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10【首战告捷与日本铜之战】
    “船长,快突围!”副官大喊。

    西蒙郁闷道:“跑不了,就算突围成功,也会被中国战船追上。”

    葡萄牙船队属于返航,不管是战船,还是武装商船,全都装满了货物。他们贪心得很,便是西蒙的船长室,也放着几捆丝织品,那是西蒙携带的私货。

    就算操帆技术更娴熟,就算海战经验更丰富,可满载货物的葡萄牙船队,灵活性与速度都大大降低。

    火者亚三突然跑出来,嘀咕道:“大人,投降吧。”

    “啪!”

    西蒙一耳光扇过去,把火者亚三扇得原地转圈,他愤怒道:“伟大的葡萄牙舰队,是不会向敌人投降的!除非……”西蒙看着那艘巨无霸宝船,口干舌燥道,“除非,实在是没有任何胜算。”

    火者亚三趴伏于甲板,脸上火辣辣的,眼神阴毒无比。

    副千户戴志全,此时也已开始接舷。率先跳帮的水师官兵,被敌人一排火枪问候,当场死伤十余人,却有三十多个跳帮成功。

    戴志全使着一把单手剑,虽然没有宁搏涛那么威猛,却也舍生忘死带队冲杀。

    为啥满正、戴志全、宁搏涛等人,都一下子变得骁勇起来?

    因为此战是皇帝亲自下令啊,打输了肯定没好果子吃,打赢却能获得皇帝青睐!

    “儿郎们,封妻荫子,正在此时!”

    从戴志全喊出的口号,就知道他的动力来源,便是舍命也要挣一个前程。

    满正就没那么费事儿,坐镇宝船下令开炮,只知道倚仗炮威狂轰滥炸。宝船医务室连中几炮,已经被硬生生轰塌,船体也被轰出个大洞,可宝船依旧还坚挺得很。

    “轰!”

    又是一发五百斤炮命中,早已被打断主桅的葡萄牙副舰,终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没。

    西蒙已经做出最后努力,可中国宝船就是打不沉。他又不敢过去接舷,一看对方那体量,就知道船上兵力众多,接舷战纯属给敌人送菜吃。更无语的是,长达五个小时的暴风雨,早已吹乱葡萄牙编队阵型,此刻几乎是陷入乱战当中,而大明战船数量还更多!

    西蒙那个恨啊,早知道就少装点货物返航,否则也不至于逃了三天还没成功。

    “升白旗!”西蒙闭上双眼。

    《资治通鉴》有记载,曹操攻打邺城,李孚建议审配,把城中老幼放出去,让他们持白幡投降。李孚却混在投降人群中,自己悄悄逃跑了。

    白旗代表投降,满正显然看得懂。这厮对左右笑道:“前些日子,西蒙跟老子喝酒,说他船上不备白旗,因为葡萄牙舰队从不投降。都他娘吹牛的,打白旗打得比谁都利索!”

    葡萄牙船队关掉炮窗,扔下武器,朝着宝船渐渐靠拢。

    满正立即下令战船驶去,接管那些葡萄牙海船,将敌方士兵全部捆绑看押。

    此战,葡萄牙总共十六艘船,被击沉两艘,被占领两艘,剩下十二艘全都受损严重。在返回杭州的途中,又有一艘投降敌船,带着满船货物沉入大海,中国船队想救都救不了。

    至于钱塘水师这边,死亡八十余人,受伤三百多人。且至少有一半死伤,都是因为暴风雨,撞死撞伤的倒霉蛋不在少数。另有两艘战舰失去行动力,只能被友舰拖回杭州,但并无一艘沉没,水密舱技术还是很管用的。

    “是你!”

    西蒙被押到宝船上,一眼就看到满正,顿时气得牙痒痒。眼前这个中国海军指挥官,前几天还在跟他喝酒,而且一直没有暴露身份,只说自己是中国陆军将领。

    满正招来火者亚三:“你来翻译翻译,告诉他什么是惊喜。”

    火者亚三翻译道:“大人,中国指挥官说,他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西蒙还在嘴硬:“你的船多,而且船大,怎么也打不沉。而我的船队装满了货物,吃水太深跑不快,否则有无数战术将你击败!”

    火者亚三如实翻译。

    满正顿时哈哈大笑:“输了便是输了,还给自己找什么借口?”

    一个水师百户突然提醒:“总兵,我们今后也得小心。战船出海经商,最好别带太多货,否则遇到真正对手,难以发挥应有的战力。”

    “嗯,”满正点头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确实当警醒。”

    当钱塘水师,押着葡萄牙船队和士兵,回到杭州湾的时候,整个杭州城都轰动了,士绅官民纷纷跑来看热闹。

    朱厚照亲自迎接凯旋官兵,把满正、戴志全、宁搏涛激动得浑身发抖。

    “二郎,把这些红毛鬼押解进京,献俘于太庙如何?”朱厚照突然笑问。

    王渊答道:“几个番邦蛮夷,没必要兴师动众。缴获的海船和货物,分出两成给浙江三司,剩下的都归钱塘水师所有。至于那些佛郎机官兵和水手,海战经验都非常丰富,可以分开进行审讯,非葡萄牙国之人留下,招揽过来塞进大明水师。如果是葡萄牙人,就让葡萄牙总督花钱来赎。明码标价,船长多少钱,指挥多少钱,水手多少钱。”

    “哈哈哈哈!”

    朱厚照狂笑不已:“咱们君臣,不就变成绑票的吗?”

    王渊辩解说:“此乃葡萄牙国,率先在大明海域,攻击大明属国的船队。我们出兵干涉,有足够的正当理由,怎可用绑票来比喻?”

    “那行,便依二郎所言。”朱厚照心情非常愉快。

    王渊又说:“应派遣官员,乘船前往满剌加谈判交涉。勒令佛郎机船队,今后不得在大明海域动武,也不得随意攻击大明之属国。”

    “可。”朱厚照点头说。

    死里逃生的日本、琉球海商,听说大明水师把佛郎机船队全歼,也纷纷过来道贺致谢。他们献上“精美”的财货,跪在江淮会馆门外,疯狂磕头感谢大明皇帝恩德——其实,是想见皇帝一面,说不定还能捞到好处。

    王渊代表皇帝借鉴他们,一番安抚之后,直接对两国海商说:“十年之内,各国商船卖铜给大明,大明都将免征关税。”

    两国海商大喜,因为琉球群岛也有铜矿。

    至于岛津氏,其地盘也有铜矿。就算自己铜产量不够,也可以通过濑户内海,收购其他日本藩国的铜料。

    岛津氏位于九州西南部,而整个九州都铜矿遍布。因为王渊的一句话,岛津氏很快就酝酿战争,兵锋直指自己的邻居肝付氏。

    没办法,向北只能攻打相良氏,但相良氏正处于兴盛期,岛津氏根本就打不动,只有进攻肝付氏这一个选择。

    十多年前,岛津氏、肝付氏还是合作伙伴,一起结伴去攻打志布志城。打了三年,愣是没打下来,岛津氏的家主还战败自杀了,莫名其妙就把仇恨算在肝付氏头上。两家本来就矛盾日深,随时都可能爆发战争,现在大明又免征铜税,利益和仇恨叠加在一起,岛津氏跟疯了一样发动进攻。

    不仅如此,大内氏也放弃东进,选择南下攻略少贰氏和大友氏,想要占据北九州的几处铜矿。

    九州南北同时爆发战争,史称“九州岛铜之战”,罪魁祸首便是王二郎。

    王渊表示很无辜啊,我就想弄点铜料铸钱而已,鬼知道日本大名之间会直接开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