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34【廖纪】
    张永是真动手了,谷大用见皇帝的第二天,朱英就被调往南洋提督水师。

    当初皇帝让张永提督东厂,让朱英做东厂管事太监,就是为了实现互相制衡。

    可张永实在太清楚皇帝了,他是这样建言的:“陛下,钱塘水师出兵南洋,又人人皆有锦衣卫身份。于制不合,有违法理,更遭文武官员反对。陛下若想称雄海外,则应立即改制!”

    朱厚照问:“如何改制?”

    张永陈述道:“改钱塘水师,为锦衣海卫。改浙江备倭总兵满正,为锦衣海卫都指挥使,管锦衣海卫事。再派內官提督水师,职务为掌锦衣海卫事。如此,钱塘水师就是真正的锦衣卫,不与兵部、都司牵连,陛下可随心意行事。”

    朱厚照笑道:“妙哉!你说该派谁提督水师?”

    张永也不明说,反问道:“陛下认为太监当中最会打仗的是谁?”

    朱厚照仔细思索道:“东厂管事朱英,曾随二郎数次出征,颇得二郎用兵之精髓。”

    张永附和道:“朱管事确实熟知兵事,且为陛下义子,更方便陛下控制水师。”

    “那便是他了。”朱厚照立即拍板。

    张永奉承道:“此乃陛下之三宝太监矣!”

    朱厚照哈哈大笑,被舔得非常高兴。

    就这么一番话,让皇帝放弃制衡之策。张永成功排挤掉朱英,轻松无比的完全掌控东厂,钱塘水师也变相成为大明皇家海军。

    朱英整个人都懵掉了,弄死张永的心都有。

    张永虽然提督东厂,可东厂具体事务,仍旧是朱英在负责。他不需要抵抗张永命令,阳奉阴违即可,东厂实际在朱英的控制之下。

    堂堂的东厂话事人,就这样被扔去蛮夷之地,跟发配边疆有什么两样?

    朱英心有不甘,悄悄找到王渊:“王侍郎,能否帮忙说句话,咱真不想去那劳什子南洋啊。”

    王渊笑问:“你可信我?”

    “自是信的,跟着王侍郎从不吃亏。”朱英拍马屁道。

    王渊说道:“东厂管事有什么好?上边还有个张永管着,做事根本洒脱不起来。南洋就不一样了,万里海疆,任君驰骋,便是异国君王,也要看你的脸色。海外有无数沃土,皆可占其为私田,海外有无数金银,皆可取而用之。”

    朱英苦着脸说:“可毕竟地处番邦蛮夷之地。琼岛已经够南边了,都用来流放犯人,南洋比琼岛更南面,我这跟流放万里有何区别?”

    王渊安慰道:“富庶与蛮荒,不能以南北而论之。北方边境,以苦寒著称;南方琼岛,又以蛮荒闻名。这是把大明视作中心而论,但钦天监早已有定论,大地乃一圆球,中国并非世界之中心。南洋许多地方,可是富得流油。再往西至天竺,那里的土地,比大明更加肥沃,都不用精耕细作就能收获粮食。”

    别的地方,朱英或许不认同,但天竺是佛教发源地,中国人还是觉得挺牛逼的。

    王渊又说道:“朱兄,你去提督锦衣海卫,可在南洋挣下良田万亩、金银数以百万计,还不会遭到文官弹劾。张永已经快七十岁了,还能活得了几年?朱兄还未满四十岁,正是建功立业之壮年。陛下又极为重视南洋之事,等朱兄在海外立下大功,便可趁机调回中枢。到时候张永已经死了,朱兄的银子和良田也有了,还能继续高升,何乐而不为?”

    朱英有些意动:“南洋真那么多金银?”

    “只多不少,”王渊告诫道,“但有一点需要提醒朱兄。”

    朱英拱手道:“王侍郎请讲。”

    王渊正色道:“在南洋捞钱可以,却要用对方式方法。不得克扣水师粮饷,不得盘剥海外汉民,要银子要土地,都可向异族伸手。满正本为三岛提督,朱兄此去提督水师,满正定然心里不乐意。你不要跟他起冲突,跟他好好合作,自然能获利无数。满正的副手宁搏涛,是我的心腹爱将,有什么事情就跟他商量。”

