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58【中途流产的第一次全球航行】
    永宁监。

    监城附近还剩下两千多亩草场,从朝鲜买来的二千多匹马种,如今全部集中养在这里。至于苑马寺以前养的马,全被王渊卖了,都是些歪瓜裂枣。

    一亩草场养一匹马,显然远远不够用,因为牧草经不起消耗。

    因此,需要大量投喂杂粮,还要收集干草料佐之。每隔三天,还得由养马官带人,赶着马儿去附近的山林放养。

    王渊看到这些朝鲜马种之后,不禁眉头紧皱,让人拿来尺子一量,平均肩高居然不足四尺(120厘米以下)。他忍不住问凌相:“这些马儿虽然并不羸弱,但又如何能做马种?长得也太矮了吧!”

    凌相笑道:“若由朝廷出面,在朝鲜买的马更矮,咱们是花高价民买的。”

    “为何如此?”王渊问道。

    凌相在当行太仆寺卿兼苑马寺卿之后,显然做了许多功课。他解释说:“国朝初年,高丽战马最高可达五尺(肩高150厘米以上),高丽军队中的骑兵超过五分之一,可随时动用上万骑兵作战。高丽不但扩张到鸭绿江边,其国土甚至一度越过徒门河(图门江),大有席卷辽东之势。以太祖、太宗之英明神武,又岂能忍受卧榻之侧有他人酣睡?”

    王渊立即会意:“所以,朝鲜战马,是被太祖、太宗生生压矮的?”

    凌相笑道:“只要大明稍有战事,便勒令高丽、朝鲜卖马,且只给三分之一市价。开国之初数十年,其实大明并不缺战马,一直向高丽、朝鲜买马,纯粹是想弄垮他们的骑兵。当然,大明也做出了妥协,被迫承认鸭绿江、徒门河以南是朝鲜国土。那些土地,本为元朝故土,理应被我大明继承,太祖、太宗对此深恨之!”

    大明开国之初,对高丽、朝鲜疯狂打压。不但寻找任何机会削弱对方骑兵,还进行全方位的战略物资(技术)禁运。比如制作复合弓需要牛角,而朝鲜本身不产水牛,于是大明不许向朝鲜出售水牛和牛角。又比如朝鲜请求学习冶炼技术,大明只传授朝鲜炼铜之法,偏偏朝鲜又缺乏铜矿,于是根本无法自己铸造火铳、火炮。

    能够动员上万骑兵作战的高丽、朝鲜,就这样被大明活生生玩残了。

    凌相说道:“太宗驾崩之后,朝鲜每逢索马,便一直推三阻四。实在推不掉,便只运来劣马,辩称其国内已无好马。其实吧,好马虽然没有,但不至于如此低劣。民间若去购买,只要出得起钱,还是能买到堪用战马的。朝鲜不肯卖给大明官方好马,一来害怕大明索要无度,二来也因为大明给得价钱太低。”

    王渊无奈道:“虽说如此,但我还是觉得亏了。这些马儿,打仗也可以骑,但做马种就显得差了些,可惜了那八万多两买马银子。”

    “八万多两肯定贵了,但一下子要两千多匹,暂时只能找朝鲜买,”凌相解释道,“朵颜三卫正在抵御左翼蒙古,这两年南来互市,交易的马匹越来越少。女真又不肯大量出售好马,只零星售马换取物资,也就朝鲜还算比较听话。这两千多匹马种,应该算朝鲜国内最好的马了,若不是咱们出得起高价,朝鲜估计还不想卖呢。”

    王渊左思右想,下令神骁营送来战马。

    袁达麾下的四百多骑兵,皆出自京城三千营,所骑全是优中选优的好马,平均肩高超过四尺四寸(136厘米以上)——虽然不算很高,但数据已经达标了。

    如果按照中国现代骑兵标准,肩高1.33米的战马最好,体型小不易被子弹打中,也不会过多影响奔跑速度和跨越能力。但古代的上等战马,其实应该在140厘米以上,高大威猛便意味着作战力强。

    先秦时代出土的战马,平均肩高在138厘米左右,汉代还禁止135厘米以上的马匹出口。

    可惜大明中期实在不行,便是中央精锐骑兵,朱厚照到处搜罗战马,平均肩高也只有136厘米。只有豹房重骑例外,那支部队虽然数量不多,但全是高头大马,死上一匹都很难补充。

    从朝鲜买来的马种,肩高居然不足120厘米。倒是可以骑着去打仗,但战斗力堪忧啊,腿儿短也跑不过蒙古骑兵。

    在王渊的指示下,袁达那四百多匹好马,甚至包括王渊的战马,全都送到苑马寺牧场,跟那些从朝鲜买来的马进行配种。

    随即,王渊又写信给朱英,让这太监从印度买马。不管是印度马,还是阿拉伯马,价钱再高都能接受,先买两百匹过来育种再说。

    朝鲜以前也不产好马的,全靠蒙古人弄来大宛马。只几十年时间,就让朝鲜战马的平均肩高,迅速超过130厘米,佼佼者甚至超过150厘米。

    在高丽王朝末年、朝鲜王朝初年,一个农耕国家拥有上万骑兵,而且骑的全是优质战马,想想就知道有多么可怕。若非紧挨着大明,朝鲜肯定能大杀四方,随便丢哪块地界都是小霸王般的存在。

    如果没有大明连续数十年的打压,朝鲜很可能占领大半个辽东,哪还有后来的女真什么事儿?

    建州女真,当年被朝鲜暴打过无数次,经常哭喊着请求大明爸爸帮忙。

    聊完养马的事情,王渊又问:“金州还算老实吧?”

    凌相笑道:“老实,也不老实。”

    “那就够了。”王渊比较满意。

    老实,是说金州武官,不敢抵抗朝廷政策。不老实,是说金州武官,各种阳奉阴违阻挠朝廷设民政官。

    在辽南三卫收回民政权,盖州卫在袁达统治下,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复州卫刚被王渊镇压,那些军官只求活命,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只有金州卫,人口最多、经济最富,清查屯田和人口都非常困难。

    王渊还赖在辽南不走,就是为了镇住金州卫。他一旦离开,不说地方敢玩兵变,但想在金州卫打开局面也艰难,那些武官有太多手段阻挠文官做事。

    又过了半个月,王渊也没啥事情做,整日在牧场骑马,偶尔跑去山中打猎。顺便再给跟来辽东的学生出题,让他们练习一下八股文。王渊虽然不是大儒,却也做过科举考官,知道乡试、会试的阅卷官喜欢什么风格。

    五月底,夏婵来到辽东。

    除了把王家的好马送来配种,还带来了几十封书信。

    其中,南洋来的书信很有意思,说是他们遇到一支奇怪的船队。那明明是泰西船队,却从东方驶来,船队首领已被土人杀死,幸存的船员也大多得了怪病。

    那个倒霉催的已死首领,名叫“斐南多·麦嘎恁”。

    王渊瞪着书信看了半天,终于猜到大明皇家海军,在南洋遇到了麦哲伦的船队,并且见证了即将完成的人类第一次环球航行。

    嗯,估计环球航行完不成了,因为那支船队被强行扣押,连船带人全都做了大明水师的俘虏……这是去年冬天的事儿。

    谁让麦哲伦船队,不去市舶司办理海引文书呢,没有大明的贸易许可证,不得通过马六甲海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