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53【读书人也很猛】
    城门大开,万人涌出。

    这个“涌”字并非形容词,而是此刻的真实写照。毫无纪律,推推搡搡,在门洞堵成一团,后面的出不来,前面的回不去。

    只需五十精骑发起冲锋,就能造成叛军大溃败,因为永宁监城没有护城河。

    王渊没有立即进攻,而是等着叛军全部出城,免得把那些后面的又吓回去了。

    四百多骑兵早已列阵完毕,但刚刚整编的千余新兵,还在军官的呵斥下出营。那乱糟糟的模样,比叛军好不了多少,一看就是没打过仗的乌合之众。

    蒯老三手里提着把刀,至于火铳则没带来,因为他们现在还不会放铳。

    “三哥,对面人好多啊。”身边的周昌一脸恐惧,列队时双腿都在不停打颤。

    蒯老三同样浑身发软,吞咽口水说:“不怕,不怕,王总督厉害得很。”

    “不准交头接耳,违令者斩!”

    正千户吕德胜厉声大喝,他也属于精骑的一员,此刻却得留下来统领这些杂兵。

    被流放辽东的秀才谢旺,虽然也有些恐惧,但更多的却是兴奋。他听过王二郎百战百胜的传说,并不把眼前的叛军当回事儿,只想着能趁机捞取战功,今后做一个马上封侯的好男儿。

    等待好半天,叛军终于全部出城。

    但只有高杭统率的中军,稍微还有点样子,而且人数不超过两千。剩下的一万多叛军,那阵列简直不堪入目,还不如中学生做广播体操时队形整齐。

    王渊收起千里镜,没有丝毫冲锋欲望,对袁达说:“这仗你来打,我看着就可以了。”

    袁达嘀咕道:“我也不想打。”

    王渊笑着说:“那你自己挑人。”

    袁达又对身边的一员将领说:“老李,你去。”

    “得令!”李宗敬抽刀奔出,大喊道,“三千营……不对,神骁营出阵。弟兄们,这是神骁营第一次打仗,都提起点精神,别给老子睡着了。”

    “哈哈哈哈!”

    四百多骑兵放声大笑,完全不把眼前这一万多叛军放在眼里。

    他们的笑声,他后排新兵惊讶莫名,同时又平添必胜之信心,至少蒯老三、周昌等人没再恐惧发抖了。

    数年前,李宗敬还只是百户,跟着王渊南征北战,现在已官至盖州卫指挥佥事。打过吐鲁番的满速儿,打过鞑靼的蒙古小王子,眼前这些乱糟糟的叛军,在他眼中就是一群待宰的土鸡瓦狗。

    李宗敬回头问道:“袁指挥,要不等叛军把阵型列得再整齐一些?”

    “滚!”袁达笑骂。

    “哈哈哈哈。”

    众骑兵们又是一阵哄笑。

    突然,笑声消失,因为李宗敬已经举起马刀。

    只见四百多精骑慢吞吞前进,不疾不徐,沉稳肃穆,甚至在进军过程中还能保持整齐。

    对付叛军,不需要火铳。

    离叛军前哨还有百余步,李宗敬突然开始加速,距离六十步时再次加速。马蹄声轰隆隆响起,虽只有四百多人,却冲出上万大军的气势。

    相距还有四五十步,叛军前哨已然慌乱起来。相距二三十步,叛军前哨突然崩溃,一个个扔下武器胡乱逃跑。

    “稳住,不许退,不许退!”高杭惊慌大喊。

    无人听令,因为叛军没有指挥系统,高杭吓得的任何命令,在交战之时都无法准确传达下去。那些前哨叛军和军官,甚至看不懂旗令,根本不知道主将到底在说啥。

    李宗敬身后的军官,手举令其一挥,骑兵集体放缓马速。距离敌阵还有十余步时,四百多精骑突然变向,斜向冲击叛军的左哨。

    由于前哨崩溃,左哨也被溃兵搅乱,现在又遭遇骑兵冲锋,顿时跟着溃散起来。

    直至此刻,两军都还没正式接触。但伤亡已经产生,都是叛军溃逃时,自行踩踏造成的。

    而且,叛军没有放置任何物品,作为抵御骑兵的拒马设施。

    李宗敬在冲溃对方前哨和左哨之后,绕了一个弯子,直冲叛军的中军本阵。

    “高大哥,快跑!”叛军副统领张禄撒丫子开溜,临阵脱逃前还不忘提醒,这种做法也算有情有义了。

    高杭又惊又怒:“跑个屁,还没开打呢,都给老子回去顶住!”

    张禄哭声说:“咋还没开打?已经打完了!”

