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89【水战】
    宁王在全军进发,王阳明同样如此,双方相遇于龙头岗。

    宁王号称十万大军,其实已经不足六万,昨晚悄悄逃跑的不在少数。但是战船无数,因赣江不如长江宽阔,大规模水师很难展开阵型,密密麻麻的沿江排了好几里。

    王阳明从前锋凌十一那里,缴获大小战船近百艘。七八万人水陆齐发,只有三千精兵在船上,余下部队皆在岸边。

    双方的人员构成很有意思,宁王那边就不复述了。而王阳明麾下统兵之人,文官占了九成,临时招募的乡勇同样在九成以上。

    都不咋会打仗,士兵的素质也都够呛。

    “嘶!”

    文官们通过千里镜,看到那排开好几里的水师,齐刷刷倒吸一口凉气。

    王阳明却颇为自信,笑着说:“赣江能有多宽?宁王只能摆出一字长蛇阵,拥有再多水师也只能打呆仗。诸位同僚,我军必胜!”

    如果换成半个月前,这帮文官肯定害怕,但王阳明一战克南昌,二战击溃派军两万前锋。不管是统兵文官,还是杂牌乡勇,都已打出士气和信心。

    此刻王阳明说一句“我军必胜”,大家居然都选择相信。

    南昌城头的大将军炮,被王阳明顺江运来。不过普通船只扛不住,交战时只能转移到岸上,固定在岸边一个小山丘。

    大将军炮还没安放完毕,宁王那边已有动作。

    叛军后方难以展开的水师,被宁王派到岸上结阵。稍作一番调整之后,岸上之兵抢先进攻,想要攻占官兵未搭好的炮台。

    王阳明亲自挥舞令旗,吉安知府伍文定,立即率兵迎击敌军。

    伍文定出身于书香世家,父亲官至贵州左参议。他以前也征讨过流贼,但都是以文官身份,督促武将在前面打仗,自己带兵提刀砍人还真没干过。

    此君挥舞一把雁翎刀,带着数千乡勇便冲上去,当头就把一个贼兵给劈死。

    谁说文官不能练武?

    史书对伍文定的评价,开头便是“有臂力,便弓马”六个字。

    伍文定穿着正四品官服,他嫌衣摆碍事,早已扎在腰间。一把雁翎刀在手,竟连续斩杀数人,当面之贼纷纷躲避。

    可惜,乡勇多为良民,终究比不过匪寇!

    伍文定越杀越猛,麾下士卒却不顶用。这些乡勇只死了几十个,就吓得转身溃逃,把伍文定一个人扔在那里。

    “老爷快走,我军溃了!”跟在伍文定身后的家仆大喊。

    伍文定下意识回头,顿时骇得额头冒汗,连忙转身跟着溃兵逃跑。

    王阳明本来指挥官军绕后侧击,见此情形立即更换令旗,让执法队顶上去压阵。

    “临阵脱逃者斩!”

    执法队皆为王阳明亲兵,杀起自己人来,竟比叛军还凶。一连砍死十多个,这些乡勇终于害怕,又跑回去跟叛军打仗。

    伍文定见自己的兵回来了,立即停止后退,继续提着刀冲杀在前。

    官军刚刚完成绕后,还没来得及侧击,叛军又有数千人登陆,跟临江知府戴德孺率领的绕后部队杀在一起。

    “开炮!”

    宁王的水师突然发动进攻,弩箭和火炮朝官军水师齐射,其中还有二十门船载佛朗机炮。

    官军多艘战船被击中,但都只伤不沉,士兵被射死二十多人而已。

    “阳明公,火船准备好了。”吉安府推官王暐前来禀报。

    王阳明说:“放火船。”

    五十余艘载满柴薪的小船,淋上火油瞬间点燃,朝着宁王水师飘去。

    赣江自南向北汇入鄱阳湖,王阳明正好位于上游。但此处水流并不湍急,因此每艘火船后面,都有擅水士兵在推动。

    “将火船拦住!”

    指挥水战的叛军将领,正是前番战败的凌十一。他是鄱阳湖水匪头领,理所当然成为水师大将,论水战专业程度当属两军之中第一人。

    在凌十一的指挥下,叛军十余艘大船在前,想要冲过来进行接舷战,其余战船疯狂进行火力掩护。至于那些官军火船,都被叛军用长篙给推开,没有一艘能够奏效。

    双方的船载弩炮一直对射,而且都使用火箭。

    射中对方船只之后,有些火焰熄灭,有些渐渐燃烧,很快便有多艘船只被点燃。

    官军水师有些扛不住,王阳明也有些心里发紧,他不擅长打水战啊!

