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88【前后堵截】
    宁王主力,目前驻扎在樵舍镇。

    樵舍镇跟吴城镇一样,都是赣江之上的水驿码头。区别在于,吴城镇更靠近鄱阳湖,而樵舍镇则距离南昌更近。

    “什么?”

    宁王猛地惊起,冲过去抓住探子的衣襟:“你说凌十一的两万前锋,被王守仁击溃了,只逃回来一两千人?”

    探子两股颤颤:“也……也可能逃回两三千,乱糟糟的实在看不清楚。”

    “废物!”

    宁王把探子奋力推开,自己在账中走来走去,焦躁不安完全失了主意。

    左丞相李士实说:“陛下,切勿慌乱,我军还有六万兵力。当立即派人接应凌将军,重整大军与王守仁决一死战。”

    “对,重整大军,重整大军,”宁王连忙下令说,“快快去接应凌十一残部。”

    右丞相刘养正说:“九江、南康还有近万兵马,应该立即调兵汇合,弥补我军兵力不足之窘境。”

    慌乱之际,宁王似乎变得英明起来,立即从善如流派人去九江、南康搬援兵。

    当天傍晚时分,前锋大将凌十一终于逃回,两万多部队只剩一千六百余人——逃跑途中又有许多溃散失踪。他被宁王斥责一通,为了掩饰自己过错,便说敌方士卒铺天盖地,而且还有战船无数,兵力至少在十万以上。

    叛军官将顿时大惊失色,不少人已经想着开溜了。特别是中途附逆的雷池水匪,当晚便有水匪头子驾舟离开,黑灯瞎火的根本拦不住。

    这些逃跑水匪,划船行进小半夜,黎明时分终于到达吴城。

    吴城商业繁华,又无城墙防御,虽然早被宁王抢了一遍,但水匪们还想捞一票再走。

    他们摸黑登岸,一千多人直奔小镇。

    刚开始杀人放火,突听西边喊杀声大作,无数火把朝小镇蜂拥而来。

    “官军?”雷池水匪们有些懵逼。

    “风紧扯呼!”

    稍微愣了愣,水匪们连财货都不要,扔下抢来的东西就跑,

    却是王渊渡河之后,时间已接近傍晚,只能在吴城镇西侧扎营,等第二天继续赶路进发,正好遇到这伙做逃兵的水匪洗劫小镇。

    王渊将部队一分为二,一部前去镇中剿匪,一部迅速占领水驿码头。

    一千多水匪毫无战心,眼见来不及登船,立即选择跪地求饶。

    王渊让人把头目抓来,都懒得问名字,直奔主题道:“宁王败了?”

    一个水匪头目说:“两万前锋败了,我们见事情不妙,就连夜从宁王大营逃出。”

    继续询问,这些贼头子颠三倒四,根本问不出什么详细军情。只说宁王还有六万大军,但军心涣散,士气非常低迷,夜里偷偷开溜的不在少数。

    王渊下令道:“分开详细拷问,作恶多端的全部杀了,能操舟又不是匪首的留下性命。”

    这仗打得真是见鬼了,都还没抵达战场呢,莫名其妙就缴获四十多艘战船。虽然都是些中小型船只,而且多为内河商船改装,但正好缓解王渊无船可用的窘境。

    王渊欢喜,宁王却哭都哭不出来。

    当夜宁王根本睡不着觉,半夜又被吵闹声惊醒。他以为王阳明杀来了,惊慌出帐询问消息,才发现原来有水匪驾船开溜。

    左右丞相紧急来见。

    李士实说:“请陛下散尽财宝,犒赏三军,否则我军必然不战自溃。”

    刘养正道:“逃兵越来越多,防不胜防,军法队都跑了一支!”

    宁王唯一的优点,或许就是出手大方。他立即半夜点兵,把军中财货赏出去近半。还说大战获胜之后,将会把剩下的财货,也拿出来赏赐有功将士。

    钱可通神,叛军士气终于稳住,至少不会再出现军法队带头逃跑的扯淡事。

    可赏钱还没发完,跑去搬救兵的信,就慌慌张张逃回来。

    “陛下,吴城被敌军占了!”信使焦急道。

    宁王大惊:“吴城怎会有敌军?”

    “真的,”信使说道,“卑职驾船抵达吴城,天色差不多快黑了,看到镇外密密麻麻全是敌军,便立即原路返回报信。途中又遇到几十艘船(逃走的水匪),因为夜黑不明敌我,便靠岸躲了一阵再回来。”

    “李卿,这该如何是好?”宁王慌忙问道。

    可李士实的脑子也有些不够用了,喃喃自语说:“吴城怎会有敌军?吴城怎会有敌军?”

    刘养正也脸色惨白:“吴城若被敌军占据,那九江、南康肯定也没了。咱们……咱们被堵在赣江里头了!”

    此时的局面很简单,宁王主力距离王阳明六十里左右,距离王渊大概八十里的样子。三方全都位于赣江重要节点,宁王可谓腹背受敌,甚至搞不清楚王渊和王阳明带了多少兵。

    刘养正缓了好一阵,稍微恢复点神智,说道:“陛下,如今只有三条路可选。”

    “刘卿快说!”宁王急道。

    刘养正说道:“我军遭遇前后堵截,不可坐以待毙,被两股敌军夹攻必败!因此明天必须开拔,行进路线有三。第一,率军直奔南昌,只有击溃王守仁,就能收复南昌据城而守;第二,回师前往吴城,先剿灭身后的未知敌人;第三,立即弃大船向东遁入鄱阳湖。”

    虽然宁王被前后堵在赣江,但赣江正好在樵舍镇分出支流,是为“赣江中支”。

    “赣江中支”时分时聚,形成复杂的河网汇入鄱阳湖。由于常年泥沙淤泥沉淀,此支流河段难行大船,甚至到处能见露出水面的江心洲。

    宁王摇头说:“大船不可弃,否则就算逃进鄱阳湖,也绝无翻身的可能。”

    刘养正作揖道:“那该打南昌还是吴城,请陛下决断!”

    宁王难以做决定,只能问左丞相:“李卿认为该打哪处?”

    李士实说:“回击吴城。我们率大军火速赶回,当时九江、南康俱在,鄱阳湖也没有敌军。这才过几天,不可能有大股敌军追来,吴城之敌撑死了也就几千上万。应该火速灭掉这支部队,然后挥师与王守仁决战。”

    宁王又在优柔寡断了,他让李士实提意见,可这意见不合自己口味,当即摇头说:“我军家眷皆在南昌,多拖一日,便军心更加不稳。”

    李士实道:“那就打南昌!”

    宁王又摇头:“可王守仁用兵高明,短期之内,我军恐难获胜,那时就要被前后夹击了。”

    李士实顿时无语,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造个鬼的反啊!

    刘养正急得跪地磕头:“陛下,无论选哪条路,请尽快做出决断!”

    宁王头疼欲裂,对侍卫说:“传两位李神仙来见。”

    这是要请术士占卜了,跟摇骰子差不多,摇到那边就是哪边。

    侍卫领命离开好一阵,硬着头皮回来报告:“陛下,两位李神仙不见了,怕是……怕是已经领完赏钱逃离大营。”

    两个江湖术士太可恶,逃跑也就算了,居然还领完赏钱再逃跑。

    宁王傻站着说不出话来,至少愣神一刻钟,勃然大怒道:“什么神仙?就是骗子!待我荡平天下,定要捉拿这两人碎尸万段!”

    刘养正催促道:“陛下,做决断吧。”

    宁王握紧拳头:“明日一早,全军往南昌进发!”

    (今天有事,明天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