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11【司农寺的设想】
    大明战舰修补三个月,终于全部恢复战力,顺便把鸟船换成了复合帆——主桅杆为横帆,其余两桅为三角帆。

    非但如此,宝船的舰载火炮,也提升为一百门!

    一艘宝船、两艘鸟船,以及缴来的十三艘葡萄牙海船,装着货物前往马六甲贸易,这是中国船队第一次远距离侧逆风航行。

    满正需要先去一趟广州,寻访即将丁忧期满的湛若水。

    湛若水是王阳明的至交好友,白沙心学的二代传人、甘泉心学的创始人。王渊的心学思想,更偏向于甘泉心学,反而跟阳明心学越走越远。

    朱厚照让王渊推荐外交官,王渊便推荐了湛若水。不管于公于私,都非常合适,湛若水以前还出使过安南。

    于是,湛若水兼礼部员外郎,代表大明前往马六甲交涉。

    转眼已到七月初,学田里的玉米开始抽穗,王渊再次前往视察情况。

    新作物试种负责人,正是王渊在山东收的学生刑泰。这厮到处贴大字报污蔑王渊,被袁达蹲守好几天抓住,最后稀里糊涂变成物理门徒,带着整个家族支持王渊在临清治水。

    刑泰实在不是考科举的料,几年下来屡试不第,依旧还是一个酸秀才。他搞物理也不咋样,数学那是一塌糊涂,干脆跟着王渊到处跑,只等哪天求个斜封官当当。

    这次葡萄牙人带来新作物,刑泰见王渊非常重视,于是他主动请缨负责试种。

    地方士绅家的公子哥,连锄头都没碰过,居然想搞农业试验?

    刑泰指着试验田介绍道:“先生,根据多批次、多类型种植比对,我们现在已经有所收获。”

    “详细讲来。”王渊说。

    刑泰说道:“玉米生长,第一阶段我称为‘育种期’。第二阶段我称为‘三叶期’,因为那时只有三片叶子。玉米在‘三叶期’阶段,必须进行施肥浇灌,就像婴儿离开母乳,照顾必须更加精细才行。‘三叶期’施肥不足的两分地,那片玉米普遍长势不好,玉米杆又瘦又矮,而且叶子也偶有枯黄。”

    “不错,有心了。”王渊点头赞许。

    刑泰又说:“‘三叶期’之后的阶段,我称之为‘拔节期’,就像竹子拔节一样,高度增加得非常快速。这个时候,刚好跟‘三叶期’相反,玉米能够抗旱,但怕水太多。今年雨水一般,‘拔节期’不怎么浇水的玉米,反而长势最好;‘拔节期’浇水最多的玉米,直接被涝死了两垄。”

    王渊特别满意,夸奖道:“你做得很好。”

    刑泰谦虚说:“弟子并不懂农事,只是把物理方法,用在了作物试种上。”

    王渊再问:“套种问题呢?”

    刑泰讲述道:“套种暂时还看不出问题。现在,我们有玉米、花生、红薯清种田,也有两两套种、三样套种田。目前只发现一个问题,套种之后的田地,必须进行追肥,否则肥力不够就长势不好。”

    这个问题并不大,因为即便在后世,除非大面积机械化种植,否则玉米也是农家肥为主、化肥为辅,玉米对化肥的需求并不太强。

    刑泰又说:“因为涉及到土地肥力,学生翻阅了大量农书。《齐民要术》便有记载,可用轮种恢复地力,若套种消耗地力太甚,学生打算实验用其他作物轮种。”

    王渊自然又是一番勉励。

    王渊也是个半桶水,他给出的玉米植株间距,其实还可以稍微密一些。

    刑泰如果继续观察实验,就会惊奇的发现,套种有大豆的玉米,产量甚至比清种更高,而且玉米棒子更饱满、玉米粒长得更大颗。

    其中涉及到光合作用,玉米、大豆同时种植,可提高太阳辐射能利用率15%到20%。

    两种作物种在同一块田,高矮差形成通风走廊,能增加二氧化碳的供应。光线射到玉米植株的下部,大豆也能形成阳光散射,这种散射光正好是作物需要的,光照质量比不进行散射更好。

    因此套种之后,玉米将明显增产,但大豆会略微减产。

    此类套种技术,曾在新中国的丘陵、山区非常流行。后来渐渐不搞套种了,是因为精细化程度太高,伺候一亩地所费精力,相当于单独种植好几亩地。如此累死累活,还不如进厂打几个月工,赚到的钱可以买更多玉米和大豆。

    至于垄植玉米,那是为了防涝,雨水太多会把玉米涝死!

    而且王渊不知道,花生也可以拿来套种。再加上红薯、玉米和大豆,这几样交叉间作套种,能够起到轮种的作用,可以自然恢复土地肥力。

    反正一切都在摸索当中,刑泰考科举不行,搞物理也不行,但玩种植似乎还真有前途。

    一个没摸过锄头的农学家,正在大明土地上悄然诞生。

    再来讲一讲育种问题,印第安人种植玉米几千年,你当人家不会育种的吗?西班牙弄来的玉米种子,已经被印第安人培育了三千年,人家就是靠那玩意儿吃饭建国的!

    现代良种玉米,主要是增加抗病虫害、抗涝抗旱、一株多实等功能。

    王渊绕着试验田走了一圈,有些玉米长势喜人,有些玉米枯黄萎靡,那是用不同方法种植的。

    王渊对刑泰说:“只要你用三五年的时间,把这些作物给研究透彻了,我就请求陛下复设司农寺,至少给你一个司农寺丞的斜封官!”

    “司农寺?”刑泰有些懵逼。

    王渊解释道:“大明开国之初,有司农寺存在,位阶与大理寺、太常寺、鸿胪寺相同,司农寺卿又被称为大司农。懂了吗?至少给你一个寺正。”

    “多谢老师!”刑泰当然懂了,喜得无以复加,寺丞可是正五品!

    精简部门或许反对者众多,但增加部门却没啥阻力,而且还是恢复农业发展机构,那就更符合士大夫们的胃口。

    把几种新作物以及它们的套种方式,快速在全国范围推广,特设新部门是最方便有效的。借口随便可以找,恢复大明祖制便为理由,司农寺本来就是朱元璋设置的。

    不过户部可能会反对,因为司农寺裁撤之后,大部分职权都移交户部和地方布政司。地方左右参政和各级主官,便承担了司农寺的工作,但他们仅仅流于劝农劝桑的表面形式。

    王渊也懒得抢班夺权,重设司农寺之后,主要起到倡导串联作用,派出京官与地方官合作发展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