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93【知行合一王大爷】
    宁王府正在搜查当中,金银财宝并不多,因为都拿去打仗了。

    宁王妃和宁王世子,都随军出征,宁王要带着他们去南京登基。前者投水自尽,后者被一并抓获。

    至于王阳明俘虏的南昌家眷,皆为宁王侧妃及其余诸子。

    一日,季敩(xiào)前来感谢。

    “吾知阳明公不爱财,自觉无以为报,因此这几天都在帮忙打听消息。”季敩拱手说。

    王阳明问:“有何消息?”

    季敩低声说:“据赵承芳透露,宁王府有账册,乃十年来贿赂京中官员之明细。”

    “明白了,我会派人查抄。”王阳明点头道。

    季敩立即作揖:“既如此,在下告辞。”

    季敩和赵承芳都属倒霉蛋,宁王听说王阳明号召勤王,便派二人去吉安招降王阳明。

    季敩以前担任南安知府,跟随王阳明剿匪立下大功,被朝廷升迁到广西当右参政,相当于市长直接变成实权副省。他从京城高高兴兴回家,带着妻儿前往广西赴任,路过南昌正好遇到宁王生日,稀里糊涂便在宴会上成了反贼。

    赵承芳则为江西提学副使,主动投靠宁王造反,算是宁王的心腹文官之一。

    宁王根本没把王阳明放在眼里,觉得派这两人招降,必然可让王阳明跟着一起造反。

    季敩见到王阳明之后,指着赵承芳说:“阳明公,请斩此人!”

    赵承芳大惊:“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季敩说道:“此为宁王心腹,杀之可震勤王官兵士气!”

    王阳明没有杀赵承芳,只是把此人扣押了。又问季敩:“公为何甘愿附逆?”

    季敩说道:“我妻儿皆在宁王手中,只能委曲求全,留得有用之身。现在,我主动请缨来招降阳明公,实乃金蝉脱壳之计。我的妻儿,就被软禁在南昌城里,只要阳明公打下南昌,我一家就可以团圆了。此乃利国利家之事也!”

    于是,季敩把派军的详细军情,包括宁王有多少兵、多少官、多少战船,各城的守将和兵力部署,一股脑儿全都说给王阳明听。

    原来这家伙在被迫附逆之后,装出一副非常恭顺的样子,还主动给宁王出主意。只几天功夫,他就成了宁王的“心腹”,顺便疯狂打听宁王军中各种信息。

    读书人,是真的阴险,宁王被耍得团团转!

    王阳明跟宁王叛军打的那几场仗,好像非常莽,其实胸有成竹,信心就来自于季敩汇报的军情。他知道南昌有大量叛军将官家属,也知道叛军成分来源复杂,更知道南昌守城将领互有矛盾。

    看似儿戏的平叛过程,都在王阳明谋划当中。

    而立下大功的季敩,因为有附逆经历,按理只能将功抵罪。但王阳明这次报功,却把季敩排在很前面,顿时让季敩感激涕零。

    王阳明详细审问宁王府太监,终于找到贿赂官员的账目。

    “王八蛋!”

    一向涵养极好的王大爷,在看了贿赂账目之后,忍不住当场爆了粗口。

    王渊笑道:“看来捞到不少大鱼。”

    王阳明强忍着怒火:“内阁大臣当中,只有杨一清没收过宁王贿赂。六部尚书之中,只有王琼和李逊学是干净的!”

    李逊学以前在南京当官,调任北京之后,宁王谋反态势已显,因此可能是不敢收。

    王琼则很有些意思,此人结交佞臣勋贵,对皇帝极为谄媚,被清流们视为奸臣。可就是这个奸臣,在京城当官多年,没有拿宁王一分钱,反而是那些清流受贿的不在少数。

    当然,许多大臣牵扯不深,只是逢年过年、婚丧嫁娶,收过宁王派人送来的礼钱,一次几十两到几百两不等。

    这似乎并不违规,礼尚往来很平常,收到藩王礼金反而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但前提是,宁王不造反!

    王渊提醒道:“这本账册若交给朝廷,恐怕先生会成为众矢之的。”

    王阳明反问:“难道为了自身前程,就把贿赂账册给烧了吗?”

    王渊摇头道:“弟子的意思是,不要交给三法司,可以直接递交给陛下。三法司拿到账册,还能怎么处理?此事牵扯太广,便是陛下都不敢兴大狱。比如靳贵靳阁老,他百分之百对陛下忠诚,可他照样收受宁王贿赂。那根本就不叫贿赂,只是迎来送往的礼金,陛下难道还要治靳阁老的罪?大部分受贿官员,都跟靳阁老的情况差不多。”

    王阳明沉默不语,他行事确实奸猾,可奸猾之中却有一腔正气。百官受贿账册,已经触及王阳明底线,根本不想偷偷交给皇帝。

    以王阳明的智慧,已经能想象到结果。

    一旦账册落入皇帝手中,就成了皇帝的杀手锏,用来跟百官讨价还价,今后可以干出更加荒唐的事来。如此,皇帝变得更加荒唐,不法官员也难以受到惩罚,于国于民都没有任何好处。

    王渊不再说话,等着王阳明做决定。

    王阳明盯着自己的学生,一字一顿道:“若虚,把账目私自交给陛下,就是真正的佞臣了。我王守仁,不做佞臣!”

    王渊提醒道:“然而交给三法司,便是让陛下和百官都为难。于事无补,何必为之?”

    “君子有所为,亦有所不为,”王阳明指着自己的心脏,又指指王渊的心脏,“致良知,什么是良知?知行合一,什么是知行合一?你忘了我交给你的学问?”

    王渊知道无法再劝,拱手说:“弟子谨记。”

    王阳明说得大义凛然,其实现在头疼得很。一旦把账册上交三法司,他估计是没法回京了,多半会被扔去南京吃闲饭。

    因为犯了众怒,谁都保不住他,包括皇帝和王渊。

    而且,王阳明将从此仕途止步,撑死了能在南京做兵部尚书——南京兵部尚书,是南京最有实权的官员,甚至大过了南京吏部尚书。

    王渊颇为沮丧,他本来想借宁王叛乱,把自己的老师推到中枢。

    可王阳明的犟脾气发作,竟把王渊的谋划给搅黄了!

    (这几天确实忙,抱歉。一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