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四百七十六章:逆流而上的鲑鱼。
    “韩总,你这次可是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啊。”

    一众影视公司的老板、高层在参观完飞鸟剧院之后,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啊,不过黎君渺所说的惊喜也并不完全是恭维,做电影的谁不希望院线越多越好?

    “瞧您说的,这院线开业之后,还得各位多多关照啊。”韩飞把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

    他们这一唱一和,立马就让现场气氛活跃起来,众人有说有笑边走边聊,倒是其乐融融。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金牌影视的黄鹤翔就很尴尬,之前他跟韩飞不对付早就是圈内尽知的事情,双方还发生过不止一次正面交锋,他有被吊打,也有全身而退,唯独没占什么便宜。

    这次听说韩飞组建了院线,黄鹤翔原本是的念头是“完了”,韩飞一定会趁机报复。

    然而,就在他忐忑不安了好几天之后,却收到了一封邀请函,难道是韩飞手底下的工作人员发错了?还是说,韩飞想要当面羞辱他?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作为个人黄鹤翔是不想去的,然而作为公司老板,他又不得不去,三百多家影院,这样规模的院线在内地已经能够排到前二十了,一下子少了这么多影院,公司的电影还能保证票房吗?

    于是,黄鹤翔在做了半天思想建设之后,终于咬牙来了,然而到了之后,他却发现,韩飞并没有针对他的意思,不,应该说是无视他,这就更让黄鹤翔忐忑了。

    参观完,自然是要按照惯例请大家吃顿饭,韩飞也是开始频频给大家敬酒,,黎君渺作为隐藏人也帮着活跃气氛,毕竟韩飞一下子突然从竞争对手,变成了合作伙伴,其实许多影视公司的老板、高层都还没回过神来。

    “黄总,咱们喝一个吧?之前的事情,就当是过眼云烟,一笑泯恩仇,您是前辈,以后还得多多仰仗您的支持。”

    其实韩飞走向黄鹤翔的时候,整个包间都安静了,他们甚至已经在脑海中脑补出韩飞用酒瓶子砸黄鹤翔脑袋的画面了,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韩飞居然主动跟黄鹤翔和解了,而且姿态还放得那么低。

    黄鹤翔也没想到,韩飞居然会给自己敬酒,而且还是以一副晚辈的姿态,以往双方作为竞争对手的时候,韩飞可没这么客气。

    黄鹤翔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感动道:“韩总别这么说,以前是老黄心胸狭窄,今后还请韩总多多关照。”

    一时间,整个包厢的气氛又活跃起来。

    黎君渺看着韩飞不由心里感慨,看一个人能不能成大事,不是看他在逆境有多坚韧,而是看他在顺境能够看清自己。

    很显然,韩飞就是一个在每个阶段都能看清自己的人,以往韩飞作为竞争对手,跟黄鹤翔争锋相对,而且每每占据上风,说一句吊打也不为过,此时又正是他春风得意的时候,按理说踩黄鹤翔几脚,也没人会说什么。

    然而韩飞却主动低姿态的跟黄鹤翔和解了,这就是胸怀跟眼界了,明显韩飞此时已经是站在一个院线老板的角度来处理问题了,踩黄鹤翔的确能出口气,然而不免给在座的影视公司高层留下仗势欺人的印象。

    要知道在座的跟韩飞有恩怨的其实不在少数,电影上映的时候,谁没在背后拆过台?他们会不会也担心,韩飞跟对待黄鹤翔一样对他们?

