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07【宝船窘事】
    三月初八,宝船下水。

    这是一艘长六十米、宽十八米,拥有五根桅杆,排水量超过两千吨,横帆与三角帆结合的庞然大物。船载八门两千斤炮,十门千斤炮,三十二门五百斤炮,二十六架大型弩炮(专射火箭)。

    其火力之凶悍,已经丧心病狂!

    历史上,把郑芝龙的船舰也算在内,都没有哪艘大明海船比得上。郑芝龙麾下火力最强的军舰,也不过安装三十六门火炮,这条宝船一下水就是五十门。

    虽然机动性稍显不足,但对轰起来是真要命,去攻击马六甲港口,必定能够大显神威。

    “好船,好船!”

    朱厚照站在岸边拍手赞叹,下令道:“打开炮窗,把火炮都亮出来!”

    面对岸边那侧船舱,突然打开黑漆漆的炮窗,密密麻麻看得人头皮发麻。

    跟在皇帝身边的卡米洛,忍不住在胸口画十字架,内心嘀咕道:“可怜的葡萄牙,在东方遇到对手了。除非把大亨利号派来,否则怎能抵挡如此大炮巨舰?”

    卡米洛跟葡萄牙没啥关系,因为他是意大利人。

    呃……意大利处于城邦状态,卡米洛出生的故乡,正被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统治。所以,他应该是奥地利人?但他对奥地利又没有认同感,自己都不知道该认哪个为祖国。

    看到大明的超级巨舰,卡米洛不准备提醒葡萄牙。他有些看不起葡萄牙,是那种全方位的鄙视,就像看待一帮土包子。

    白人至上?

    欧洲优越?

    别扯淡了,一个连祖国都没有的人,更不要提什么种族观念。

    在卡米洛看来,大明才是上等国家。大明击败葡萄牙,称霸东方商路,属于顺理成章的事情。他根本阻止不了,也没义务阻止,他该做的正事,就是在中国传播神的福音,让这个东方伟大国度沐浴神的福音。

    为了达到这个光荣目标,卡米洛甚至可以出卖葡萄牙,以换取大明皇帝对他的信赖。

    朱厚照问:“柯卿,泰西可有能敌此舰者?”

    卡米洛,也就是柯喻道,已经被皇帝封官了,如今属于正经的大明官员——钦天监,漏刻博士,从九品,说穿了就是皇家钟表管理员。

    卡米洛拱手回答说:“陛下,泰西最大的战舰,也不足这艘宝船的三分之二大小。不过,葡萄牙的大亨利号,有火炮八十门;葡萄牙又有摄政者号,有火炮一百八十门。”

    朱厚照愣了愣,问王渊:“朕的宝船怎么只有五十门火炮?”

    王渊只能回答说:“正在铸造当中。”

    朱厚照大手一挥,下令道:“给宝船装两百门火炮,不能输给泰西蛮夷!”

    “是。”王渊拱手说。

    朱厚照笑着说:“这海上打仗,难以短兵相接,就是要炮多才行。”

    王渊连连称是,又问卡米洛:“柯博士,泰西之帆船,可有这样的横帆加三角帆制式?”

    卡米洛回答说:“有,大概二十年前,葡萄牙势力远至好望角,开始给卡拉维尔帆船增加远洋航行能力。于是,他们把两桅改为三桅,将横帆与三角帆结合,以提高逆风航行速度。其实,泰西的卡拉克帆船,以前也是用横帆的。区别在于,中国海船用硬帆,卡拉克帆船用软帆。”

    王渊笑道:“这艘宝船也改用软帆。”

    软帆有致命缺陷,无法利用八面风,且升降帆操作特别复杂。

    但硬帆实在太重了,如果这艘宝船用硬帆,升帆至少要上百水手,大型宝船的升帆手甚至超过两百个。

    而且既然跟三角帆相结合,那么横帆就不好再用硬帆。因为三角帆绳索太多,导致附近的硬(横)帆失去灵活性,那还不如直接学欧洲用软(横)帆呢。

    横帆、三角帆的结合使用,其实没多大技术性可言。

    葡萄牙人轻轻松松搞出来,大明的造船师也触类旁通,不约而同想到一块儿去了。

    朱厚照带着王渊等人登舰,他站在船头甲板上,拔剑大呼:“出港!”

    数十条划桨近海船,负责给宝船出港做牵引。同时,宝船上的水手也开始升帆,那玩意儿升得是一塌糊涂。

    没办法,大明水手以前没玩过软帆,那密密麻麻的绳索就让人抓瞎。虽然提前学习过理论知识,但真正操作起来够呛,折腾半天才把帆升起来。

    但是,出港和进港的风帆操作,需要极为细腻老辣的技巧。特别是逆风和侧风之时,对三角帆的操控尤为重要,这些水手虽然把帆升起来,却反将数十艘牵引船往岸边拉。

    足足两刻钟,宝船纹丝不动,场面极其尴尬。

    朱厚照本来雄心万丈,幻想着自己驾巨舟出海,提兵扬帆万里扫荡宇内。谁曾想,居然连港口都出不去,顿时气得想把那些水手给砍了。

    王渊见皇帝脸色难看,连忙劝谏:“陛下息怒,大明之水手,以前只操弄过硬质横帆。他们第一次接触软质横帆和三角帆,能顺利把风帆升起,已经非常难得了。就如没碰过战马的步卒,你让他直接骑马杀敌,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朱厚照也懒得再呆在船上,对满正说:“满总兵,你麾下水师,还需多加操练!”

    “陛下赎罪,臣一定鞠躬尽瘁。”满正吓得直冒冷汗。

    王渊快步跟随皇帝离船上岸,他也没有想到,宝船下水之后,居然无法驶出船厂海港。只能感叹,海军果然是技术兵种啊!

    此事还有后续……

    宝船好不容易出港,顺东南风(侧风)向北航行。满正本想在杭州附近海域试船操练,结果因为操作风帆不利,生生被吹到崇明岛去了,卡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回来。这属于将领带兵越界,把苏淞备倭总兵都给惊动,南直隶那边直接出动水师,将这艘刚下水的宝船团团包围。

    虽然解释清楚之后,又熟练了软帆操作,宝船成功返回杭州。但是,朱厚照在杭州玩宝船的事情,却被南京六部官员所知,纷纷上疏劝谏皇帝不要劳民伤财。

    朱厚照虽然不理会这种奏章,却气得把满正大骂一顿。

    满正这两年掌管钱塘水师,又是出海经商,又是抢劫走私船,可谓权财两丰收。他已经有些飘飘然,被皇帝一番训斥,终于完全恢复智商,痛定思痛之下,亲自带着水兵训练操帆技术。

    当钱塘水师能够熟练操作宝船时,又有一批葡萄牙商船来到杭州,并且如约带来了红薯和玉米。

    正德年间,红薯已在西班牙广泛种植。玉米更是传到意大利,成为欧洲的大宗食品,主要用来做成玉米粥充饥。

    葡萄牙印度总督,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这两种农作物带来,只不过往返欧亚花费大量时间。

    此外,葡萄牙人还带来了花生,也是从美洲那边引进的。虽然有人说,中国很早就种植花生,但至少王渊还没在大明见过。

    至于土豆,欧洲自己都还没开始种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