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四百九十四章:三大影帝同台飙戏?
    “等一下,所有的副导演下去,把各自的群众演员教好,怎么走位,怎么演戏,别特么的又给我整什么幺蛾子,明白吗?”蒋轻侯热得就差没光膀子了,人一旦燥热就容易发脾气,更何况导演这个职业本身就压力巨大。

    “明白。”副导演们一哄而散,各自去安排自己负责的群众演员了。

    这也是韩飞剧组跟其他许多剧组不一样的地方,许多剧组似乎认为群众演员也是演员,他们吃这碗饭就应该有专业素养,然而事实上,绝大多数的群众演员都是没受过专业训练的普通人,就是混口饭吃而已,而且他们连剧本都没有,指望他们个个超水平发挥?别闹。

    所以韩飞剧组对于有群演的戏,就是把所有副导演跟场务都撒出去,一人管理一批群众演员

    ,让他们手把手的去教,这么做虽然前期的准备工作时间比较长,却能节约大量的拍摄时间。

    而大多数剧组却不愿意去做前期的准备,宁愿把时间花费在一次次的重拍上,遇到问题就把责任归结在群演身上,说什么群演不专业,废话,特么没学过表演,怎么专业?

    这一场戏拍的是张麻子用马车拉着白银,想要把他们全部发给老百姓,然而,老百姓却愣是不敢捡,反而让黄四郎在半夜把银子都收走了。

    张麻子又让马车装满了枪洒在大街上,这次老百姓白天没有捡,却偷偷在夜里把枪捡走了,黄四郎让人上门收枪,被张麻子一枪击毙。

    但是,让他们一行人要冲进黄四郎碉楼时,却发现,老百姓压根就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冲锋的打算。

    这就隐射了一个很现实又很无奈的问题,大多数老百姓都是比较被动的,指望他们在有吃有喝的情况下去跟着革命党玩儿命,几乎时不可能的,老百姓只有活不下去了才会奋起反抗。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也很有意思,张麻子给钱给枪,老百姓没人愿意跟他玩儿命,但是当张麻子把假的黄四郎给杀了,老百姓一个个都化身暴民开始冲进碉楼抢夺黄四郎的家产,也是讽刺得很。

    “咔,这段过了,先派饭,休息两个小时,准备下一场。”蒋轻侯也松了一口气,任何一位导演最头疼得应该都是群戏,因为这玩意几乎是不可掌控的,有时候运气背,一段很简单的戏,不是这里出问题,就是那里出问题,很玄学。

    好在,今天这两场群戏的拍摄都比较顺利。

    粤省的夏天总让人有种透不过气的燥热,群演们都躲到了树荫底下,三五成群的吃着盒饭。

    韩飞则是跟沈一鸣和何明宇一起钻进了保姆车,这个时候就别装什么平易近人了,剧组原本就是等级森严的地方,咖位不一样待遇就是不一样。

    “呼,这鬼天气,真是热死个人了。”

    汽车里的空调早已提前打开,一进来就感觉浑身舒爽了许多,沈一鸣长出了一口气道。

    “话说,这部戏,再有两个月也应该杀青了吧?”何明宇问。

    韩飞点点头:“差不多吧,要是一切顺利,今年贺岁档就能上映了。”

    “你们这效率是真的高。”沈一鸣记得自己曾经拍过一些文艺片,动不动拍摄周期就是一年,偏偏还没拍什么,基本上就是各种试错,导演有时候剧本都没有,就让人在那里演。

    当然,文艺片讲的就是感觉,这种拍摄方法也不能说有错,不过从严谨性跟工业化程度,跟商业片实在是不能比。

    休息了两个小时,片场再度热闹起来,这一场戏,拍的就是,张麻子把假黄四郎拖到高台上,一刀砍了脑袋。

    随后,老百姓就拿着枪冲进了黄四郎的碉堡,将那里洗劫一空,甚至连坐的椅子都没有留下。

    为了更好的现场收声,蒋轻侯的现场调度都是采用不同颜色的棋子来指挥的,每个副导演都负责一批群众演员,他们只需要记住,红色的旗子举起来是谁该跑了,至于怎么跑,怎么走位,先前已经演练过许多遍了。