    “年少有为啊!”黎君渺不由感慨,不得不承认,自己在韩飞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没有这份胸怀。

    很明显,其他影视公司的高层跟黎君渺的看法是一样的,不管是投资还是寻找合作伙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看人,之前冯驰的事情,大家还历历在目,说实话,心里不免有些疙瘩,现在看来,并不是韩飞年少轻狂,而是冯驰做得太过了。

    一顿饭宾主尽欢,散场后,韩飞也已经醉得睁不开眼了。

    “唉,就你这个酒量还跟人家拼,真是的。”李亚男把韩飞扛回家,心疼的拿热毛巾给他擦拭,还不忘埋怨几句。

    韩飞笑了笑,突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记得韩肖偶尔喝醉,董婕也是这么照顾,并且埋怨他的。

    “哎呀,别闹,喝醉了还使坏。”李亚男被韩飞握住手,不由羞涩的挣扎。

    韩飞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眼睛已经彻底睁不开了。

    转过天,韩飞醒来的时候,李亚男已经去上班了,餐桌上放着一杯牛奶,以及简单的三明治套餐。

    “唉,这丫头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中餐啊?”韩飞嘴上吐槽,心里还是挺温暖的。

    边吃边打开电视,让韩飞没想到的是,“飞鸟影院”成立的消息居然上了地方新闻。

    然而,院线是成立了,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因为不知道影院的禁令什么时候能够解除,所以这段时间,就只能苦练内功,李亚男开始针对全体员工进行培训,自从院线成立,李亚男就申请调过来当总经理,理由居然是公司的规章制度完善之后,普通的日常管理已经没什么意思了。

    好吧,女强人的思维,咱也不懂,咱也不敢问,韩飞只好答应。

    相对于电影行业,其实电视跟网剧受到的冲击并不大,相反甚至还有增长,大家这段时间在家里追剧,不少网友表示,他们不仅把新剧追完了,甚至把很多十几年前的剧集都追完了。

    而随着娱乐圈的全面复工,一些综艺节目也终于可以开始录制了,韩飞也收到了许多邀约,不过他都让江燕婉拒了。

    实在是推不掉的,就只好他本人出马。

    “何老师,您好您好,好久不见。”

    何老师调侃道:“唉,想请你上个节目还真是难啊。”

    “嗨,这不是最近比较忙嘛,院线成立之后一堆事儿,您多担待。”韩飞笑道。

    何老师却说:“不是现在,我们向往的生活正式录制还得两三个月,只是正在筹备,先跟你约个时间,十月一影院应该就解禁了,【我不是药神】也应该要跑宣传了吧?”

    这么一说,韩飞也没理由拒绝了,的确,假如十月一能够解禁,【我不是药神】肯定要抢在第一波黄金档期上映的。

    “那行吧,何老师到时候您提前打我电话就行了。”一般这种带着宣传目的上节目的,也没什么劳务费的说法,当然,正常邀请的嘉宾还是要给钱的。

    要说起来,韩飞也是向往的生活“老嘉宾”了,对于这类慢综艺他倒是不那么抗拒,就当是去度假了。

    时间悄然来到了八月,国内疫情已经基本控制,同时为了避免境外输入,持国外护照的歪果仁也被拒之国门,而一直被限制的娱乐产业,也终于获得了重新开业的批准。

    当然,娱乐产业要想重新营业,也必须符合国家各项消毒指标。

    这也让不少娱乐公司都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不用眼睁睁的看着赔钱了,然而市场的消费能力,跟消费信心并不是一下子就能恢复的。

    一些原本打算趁着消费者报复消费的心理搏一把的电影票房都扑街了,韩飞看着那可怜的上座率数据,也不由苦笑,要是今年一直这么下去,他这剩下的点钱也要赔进去了。

    不过,韩飞还是决定,让【我不是药神】登录十一档期,对此蒋轻侯等人不免有些发怵。

    “老韩,要不咱们还是等贺岁档吧?你也看到了,这批上映的影片有多惨,单日票房最高的都不到一千万。”

    韩飞却摇头:“不能等了,你们这样想,其他影视公司也一定是这样想的,但是要想重振观众们的信心,靠这些粗制滥造的片子行吗?所有人都把好片子捂着,最终的结果就是观众们对上电影院看电影的热情越来越低迷。”

    这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观众去电影院看电影的动力在哪里?好电影是第一先决条件,要是电影院上映的都是一些烂片,谁愿意花那么多钱去电影院?钱多烧的?

