,好不容易遇到有人的小岛。土著热情欢迎他们,在言语不通的情况下,主动送来粮食、水果和蔬菜。只因土著没见识,看到啥都觉得稀奇,从船上搬走一些物品,还偷走了一艘救生艇,于是就把麦哲伦给惹毛了。

    麦哲伦带人武装登陆,打死七个土著,烧毁几十间茅屋和几十条小船,杀人放火之后顺便抢粮食继续航行。

    终于来到会说爪哇语的宿雾岛,麦哲伦有个随从就是爪哇人。他在宿雾岛附近来了一次军事演习,热情表达自己的善意,强迫土著首领成为西班牙的藩属,还给首领及子民数百人洗礼信教。

    为了提高自己的威信,让这些土著藩属更衷心,麦哲伦又去插手土著间的战争。

    这货带着六十多人,划着小船便去登陆敌对岛屿,还放火烧了敌对土著的房子。那些土著愤怒异常,标枪、石子、大斧可劲儿招呼,于是转圈大王麦哲伦稀里糊涂就死了。

    至此,麦哲伦船队只剩两条船,活着的船员还不足五十人。

    之后的剧情就全乱了,历史上东爪哇还能喘气,依旧霸占着香料群岛。只剩两条船的麦哲伦船队,不敢再招惹本地霸主,靠坑蒙拐骗换取大量香料,便向南绕过爪哇岛,顺便绕过葡萄牙殖民的马六甲,直接进入了印度洋,中途还因漏水放弃了一条船。

    而今由于大明水师的崛起,东爪哇早已分崩离析。

    麦哲伦船队见没有危险,便顺着爪哇岛北海岸线进发,一头扎进大明水师的势力范围。

    于是,船队被大明水师扣下,罪名是走私香料。两艘卡拉克帆船,三十多名西班牙船员,全都被抓起来做海军仆役。

    “仲德,你相信大地是圆的吗?”王渊笑问。

    王崇回答说:“此事早有定论,物理学派人人皆知,先生今日为何发问?”

    王渊又问张慕:“你觉得呢?”

    张慕摇头:“不知道。”

    王渊拿出一大摞文件:“仲德且看。”

    王崇仔细翻阅好半天,又着重观察那些航海图,惊道:“竟有人真的往西走却来到东边!”

    这些文件,是宁搏涛随书信送来的。

    宁搏涛是王渊在杭州收的亲信,原为太湖水匪,现为大明水师副首领。他的主要责任,是为王渊监督水师,同时在南洋收集各种信息。

    麦哲伦虽然已死,但他船上却有完整的航海日志,还有他亲自制作的航海图。宁搏涛让人翻译之后,又全部誊抄一份,完整不落的给王渊送过来。

    “大地,看来确实是圆的。”王渊叹息道。

    王崇又去翻阅航海日志,就跟读神怪小说一般新奇。翻了大半,王崇感慨道:“这些泰西蛮夷,简直就是土匪强盗,一路都在烧杀抢掠。不过他们确实很有魄力,竟在海上航行两年多,船员病死饿死大半,还能撑着坐船抵达南洋。”

    王渊笑着说:“你们誊抄一份,快船快马给陛下送去,想必陛下应该会很喜欢。”

    王渊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的出现,不仅麦哲伦船队无法完成环球航行,达伽马也提前被任命为印度总督!

    因为丢失马六甲,并且丢失香料航道,葡萄牙国王勃然大怒,葡萄牙贵族也群情激奋。愤怒的原因嘛,很简单,香料因此涨价了,毕竟大明水师在新加坡要收一层税,马六甲国王在马六甲还要收税。

    达伽马被任命为新印度总督,他的兄弟担任印度舰队新指挥官,并且还带来了好几船横渡大西洋的老伙计。

    由于提前数年出发的关系,达伽马没有在途中染上痢疾,更没有一到印度就直接病死。这货正在疯狂造船铸炮,第一目标就是马六甲,想把马六甲城重新夺回来,接下来还想把大明水师从新加坡赶走。

    ……

    学生们抄航海资料去了,王渊一个人留在房里看书,其实是在谋划辽东和朵颜三卫的事情。

    左翼蒙古和右翼蒙古,同时存在两位大汗。彼此征战数年之后,居然就此停手息兵,因为谁都灭不了谁,干脆捏着鼻子默然对方的存在,并各自调头去进攻其他敌人。

    右翼蒙古往西攻打瓦剌,抢占瓦剌各部的牧场。

    左翼蒙古北击兀良哈(非朵颜三卫,但朵颜三卫也称兀良哈),兀良哈各部被迫迁徙,向西占领了和林地区(北元首都)。左翼蒙古又南侵朵颜三卫,朵颜三卫被迫反击,福余卫被打得东逃,朝后世黑龙江和吉林发展。朵颜卫、泰宁卫被打得南迁,多次请求大明出兵帮忙。

    鞑靼蒙古如此疯狂扩张,纯粹是因为天气太冷,每年冬天都损失惨重,必须靠抢夺草场、牲畜和人口来弥补。

    朱厚照想要收复大宁城,由此变得更加困难,只因大宁一带的朵颜族人迁来更多!

    “老爷,该休息了。”夏婵端来热羹。

    “嗯。”王渊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闭目养神。

    夏婵走到他身后,用手轻轻揉压太阳穴,复又揉捏和捶打他的肩膀,把咱王总督舒服得一塌糊涂。

    一番按摩,王渊神清气爽,问道:“你这手艺给谁学的?”

    夏婵笑道:“聂夫人(黄峨之母)也给黄老爷这样按,特别是黄老爷醉酒之后。”

    “泰山大人倒是好享受。”王渊笑道。

    夏婵绕了半圈,顺势坐到王渊怀里:“老爷离京数月,身边都没人伺候,可把夫人心疼坏了。人家……也很心疼,天天求着夫人,才被派来辽东服侍老爷呢。”

    从少女变成少妇,夏婵丰腴了不少,而且更懂风情了。

    王渊很快被搞得起了反应,笑道:“你这小妖精,在家里怎不来这套?”

    夏婵笑着说:“夫人在呢,奴婢可不敢。”

    身边有个丫鬟,王渊没被伺候得多好,还要反过来伺候丫鬟。这妮子远离主母,顿时就狂野起来,天天晚上跑来痴缠。

    转眼过去两个多月,牧场里的战马才怀上三十多匹,夏婵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又得再买个丫鬟来伺候她。

    王渊窝在永宁监无事可做,干脆写信把香香和绮云喊来,让两个异族美女陪自己解闷子。

    唉,堕落的生活,纯粹是闲得发慌。

    谁让辽南武官那么怂呢,王渊只是赖在永宁监不走,那些家伙就吓得不敢冒头,被民政官清田、清兵吐出无数既得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