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四百七十八章:果然还得是靠他。
    转过天,紫枫依依不舍的送韩飞离开,一路上还有些闷闷不乐,一句话也不说。

    韩飞笑着揉揉她的脑袋:“傻丫头,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等什么时候空闲了,可以随时来找我啊。”

    “嗯。”紫枫这才挥手告别。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九月三十号,“我不是药神”经过一个多月的宣传,已经颇具成效,首日的预售票房也突破了三千万,这个数据虽然远远低于韩飞之前的影片,不过考虑到疫情的影响,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大部分人疫情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不是必要,他们压根不会出现在人群密集的公众场所,毕竟病毒只是控制,而不是完全消灭,看看国外现在的情况就知道了,还远远没有到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地步。

    当然,预售的数据只是一个托底,也不是所有观众都会提前买票的,大多数观众都是临时起意,什么时候想看了什么时候才会买票。

    所以三千万的预售并没有让韩飞觉得很难接受,相反能够获得这么多观众的支持,他已经很感恩了。

    首映礼自然是要放在自家影院,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契机,为了配合宣传,首映礼一千张门票除了留给一些影评人、媒体记者的两百张,其余的八百张全部通过抽奖的方式抽了出去。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飞鸟剧院今天格外热闹,许多观众其实并不知道这里已经被韩飞买下,只是好奇,这家影院的装修风格怎么突然变化这么大?

    “【我不是药神】首映,开始检票了。”工作人员喊道,同时广播也开始播报。

    不过来院线的大多数观众都只买到零点的票,拿着首映礼门票的只是少数,此时拿着首映礼门票,无疑就是一件很让人羡慕的事情。

    首映礼的千人放映厅很快坐满,而这次没有主持人,韩飞站在了舞台中央,冲着大家微微鞠躬。

    一时间掌声雷动,不少观众突然感慨起来,这次疫情对于大家来说都太不容易了,许多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次来到电影院,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既视感。

    随后“我不是药神”的主创们也出现在舞台上,跟大家交流互动,不过或许是疫情的原因,许多观众还是有些放不开。

    由于疫情的关系,韩飞也没有安排一些跟观众近距离接触的游戏。

    “我不是药神”就在这样不温不火的气氛中开始放映,影片开头,沈一鸣饰演的程勇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中年男人危机。

    生意囧迫,父亲病重、妻子离婚还要带着他的儿子去米国,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观众,这是一个loser,一个失败者。

    同时,韩飞饰演的吕受益也出现在银幕上,无疑,看打扮上看,这也是一个loser,而从他们之间的对话来看。

    吕受益想让程勇帮他从印度带药过来,说白了就是走私,甚至为了引诱程勇让他觉得这是一个赚钱的买卖,还特意将正版药跟仿制药的差价告诉了他。

    显然,这是一个貌似忠厚,其实很有心机的男人。

    “咦,这人好像有点面熟啊?”有观众突然惊觉,这特么不是韩飞嘛?一开始韩飞的扮相跟表演,甚至让人以为他就是个普通路人。

    芳华作为影评人,以往对于韩飞的电影也一直很关注,不过她以往的注重点都在故事、特效上面,说实话,对于韩飞的表演,她一直没有太多评价,因为在她看来,韩飞以往的表现只能算得上合格,跟那些影帝影后们的表现还相距甚远,并不值得她花文字来评论。

    然而,这一次,吕受益这个角色从一登场就让芳华,忍不住开始做笔记。

    “影片8分57秒,吕受益第一次亮相,戴着口罩,以至于第一时间看不清脸,不过从扮相看是一个生活窘迫的中年男人,直到他摘掉口罩,才看清楚原来这个演员是韩飞。”

    “从他跟沈一鸣之间的这段对手戏来看,韩飞完全不下风,有惊喜!”

    影片继续,程勇原本是拒绝了吕受益走私药物的请求,第一是嫌钱少,第二是走私犯法,沈一鸣的表演也将一个中年人的智慧展现得淋漓尽致,程勇绝不是一个笨蛋,相反他很聪明。

    甚至自己跑到医院去问医生仿制药的事情,他有着自己的行为方式,并不会轻易为外力左右。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或许程勇也不会走上贩卖仿制药的这条路。

    芳华手中的笔几乎没有停过,这些年她已经练就了,一边眼睛盯着银幕一边书写的“绝技”。

    “影片开头并没有苦大仇深,相反节奏很快,程勇是一个对于生命没什么敬畏感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让家人生活得更好,这一点从他对印度药厂老板说:钱就是命,命就是钱,就能够看得出来。”

    正如芳华所记载的那样,“我不是药神”的节奏明快,即便故事相对沉重,却并没有让人觉得苦大仇深。

    原本许多观众还担心,这部电影会像许多报道所说的那样,是韩飞为了拿奖拍摄的文艺片。

    影片前半段,观众看得其实还是挺过瘾的,感觉像是在看一部喜剧片,剧中有许多搞笑的台词,场景。

    然而到了下半段,整个估计的结构就发生了变化,从程勇把仿制药的渠道卖给张长林开始,整个电影仿佛就被一团乌云遮盖。

    吕受益的惨状让程勇决定重操旧业,他再次来到印度,在大街上有人在使用烟雾杀虫,程勇仿佛置身于云雾之中,就好像他此刻的心情一样迷茫。

    面前有人推动两座神像,一前一后在程勇面前经过。

    芳华眼前一亮,虽然不知道这两座神像代表着什么,不过她相信这两座神像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一定是有寓意的。

    程勇带着药回来了,然而,吕受益已经死了,是自杀,程勇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那里,他记得吕受益曾经跟他说过,刚得病那会儿天天想死,但是自从儿子出生之后,他就不想死了,然而他还是死了。

    或许是忍受不了痛苦,又或者是看不到希望,曾经他有过希望,是程勇给的,同时也是程勇毁灭的。

    程勇再度找到牧师跟刘思慧,黄毛也开始来帮忙,当他们听到程勇说,一盒药只卖五百的时候,都露出释然的表情。

    随后黄毛也回来了,除了吕受益,他再也回不来了。

    然后黄毛也死了,死于车祸,程勇心如刀绞,他冲着曹警官怒吼:他有什么错?他只是想活命而已!

