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33【谷大用】
    陆完当然清楚自身处境,在得知江彬被抓的当天,便火速前往城西拜见王渊。

    这货晓得自己孤家寡人,因为背叛恩主、勾结边将,早已被满朝文官恨得要死。于是,他在依附江彬的同时,又刻意结交王渊、钱宁、张永等近臣。便是教坊司一把手臧贤,他堂堂吏部尚书,都腆着脸跑去送银子。

    可是,钱宁已死,臧贤完蛋,江彬下狱,张永又不待见他,陆完只能跑来找王渊求救。

    毕竟开海之事,陆完极度配合王渊。浙江官员的任免,王渊说啥就是啥,陆完从没讲过半个“不”字。

    第一天去,王渊不在家,被皇帝留豹房了。

    第二天去,王渊偶感风寒,卧病在床不便见客。

    第三天去,王渊病情加重,门子让陆完改日再来。

    第四天……没有第四天,陆完被抓了,罪名是勾结逆党、意图谋反,并且还有暗通宁王的嫌疑。

    王渊正在家里养病,突然家仆来报:“老爷,御马监谷大用遣人求见。”

    “请他进来。”王渊瞬间病愈。

    杨廷和想要弄死王琼、陆完,张永也想弄死谷大用。

    司礼监和御马监,天生就是冤家死对头。最直观的便是东厂和西厂,司礼监提督东厂,御马监提督西厂,能不打起来吗?

    终明一朝,西厂只有两位提督,一个是西厂创办者汪直,另一个便是现在的谷大用。

    刘瑾弄权之时,同时提督东厂和西厂。结果东西两厂互相拆台,屁事儿都办不成,气得刘瑾自己弄了个内厂。

    刘瑾倒台之后,内厂和西厂同时被裁撤。

    西厂虽然没有了,但御马监和司礼监的斗争还在。司礼监相当于内朝的内阁,御马监相当于内朝的兵部,内阁杨廷和跟兵部王琼的斗争,直接反映到司礼监和御马监。

    谷大用代表御马监,江彬代表五军都督府,王琼代表兵部,这是大明的三大军事机构。朱厚照喜欢打仗,三方自然联合起来,互相之间肯定有勾结。

    江彬已经完蛋,杨廷和要收拾兵部,张永自然要收拾御马监。

    “王侍郎,请救俺爹爹一命!”一个小太监扑上来就跪着喊救命。

    王渊说:“起来吧。谷大监如今处境怎样?”

    小太监回答说:“爹爹住在中军营(豹房六营之一),不敢外出一步,也没法面见陛下。”

    王渊笑道:“我正好有兵事面奏陛下,且与谷大监一起面圣。”

    “多谢王侍郎救命之恩。”小太监连忙磕头。他是谷大用的干儿子,义父若是论罪,这小太监也会下场很惨。

    王渊直奔中军营,谷大用感动莫名。

    泪眼滂沱的握住王渊双手,谷大用哭声道:“王侍郎,啥都不说了,这雪中送炭之恩,我谷四一辈子都记得。今后但有差遣,便是赴汤蹈火,咱都绝不皱一下眉头!”

    “谷大监言重了,且去面圣参议军事吧。”王渊笑道。

    太监赌咒发誓说的话,王渊只当耳旁风,谁相信谁就是傻子。

    但谷大用必须保住,否则张永一家独大,说不定就是另一个刘瑾。而且张永跟杨廷和有勾结,一旦张永独霸内监,杨廷和简直可以飞起来。

    由于江彬得势,谷大用这几年存在感很低,毕竟皇帝都找江彬商议军务,御马监太监反而成了摆设。张永已经获得秉笔大权,弄死谷大用太简单,即便保住谷大用,今后也难以跟张永抗衡,必须加重谷大用在皇帝心中的影响力才行。

    谷大用说道:“请王侍郎教导一二,如何跟陛下参议军事。”

    王渊塞给谷大用几张纸,又嘀咕几句,如此如此。

    谷大用瞬间明白,连连拱手作揖:“大恩不言谢,日后必有回报!”

    王渊带着谷大用直入豹房,却被值班太监拦住:“陛下龙体欠安,不想见任何人。”

    王渊冷笑:“张督公也太着急了吧,这就忙着阻隔中外了?”