    当蒋轻侯举起四面颜色旗子的那一刻,所有群演都开始冲向黄四郎的碉楼,突然有一名群演不知道是太激动了,还是被人绊倒了,一下就摔在地上。

    可把负责的副导演急坏了,不过导演没喊“咔”他也不敢走进镜头。

    然而没曾想,那名群演摔倒了之后立马又爬了起来,脚似乎崴了,鞋子也掉了他一手操起鞋子,一手拿枪,就这样一瘸一拐的往前蹦跶了一段。

    “咔”蒋轻侯这才喊道:“去看看怎么样了?赶紧送医务室。”

    副导演一看赶紧把人扶起来,不过让他疑惑的是,蒋轻侯这次不仅没有发火,反而听语气似乎还有点高兴?

    “老韩,你看看这个镜头是不是挺有意思?”蒋轻侯冲韩飞招手。

    韩飞一看,别说,镜头连在一起还真是有点讽刺意味,人群散尽,就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

    跟之前给钱给枪都不敢去反抗相比,此时此刻的情景就格外有意思了。

    也好在这位群演还算机灵,出错之后,并没有手足无措,而是一蹦一跳的完成了这个镜头。

    “这小子有点灵性啊,带一带说不定能出来。”何明宇笑道。

    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小子还是南艺的在校生,刚好又是本地人,看到招募群演的信息他就第一时间就报了名。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近些年,港台演员青黄不接的根本原因,靠综艺选秀以及小型培训班培养的演员,跟经历了四年艺校生崖熏陶的内地演员比起来,差距不言而喻。

    老一辈的演员还能靠丰富的演出经验以及个人魅力获得一席之地,年轻演员内地不管是从质量还是数量上,都吊打港台。

    接下来的一场戏,也是影片末尾最重要的一场,黄四郎见大势已去,只能唯唯诺诺装成替身,而武举人从原先的狗腿子摇身一变,开始欺压黄四郎。

    这就很有讽刺意味了,事实上,这种情况在民国那个混乱的政治环境当中相当普遍,城头变幻大王旗,各种势力立方唱罢我登场,于是墙头草也就应运而生,他们前一秒可能还是万恶的旧社会既得利益者,转过身,可能就变成了“革命党”,然后当下一个势力登场,他们又会变成另外一张面孔。

    可能唯一不变的就是他们对待老百姓的态度,不管他们在当权者面前是怎样的卑躬屈膝,在老百姓面前,始终是一副丑恶的嘴脸。

    何明宇的演技自然没得说,被武举人羞辱时面带讨好的笑容,眼神里却透着一股蔑视与悲愤。

    张麻子的出现呵退了武举人,何明宇的表情也变得有些落寞。

    原本两个恨不得杀死对方的人,竟然坐在一起抽起了烟。

    黄四郎沉声问道:“下一步有什么打算?留在鹅城代替我?”

    黄四郎原本就是革命党,所以他并不相信张麻子灭了他仅仅只是为了革命,因为这一切他都是经历过的,屠龙勇者最终都有成为恶龙的那一天。

    张麻子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不是家禽。”

    实际上,电影当中有一只鹰出现了不止一会,其实张麻子就是那只鹰,老鹰虽然有时候非得比鸡低,鸡却永远飞不到鹰的高度。

    “你是野兽。”黄四郎道。

    对于黄四郎来说,任何破坏规则的都是野兽,曾经他也是,然而,在金钱与欲望面前,他最终变成了家禽。

    “进城当天,如果我是亲自去接你,而不是叫胡万给你捣乱,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从这句话当中可以看出黄四郎很疑惑,同时也很后悔,他依旧坚信,张麻子之所以跟他作对仅仅只是利益之争。

    然而,下一步,张麻子的一个动作就让他更疑惑了,一个老百姓抱着一箱珠宝,半路上珠宝掉了出来,张麻子叫住了老百姓,将地上的珠宝捡起来交给了他。

    很显然,张麻子并不在乎钱,那他在乎什么呢?