    是啊,这句台词,也正是“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的内核,只是为了活命而已,当一个人连命都快没了的时候,跟他讲法律是不是就显得太可笑了?

    就好像假药贩子张长林说过: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没错,治不起病、上不起学、养不起老,这就是华夏目前最难解决的三个社会性问题,往往有些病是可以治疗的,许多人却选择等死,无他,治不起而已。

    最终程勇被抓了,但是观众们却并没有大快人心的感觉,相反,觉得心里堵得慌,没错,程勇前期的确利用贩卖仿制药赚了钱,但是,同时也是因为他的药,救助了不少病人。

    到了后期,程勇甚至贴钱给病人买药,在观众眼里他已经完成了自我救赎,不应该被定罪。

    影片结束,韩飞再度带领主创团队来到舞台上向观众们鞠躬致谢,回应的是观众们热烈的掌声。

    一部电影的成功与否在于能否让观众产生共鸣,虽然“我不是药神”讲的是白血病,不过对于刚刚经历了疫情的观众们来说,只有四个字:感同身受。

    首映礼结束,接下来的零点档也开始全面放映,比较有意思的是,往年火爆无比的十一档期,如今却成了小猫两三只,除了“我不是药神”之外,其他的都是一些小成本电影,甚至有八月份上映的电影还在放映。

    而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没有片源,大家都害怕受到疫情影响,这就造成了许多院线整个零点档只有“我不是药神”一部电影放映,观众甚至都没有其他的选择。

    不过,韩飞从自家原先的上座率统计来看,也的确发现观众的观影情绪不高,他以前的新片上映,上座率最差的也有60%,然而现在却连50%都不到,仅有48.5%,其他院线情况也不会比这个数据更好。

    显然,许多观众还是处于疫情后的自我保护阶段,想象中的报复性消费并没有出现,反而观众变得更加谨慎了。

    这对于整个电影行业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情,试想,韩飞的片子上座率都这么低,其他人能有这样的号召力吗?

    同时,首映礼结束之后,也有不少观众在网上给“我不是药品”打分,同时留下了许多评论。

    然而让许多人没想到的是“我不是药神”的评分居然高达9.3分,这就太恐怖了。

    要知道,这是一部国产电影,内地电影自从进入商业片模式之后,许多观众也陷入了一个怪圈,似乎只有上世纪的电影才是好电影。

    对于近十年来的电影评分都相对苛刻,9分以上的高分已经近十年都没有出现过了。

    于是不少网友纷纷表示,韩飞一定是请水军刷评分了,要不然不可能这么高,他们甚至压根就不去看评论,更没有去电影院看看这部电影究竟有没有网上说得那么好,反正,只要是你的评分超过了9分,那就一定是刷的,我就是要喷你。

    然而,很快,到了凌晨两点一刻左右,豆瓣网上的评分再度出现了变化,这次有所下降,不过整体来说还是比较平稳的,最终“我不是药神”的评分定格在9.1分。

    而且这次可不仅仅是首映礼的那点人发表评论了,越来越多的长评出现在豌豆网的评论专区。

    这就不由得还没有去看的观众好奇了,究竟是一部什么样的片子能够拿到9.1分这样的高分?难道说就像之前媒体传的那样,这部电影,就是韩飞为了冲击奖项拍的文艺片?不然商业片评分怎么会那么高?

    但是看了评论之后,却发现几乎所有的评论都提到了一点,节奏明快,显然这是一部商业片,可是,商业片真的能拍出高分电影吗?

    另外一边,韩飞也拿到了零点档的票房数据,2563万,这个数据不算多,不过已经比韩飞想象中要好了,毕竟上座率摆在那里,能获得这样的成绩只能说排片量是真的猛啊!

    这也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这部电影太不容易了,前期拍纪录片的时候,许多剧组成员就有许多心理崩溃的,后来还是经过了心理辅导才逐渐恢复。

    等好不容易片子拍完了,结果又遇到了疫情无法上映。

    后来韩飞拒绝将“我不是药神”免费在视频网站上播放,甚至拒绝了二十亿的直接收益,一度将这部影片推上了风口浪尖。

    用一句命运多舛来形容也丝毫不过分,现在终于等到了上映,零点档票房也就相当于月考成绩单,虽然不尽如人意,不过也算是可以说得过去了。

    然而,让所有人包括韩飞都没有想到的是,从中午开始,“我不是药神”的上座率就一路上扬,下午两点档的上座率达到了6成,算是恢复了正常水平。

    到了晚上八点以后的黄金时间段,上座率甚至突破了85%,这就是要大爆的节奏了。

    网上对于“我不是药神”的评论也越来越热烈,原本现实题材就很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再加上这次疫情的原因,大家对于药品价格的关注度也比以往要高得多。

    再加上“我不是药神”的质量摆在那里,受到热议也是正常现象。

    要说最开心的自然就是各个院线了,之前的生意已经不能用惨淡来形容了,完全给人一种继续开下去会赔得底裤都没得穿的既视感。

    现在好了,影院大堂终于又能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少院线老板见状差点没哭出来。

    “果然,还得是靠这小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