    值班太监沉默以对,显然默认了自己是张永的心腹。

    “很好。”王渊笑得更灿烂。

    太监可以阻拦王渊见皇帝,却无法阻止王渊在豹房行走,因为王渊腰上挂着御赐豹牌。

    当即,王渊带领谷大用,站在从南苑书房回寝宫的必经之路。

    天上下起小雪,两人静立于道旁,不多时便衣衫尽湿。

    已有太监跑去通传消息,张永得知以后,愤恨道:“这王若虚,是铁了心要跟咱家做对!放他去见陛下吧,阻隔得了一时,也挡不住陛下一辈子不见他。”

    有王渊力保,谷大用肯定无法除掉,张永对此非常清楚。

    但这股怨气必须发泄出来,张永已经想到了主意。那就是把东厂管事太监朱英,扔去南洋提督水师,此乃皇帝南巡杭州时的戏言,现在张永完全有能力兑现。

    朱英跟王渊私交甚深,就是靠跟着王渊打仗,才一步步爬起来的。

    只要把朱英排挤走,张永既可以完全掌控东厂,又能剪除王渊的羽翼,还能发泄心头怨气,简直一石数鸟之计。

    只不过嘛,此举正中王渊下怀。

    王渊还愁着钱塘水师飘太远,朝廷没法进行控制呢。现在有个关系好的太监过去做提督,王渊便可随时获知南洋的具体消息,应该感谢助人为乐的张永才对。

    王渊与谷大用二人,在道旁侯立一个时辰,终于有太监带他们去见皇帝。

    朱厚照笑着招手:“二郎快过来,朕又学了几句泰西话,还知泰西有个大贤叫来拿度大温词。此人的学问,跟二郎的物理学颇多相似之处。”

    “来拿度大温词?”王渊被整迷糊了。

    意大利传教士卡米洛,目前在钦天监担任漏刻博士,即大明皇家钟表管理员。他解释说:“来拿度·大温词,是泰西鼎鼎大名的画家。他是米兰宫廷画师,博学多才,各种学科无不精通。”

    王渊还是没听明白,问道:“他有什么名画?”

    卡米洛说道:“他最出名的,便是创作于米兰圣玛利亚感恩教堂的壁画。嗯,壁画的名字嘛,可以翻译为《最后的晚餐》。”

    我操,达芬奇?

    神他娘的“来拿度·大温词”!

    卡米洛和王渊都不知道,就在去年夏天,达芬奇溘然长逝,一代先贤魂归天国。

    朱厚照笑着聊了一阵,才突然发现谷大用,笑道:“大用也来啦?”

    谷大用很想哭,他当初多受宠啊,位列“八虎”之一。朱厚照重建西厂之时,还任命谷大用做西厂督公,之后更是一直执掌御马监。

    可曾经的西厂督公,堂堂御马监太监,居然已有两三年没见过皇帝。

    只因御马监掌管军事,而遇到军事问题,朱厚照只跟江彬商量,谷大用彻底沦为江彬的马仔。

    “老奴见过万岁爷!”谷大用哭着磕头,连万岁爷都叫出来了。

    朱厚照说:“起来吧。”

    王渊没有状告张永阻隔中外,这种话说出来毫无用处,反而会让皇帝心里膈应。只有等张永失宠时,再把今日之事说出,才能算作有效攻击。

    王渊正色道:“陛下前几日令臣抚军,轮值操练的敢勇营,竟在豹房校场散漫游玩。有玩骰子的,有踢蹴鞠的,甚至还有喝酒的,臣当场便斩杀几个饮酒士卒,接着点兵又查出十多人未至。豹房亲军,竟糜烂至斯,今后如何跟随陛下打仗?”

    “竟有此事?”朱厚照愤怒大骂,“江彬果然该死!”

    谷大用趴在地上,哭诉道:“陛下,御马监统领的中军营,也被江彬这逆贼带坏了。军中风气日下,臣早就想禀明陛下,可江彬从中作梗,不让臣来跟陛下言说。豹房新军乃陛下之心血,臣不忍见其糜烂,因此多方寻访治兵之人,又请教了王侍郎,终于写出一份《练兵简制》。”

    随侍太监,把《练兵简制》呈交给皇帝。

    朱厚照大略读完,赞许道:“你有心了。新军六营,今后便由你来提督操练,但练军与管军需分开,管军之权交给后军都督府。”

    “谢陛下!”谷大用狂喜。他不但不会倒台,还得到新军六营的练兵权,重新走上人生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