    “一定照办。”朱英真不敢乱来,海外那破地方,被人坑死了都没处喊冤。

    转眼便开春了,但天气还是很冷,元宵节居然都在下雪。

    朱英心不甘情不愿,但又带着些许期待,启程前往南洋提督大明皇家海军。

    而内外朝堂,依旧风云诡谲。

    首先是吏部尚书陆完,天官啊,不但自己下大狱,连九十老母都被抓了。这货得罪的官员太多,没人给他求情,妻女打入教坊司,他和儿子一起被流放,家产全部抄没充公。

    也因为此事,满朝文武都领教到杨廷和的狠辣,竟把陆完的九十老母都收押,关进去没几天便病死在狱中。

    朱元璋虽然执法严酷,但《大明律》沿袭了中国法律传统,即对老幼废疾有宽宥规定——

    七十岁以上、十五岁以下,以及残疾之人,除了犯有滔天大罪,流放罪以下的都可以收赎(用钱赎罪)。

    八十岁以上、十岁以下,以及严重残疾之人,便是犯有死罪,都必须上报中央,由皇帝决定死活。盗窃或伤人,可以收赎。其余较轻罪行,一律不追究刑事责任,只需承担民事赔偿。

    九十岁以上、七岁以下,便是犯了死罪,都不能真的处死!

    按照《大明律》的相关规定,陆完家中那位九十老母,完全可以不执行抓捕的。但杨廷和就是让人抓了,明知对方一把年纪,还是抓进大牢任其自生自灭。

    这个举动挺让人寒心,陆完确实该死,但你杨廷和是不是也做得太过分了?

    梁储更是吓得浑身冰冷,他跟陆完一样,都趁杨廷和丁忧而背叛。唯一的区别,陆完是背叛恩主,梁储是背叛盟友,后者之做法稀松平常。但是,杨廷和肯定会报仇的,不管谁怎样背叛他!

    见识到陆完的下场,梁储跳反得更加坚定,死活不愿继续跟杨廷和混下去。

    工部尚书李鐩,被锦衣卫释放。但弹劾他的奏章很多,李鐩只能主动辞职,但皇帝没有同意,继续留下来执掌工部。

    工部左侍郎刘永,被贬为宝德知州。那地方不但很穷,而且挨着边境,说不定哪天就遇到蒙古大军。

    兵部尚书王琼,天天被弹劾,但被内阁死保。这家伙也主动辞职,同样被皇帝留下,并且朱厚照还要死保他。但即便深受皇帝器重,他今后也别想进内阁了,换个皇帝都不可能,因为沾染的污点太大。

    锦衣卫指挥薛玺、陈善,因与江彬有交,皆被下狱论处,这是李三郎的动作。

    司礼监少监萧敬、御用监太监李英,全被罚去守陵,这是张永在彻底清除江彬余党。

    应天府尹、广东右布政使、云南右布政使、浙江右布政使、山西按察使、福建按察使、吏部各司郎中……因为牵连陆完,被撸掉一大堆,这还只是地方变动。

    接下来,朝堂争斗的重点,便是吏部尚书的继任人选。

    而处在旋涡中心的,是吏部左侍郎廖纪。

    杨一清力推廖纪担任吏部尚书,杨廷和却说廖纪是陆完余党。

    杨一清心里直骂娘:“屁的陆完余党,廖纪明明是老子的人,好不容易扛住陆完的排挤,现在又要应付你这老贼的打击!”

    杨廷和也颇为头疼,因为廖纪犹如茅坑里的石头,简直是又臭又硬。

    陆完当吏部尚书的时候,无数次找廖纪的麻烦,但根本抓不住廖纪的把柄。这是一位真正的清官,后世与邱俊、海瑞并称为“南海三星”,是天下皆知的超级大清官。

    这样的人如何弄倒?

    杨廷和想要对廖纪动手,刚唆使言官进行弹劾,清流内部就开始表达不满了,愈发抵触杨廷和这种不择手段的行为。

    历史上,杨廷和即便弄翻一大堆官员,也对廖纪束手无策。只能把廖纪扔去南京,而且还得升官给尚书职务,没过多久又被嘉靖给召回来。

    更难得的是,廖纪一向对事不对人。

    嘉靖让廖纪推荐官员,他推荐出的人选,大部分属于干才,且不论派系出身。既有杨一清的人,也有王琼的人,甚至有杨廷和、梁储的人,还推荐王阳明复出,只不过嘉靖不答应而已。

    此时此刻,廖纪接任吏部尚书的呼声很高。而杨廷和非常无奈的发现,面对真正的清官,他完全找不到攻击弱点。

    廖纪以前出任过许多肥缺,杨廷和派人去翻旧账,结果居然毫无所获,反而更加坐实廖纪的清官身份。这位老兄,在每一任职务上,竟都留下赫赫清名。

    世上怎有这样的官员?

    杨廷和越查越心虚,那是心中有私者,面对无私者天然的畏惧。

    清官,是真的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