    长此以往,之前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观众市场就丢了,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蒋轻侯等人闻言,也只好叹气:“看来,咱们这回又要做一次逆流而上的鲑鱼了。”

    “难道,咱们逆流而上的时候还少吗?”韩飞笑道。

    “哈哈~~~”众人也是一阵大笑,笑声中透着一股豪迈,是啊,除了他们,整个影视圈谁又能像他们一样,始终在逆行呢?

    所谓的企业文化就是这样一点点积累的,所有能够被称得上伟大的公司,不是因为他们多有钱,而是那种刻在骨子里的精神。

    就好像企鹅再有钱,也不会有人认为这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因为它不配!

    既然决定了十一上映,宣传工作自然就要开始忙碌起来,另外,韩飞也开始跟其他一些院线协商上映的事情。

    事实上,自从上次韩飞怒怼字节之后,各大院线对韩飞的印象大好,现在韩飞本身也是院线老板,成了大家的一份子,虽说有些不情愿,不过事已至此,也没人能拦得住他,就只好承认他的地位了。

    再加上开业这段时间上映的片子不给力,众人眼看着一天天亏钱也是欲哭无泪,现在好不容易有韩飞站出来,大家自然是大喜过望。

    整个华夏电影圈,要说谁的电影最具影响力韩飞能排上前五,而要说票房号召力,韩飞说自己是第二,估计也没人敢说是第一。

    自然,各大院线给出的排片量也是高得惊人,直接48%起步,与其说他们是看到这部电影,不如说,是看好韩飞这个人,他似乎还从来没让人失望过,除了同行。

    敲定了上映时间,【我不是药神】的主演们也开始了宣传的旅程,沈一鸣依旧不大乐意上综艺节目,特别是真人秀,韩飞也知道这位不太适合真人秀的氛围,只好安排他上一些访谈类节目。

    要说起来,沈一鸣这次也多亏出演了程勇这个角色,要不然就他以前的收入水平,疫情期间没饿死就真的是奇迹了。

    所以对于韩飞的安排,沈一鸣倒是答应的挺痛快。

    沈一鸣不适合上真人秀,而其他演员的知名度又不够,于是宣传的重担又压在韩飞身上了。

    “唉,看来真是天生劳碌命啊,当了老板还得出来抛头露面。”韩飞去云南的路上不免吐槽。

    这次,韩飞自然是去参加“向往的生活”,据说第一期已经录制完了,他去正好赶上第二期。

    从机场出来,接他的车早就等着了,韩飞一看,前排还做着摄影师:“呵,这就开始了?你们还真是什么都不耽误。”

    摄影师跟司机都笑了。

    按照惯例,去之前是要打一个电话的,韩飞打之前问了一下:“这一季应该没有插秧、拔萝卜了吧?”

    没有人回答,电话也通了,韩飞捏着嗓子问:“你好,是蘑菇屋吗?”

    “喂,哈哈,别装了,我都听出来了。”一个女声传来。

    韩飞一听就知道,没戏,是紫枫接的电话,这小丫头对他的声音还是很熟悉的。

    “你怎么还在这儿啊?这都多少期了?也每个人取代你的位置啊?”

    紫枫傲娇道:“那是,其实我都不想来了,结果观众说没我就不看,唉,人气就是这么高。”

    “嗯,你不要脸的样子,颇有我当年的风范。”韩飞笑骂。

    正聊着,何老师也走了过来,一听是韩飞就笑道:“哎呀,你终于来了,行了,都是老熟人也别点菜了,我们做什么你就跟着吃什么好了。”

    “别啊,我特别想吃你们云南的菠萝饭......”

    “喂?不好意思,信号不太好,你说什么?我先挂了啊!”何老师跟紫枫大笑着挂掉电话,还不忘击掌庆祝。

    韩飞一副很受伤的表情:“唉,就不应该让他们听出我是谁,这年头啊,越是熟人越没有地位!”

    摄影师跟编导心里都笑翻了,这段播出去效果一定特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