    “你们四条人命,换我五代家业,不合算吗?”黄四郎咬牙切齿。

    张麻子却淡然道:“怎么算账,那是你的事,对于我来说,钱是钱,人是人。”

    “钱给了你,我认了,可是为什么要给他们?”这是黄四郎最不能理解的。

    在黄四郎看来,他就算是输了,只要这个社会还是一个吃人的社会,他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然而,张麻子却说:“你说,是钱对我重要,还是你对我重要?”

    “我?”

    “再想想。”

    “不会是钱吧?”

    “再想想。”

    “还是我重要。”这里黄四郎的心态就有些失衡了,在他看来,张麻子想要的无非就是替代他。

    可是,张麻子却意味深长道:“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其实,这里的“你”指的就是黄四郎所代表的旧社会利益集团,张麻子所谓的“没有你”就是指,他要推翻所有的旧社会利益集团,创建一个全新的国度。

    无疑,这句话对于黄四郎的冲击是无比巨大的,也正是这句话,让黄四郎彻底死心,最终在碉楼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咔,这条过了。”

    何明宇的戏份到这里就算杀青了,众人上前祝贺。

    “哎,这就完啦?好像还有点不过瘾。”何明宇苦笑,最开始接这个角色的时候,他还在考虑自己的观众会不会接受不了表演风格的转变,然而等到了剧组开拍之后,立马就没有这样的烦恼了。

    因为黄四郎这个角色实在太有魅力,以至于有段时间他甚至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戏里还是戏外。

    送走了何明宇,韩飞也只剩下最后两场戏了,一场就是即将开拍的,张麻子坐在椅子上,突然有个“革命者”对他说:不好意思,这把椅子归我了。

    张麻子并没有反驳,而是神情落寞的站起身,把椅子让给了一个甚至连脸都没有拍清楚的小配角,无疑是一种讽刺。

    随后,就是老三他们一行人跟花姐推着自行车说是要去魔都。

    张麻子对花姐说:“其实,你这个样子,最好看。”

    说着右手手枪对着花姐,左手对着自己。

    这也是张麻子认为一个革命者需要具备的素质,一把手枪对准敌人,一把手枪对准自己,时刻做好牺牲的准备。

    而另外一场戏,则是张麻子骑着马,望着天空中飞翔的苍鹰,然后目光平视,他又看到了那辆马拉火车,而火车上正是老三那帮兄弟跟花姐,在火车尾部,他还见到了一个类似汤师爷的背影。

    很显然,这也是在暗示,老三他们已经变成了汤师爷,屠龙勇者变身恶龙的事情没有在他身上发生,他的兄弟们,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却成了恶龙。

    张麻子神情落寞的骑着马依旧走在轨道上。

    “咔,我宣布,让子弹飞,杀青了!”蒋轻侯兴奋的吼道。

    整个剧组都开始欢呼,即便已经杀青了许多影片,但每次拍摄完,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拍摄的难度越大,这种兴奋也就越强烈。

    杀青宴上,韩飞早早的就以送何明宇回去休息的借口脱身,蒋轻侯就惨了,作为导演,在剧组里可没少跟人吹胡子瞪眼,兄弟们平时都记着账呢,这时候当然要跟他好好算算,不喝醉肯定是下不来的。

    “让子弹飞”杀青的消息,剧组也没有刻意隐瞒,于是很快就有媒体探听到了情况,不过真正让影迷们震惊的,并不是“让子弹飞”杀青,而是演员表当中,赫然张麻子一栏当中,写的居然是韩飞。

    “不会是弄错了吧?”

    这是大家的第一反应,然而并没有,在查证之后,发现的确就是韩飞。

    “突然发现,韩飞好像拿到过华表奖优秀男演员,某种意义上,也是影帝,是不是就是说,这部戏一共有三大名影帝参演?”

    这个问题还真是以前没人关注过,毕竟韩飞的另一个身份实在太耀眼,也没人单纯的把他划归成演员。

    然而,按照演艺圈的潜规则,华表奖优秀男演员,的确算是影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