    终于,岸上的炮台架好。

    十余门造于明初的老古董大将军炮,对准宁王的坐舰进行齐射。这玩意儿威力巨大,并且射程非常远,宁王的佛朗机炮根本没法还击。

    “轰轰轰!”

    一枚枚炮弹轰来,落在宁王坐舰周围,瞬间溅起无数水花。

    旁边有一艘副舰特别倒霉,船体被一炮轰出个大洞,船舱疯狂进水只等着沉没。没办法,这种大将军炮,本来就是用于攻城的,木制船身哪里扛得住?

    宁王被吓了一跳,忙说:“快退后!”

    李士实立即劝阻:“陛下不可,帅舰一退,恐有全军溃败之危!”

    刘养正端着千里镜说:“敌军水师已经快要溃败了,陛下只需再坚持片刻,我军必当大胜。”

    官军水师还没溃败,岸上的叛军就先溃了。

    却是在两军僵持不下之时,赣州都指挥佥事余恩,带着一千精兵突然加入战团。这些可都是训练有素的正规兵,比之前打烂仗的匪寇和乡勇厉害得多,关键时刻那么一冲,当面的数千叛军瞬间崩溃,侧翼的数千叛军也跟着崩溃。

    江面上已开始接舷战,水匪们压着官军打。

    赣州府知府邢珣,同样是个能砍人的文官。赣州境内有大盗为患,邢珣探知此人颇具侠义之心,于是亲自前往匪窝招抚。他不带刀剑,不带护卫,只穿一身儒服,两个家仆跟随,竟说得赣州巨寇归附朝廷。

    此时此刻,叛军水师已经登船,杀得官兵节节后退。邢珣挥剑力斩两人,大呼道:“诸君,岸上同袍已胜,我等切莫丢脸。随我将这些反贼杀下船去!”

    一时间,船上官军气势如虹,跟着邢珣进行反冲锋。

    凌十一不会使用令旗,习惯了用哨子指挥。之前一阵哨响,第二批战船包夹过来,邢珣那条船的另一边也被接舷,两边夹击直接把邢珣给杀退进船舱。

    许多官军战船,都受到这种待遇,眼看着就要全军溃败。

    王阳明跟王渊不愧是师徒,打仗都喜欢弄险。根本不顾江面战局,甚至自己的坐舰被夹击,王阳明都不下令撤退,而是亲自提剑跟叛军水师厮杀。

    “轰!”

    岸上的大将军炮,终于迎来第二轮齐射。

    宁王的战船实在太多,没有太多空隙进行游弋躲避。而且叛军的军心不稳,宁王坐舰甚至不敢动,只因胡乱运动可能引发溃败。

    固定靶子,十多门火炮齐射。

    第一轮全部射空,第二轮有两发命中,宁王身边一个护卫,直接被炮弹轰没了半个身体。

    “打中了!”

    “宁王已死!”

    刚开始,岸边数十官军齐呼,接着数千人齐呼“宁王已死”。再加上岸上叛军的溃败,叛军水师在占据绝对优势下,居然纷纷选择逃窜,凌十一派出的第三批战船直接撤退。

    见此情形,宁王也不顾生死,慌忙大喊:“朕无恙,快快杀敌……我没死啊,都不许退!”

    “杀!”

    被逼进船舱的邢珣,身边只有四十余人,竟然追着二百多叛军砍杀。那些叛军毫无战心,以为宁王真的死了,只晓得闷头疯狂逃窜,许多慌不择路直接跳进江中。

    刘养正一脸不甘说:“陛下,撤回去整军吧,这一仗打不下去了。”

    叛军水师很快撤退,官军水师损失惨重,也没什么底气去追。

    但是,岸边的万余贼寇,只有两三千逃回船上。

    宁王退回樵舍镇,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战船给连在一起。他当然读过《三国演义》,也知道火烧赤壁是怎么回事儿,可不把战船连起来不行啊,稍微风吹草动就有战船临阵脱逃。

    甚至,如果不把船给连住,今晚便会有无数战船逃跑!

    烧烤架已经被宁王架好了,只等着王大爷过来放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