    其实,不用李宗敬去冲叛军本阵,因为叛军本阵,已经被溃兵冲得七零八落。连锁反应很快发生,距离李宗敬最远的叛军右哨,也莫名其妙跟着自动崩溃。

    一瞬间,上万叛军全部溃散。

    而四百多精骑,冲锋到现在,都还没有出过一刀、没放过一箭。

    高杭被亲随簇拥着逃进城中,立即下令关闭城门,将大概八九千叛军给堵在城外。

    负责统率新兵吕德胜,一脸平静说:“这种烂仗,打起来忒没意思。都跟老子去捉俘虏,记住不要滥杀,投降的一律放过,王侍郎还要留着他们种地放牧呢。”

    之前还怕得要死的新兵,此时此刻斗志昂扬,哇哇大叫着提刀往前冲。

    秀才谢旺也是热血沸腾,刚才的战斗过程,刷新了他对军事的认知。也总算有些理解,历史上那些以少胜多的战例,到底是怎么给打出来的。

    望海屯只有十个正兵,谢旺属于多出的第十一个,央求着百户谢让带他过来。他虽然热血上涌,却还保持着理智,见身边友军乱七八糟,立即喊道:“望海屯的兄弟不要乱跑,都跟着我别走散了!”

    本来有些茫然,只知道胡乱冲锋的新兵,渐渐有人朝着谢旺靠拢。

    片刻之后,叛军溃得一塌糊涂,新兵追得一塌糊涂。只有谢旺这支小队,还稍微保持着组织性,而且他身边越聚越多,其他屯的新兵也下意识靠过来。

    眼见有三十多人跟着自己,谢旺突然又停下来,在战场上分配任务:“五人一组抓俘虏,一人指挥,两人抓捕,两人捆绳。分出一组和单出的兄弟,负责看押俘虏。你你你你……还有你,你们是组长……一组往东边追,二组往北边追……”

    王渊举着千里镜,正好看到谢旺的举动。

    不想看到都难,千余新兵全跑散了,只有谢旺那里比较有秩序。

    王渊笑着对袁达说:“此人有点意思,若能悉心培养,足可为大将。”

    袁达也在观察情况,说道:“回去就把他弄来,调到身边给我做亲兵。”

    ……

    城中。

    苑马寺府邸,一处偏房内。

    一个叛军慌忙跑进房中,傻乎乎看着凌相不说话。

    凌相笑道:“败了吧?”

    叛军点头:“败了。”

    “蠢货,还不放快我出去!”凌相呵斥道。

    叛军犹豫不决。

    凌相说道:“早跟你讲了,高杭必败无疑,他便有十万大军,也肯定被王二郎打败。你想不想活命?”

    叛军猛地跪下:“凌大人救命!”

    凌相震袖道:“若想活命,就乖乖听话,本官自然能保你不死。”

    叛军立即把房门打开,门外还有几个负责看押的,纷纷问道:“杨二哥,怎么弄?”

    “听凌大人的。”那叛军说。

    凌相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朝廷也不会赶尽杀绝。高杭、张禄作乱,你们都是被蛊惑的,只要此刻拨乱反正,本官以性命担保,肯定能放你们一条生路。想要活命的,都跟我走!”

    被软禁了一个月的苑马寺卿,之前犹如窝囊废,此刻突然露出獠牙。他带着看押自己的叛军士卒,沿途大喊高杭已败,让想活命的都跟自己走,不片刻就汇聚了整整上百人。

    而且,凌相还带着这些人,直奔南城门而去,半路上跟溃兵撞个正着。

    跟着高杭逃回城中的,大概有两三千人。但进城之后也没法约束,那些溃兵四散而逃,高杭身边只有四五百人在那儿堵城门。

    “凌大人在此,降者免死!”

    “凌大人在此,降者免死!”

    凌相让人一路大喊,那些溃兵惊慌之下,竟然纷纷跪在路边投降。

    凌相又开始简单整编溃兵,带着这些投降的溃兵,直冲南城门的高杭叛军主力。

    双方对峙,都没动手。

    高杭破口大骂:“凌相老儿,你这挨千刀的,老子就该把你杀了。”

    凌相冷笑:“真当本官是窝囊书生?本官在江西剿匪时,你还不知道在哪儿种地呢!全都给本官听着,此番只诛首恶,其余降者可免死罪。参与作乱的军官,只要能擒杀高杭、张禄二人,得一即可免死。你们都愣着作甚,还不快快动手?”

    高杭和张禄惊疑不定,环顾四周,总觉得人人都想杀他们。

    “动手!”凌相怒喝。

    突然有一个军官暴起,此举又带动数人,很快便是上百人发难。

    高杭、张禄这两位叛军首领,连反抗都来不及,便被身边亲信分尸。有人拿着大腿,有人执着手脚,都说是自己擒杀的,哭诉着要求以功赎罪。

    凌相慢悠悠踱步走去,那些叛军纷纷退让。

    “尔等可知罪?”凌相问道。

    “大人饶命!”叛军齐刷刷跪了一地。

    凌相负手而立,微笑道:“开城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