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06【王二封神】
    江淮会馆。

    朱厚照面前放着一堆奏章,笑问:“杨廷和、梁储认为你的老师有平乱大功,推荐他去做南京吏部尚书,此事二郎怎么看?”

    王渊回答道:“既然事关恩师,臣不便多言。”

    “举贤不避亲,朕让你说。”朱厚照道。

    王渊的脸色不悲不喜:“臣相信杨、梁两位阁老,为国谋事,大公无私。”

    朱厚照说:“那便准了他们的建言。”

    如果朝中无人,南京职务就是养老。

    如果朝中有人,南京任何一个尚书衔,都是转任中枢的极佳跳板。比如此时的礼部尚书李逊学,以前便是南京礼部尚书,因为进京奏对得到皇帝认可,便直接留在京城转任礼部尚书。

    南京吏部尚书,虽然没啥实权,远远不如南京兵部尚书。但只要王阳明安心干几年,王渊在中枢又不出岔子,等江西清田风波日渐平息,随时可以调去北京当尚书。

    这真在给王阳明升官,明升暗降只是暂时的,反而给了王阳明熬资历的机会。

    杨廷和、梁储也没办法啊,平乱功劳太大了,甚至不亚于阵斩蒙古小王子。如果安排京官职务,要么弄去都察院当二把手,要么弄去六部当左侍郎。这些都是关键职位,杨廷和、梁储实在舍不得给。

    那就只能往南京送瘟神!

    而把王阳明调任南京,只有南京都察院一把手,以及南京六部尚书够分量。尚书位还不能给得太次,要么兵部,要么吏部,其他尚书简直在侮辱人。

    “陛下,江西清田不能半途而废!”王渊拱手说。

    朱厚照问道:“你的老师,都因清田闹得朝堂沸腾,百官忙慌慌想要把他调走。这种得罪人的差事,还有谁能胜任?”

    王渊回答道:“贵州左布政使陈雍。”

    “这个陈雍我有印象!”朱厚照瞬间回忆起来,他对陈雍办事非常满意,一次性赏了陈雍三套麒麟服。

    陈雍,也是余姚人,跟王阳明属于同乡。

    而且,陈雍出身于余姚望族陈氏,迁至余姚已有十六代。宋朝出过一个吏部尚书,追赠晋国公,不过宋代尚书只有正三品。

    陈雍还是余姚陈氏主宗嫡系,以前是跟着谢迁混的。谢迁致仕之后,他又跟着李东阳混。等李东阳退休,他便被权臣排挤外放,现在只能选择依附王渊。

    陈雍并非改革派,而是实干派。

    李东阳致仕的时候,曾跟手下的改革派、实干派有通信,让他们可以选择向王渊靠拢。严格说来,陈雍毫无心理压力的投靠,王渊算是继承了李东阳的政治遗产——李东阳手下鱼龙混杂,清流和投机分子都投靠了杨廷和。

    顺便一提,李东阳已经死了,当时王渊正在浙江当总督。

    去年成亲返京,经过湖广的时候,王渊还带着妻儿、同窗,前往李东阳老家祭拜了一番。

    王渊说:“陈雍此人,以前是西涯先生(李东阳)之干将。他虽出身望族,却能狠下心来,朝着地方士绅开刀。”

    朱厚照笑道:“他若在江西清田搞得好,便再调他去南直隶清田,反正要给朝廷多多弄来粮赋。有了粮食,朕才好北征草原,才好往海外派兵殖民。”

    “其实,臣制定了一系列方案,”王渊说道,“从铸钱开始,改革币制和税制,同时配套地方清田,必须三管齐下才行。首先……”

    朱厚照对这种琐事没兴趣,摆手说:“你来做便是,朕只想打仗。打大仗,打胜仗,做太宗那样的马上皇帝。”

    王渊劝谏道:“太宗连年北征,是因为内政敦实,有充足的钱粮。而今之大明……”

    朱厚照再次打断:“所以,我把内政都交给你,二郎务必要做好才行。不说那么许多,积压的奏章太多了,二郎快帮着处理一下,我自去钱塘水师转转。”

    御前积压奏章,大部分跟宁王之乱有关。

    朝中大臣们,请求快速押解宁王进京,同时还给立功人员制定了封赏计划。这些大事,监国太子无权做主,必须皇帝亲自批准通过。

    若没有王渊,朱厚照也懒得批奏章,全都扔给张永、江彬代劳,到时候随手签字便搞定。

    或许是接连经历背叛,朱厚照对江彬有所顾忌。虽然依旧宠信有加,却不让江彬碰奏章了,只允许张永和王渊帮忙处理。

    首先批复的,便是对王阳明的封赏:擢升南京吏部尚书,赐斗牛服,冠加一英。另提升王阳明勋阶,赠其妻诸氏诰命,追赠其祖父母荣誉官职、诰命。

    王阳明的父亲王华,亦是南京吏部尚书退休,父子二人先后担任同一职务,传出去也算一段佳话了。

    其实是封赏伍文定:擢升江西按察使,赐麒麟服,提升勋阶等等。

    陆陆续续封赏十多个官员,接下来便是封赏死人。

    这个就有点争议了,因当场反对宁王,英勇就义的孙燧和许逵。追赠官职和勋阶很正常,荫封他们的子嗣也可以,但还有官员上疏建议,给此二人在江西建庙。

    什么意思?

    就是封他们做南昌城隍!

    张永问道:“群臣奏章吵得很凶,该不该给二人建庙?”

    王渊回答说:“建吧。浙江三司官员,大部分是被迫从贼,此乃人之常情,毕竟刀架在脖子上。但此二人,明知会死,却怒斥宁王,忠君报国之心可鉴。给他们建庙立祀,可激励天下人的忠勇之心。”

    张永对此无所谓,反正不花他的钱,多少城隍庙都可随便建。他有此一问,只是为了拉拢关系,表达对王渊的尊重。

    于是,在张永和王渊的共同决定下,追赠孙燧和许逵三级官职和勋阶,荫封两人的儿子为锦衣卫百户。在南昌建城隍庙,名为“旌忠庙”,孙燧为主祀,许逵为陪祀,他们今后就是南昌的保护神了。

    王渊感觉挺新奇的,自己大笔一挥,居然封了两位民间神灵。

    朱厚照这个皇帝很不称职,面对如此大的事情,王渊和张永把批好的奏章呈交,他只随便扫了一眼便签字通过——正德年间,还没出现秉笔太监,太监们没有代皇帝批红的权利。

    处理完这一堆奏章,王渊感受到一个新兴派系崛起。那便是“阳明党”,或者说“平乱党”,以王阳明为根基,以江西各巡抚为树干,以江西知州、推广、县令为枝叶。

    这些人里面,除了王阳明被调去南京,其他全部擢升为地方实权官僚,仅按察使、按察副使、左右参政就出了九个。

    大明总共才两京十三省啊!

    同时,王渊也发现,杨廷和、梁储二人,似乎对地方权力不太重视,他们更关注于南北两京的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