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四百七十五章:超过一百亿。
    六月,国内疫情已经基本控制,京城也开始解禁,“飞鸟影视”也开始全面复工。

    许多员工在踏入办公室的一刻甚至忍不住眼圈泛红,这个年过得太不容易了,而且让他们庆幸同时又感动的是,身边许多同行都面临着减薪、被裁的遭遇,有的甚至从隔离第一天开始就已经失业。

    其中不乏一些影视行业的头部公司,原本这些同事跟人说起来还挺自豪的,上市公司,有面子,然而这次疫情就像是照妖镜,彻底暴露出资本无情的嘴脸,许多公司压根就不是撑不住,仅仅只是为了削减开支就裁掉了30%以上的人。

    而韩飞这次疫情不仅没有降薪裁员,年终奖也是按时足额发放,甚至有些业绩好的部门年终奖比往年还要多,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许多员工把工资年中奖晒出来之后,引得朋友圈疯狂点赞,那种自豪感是平时无法感受到的。

    所谓患难见真情,一家公司有没有人文情怀跟社会担当,不是看它在风口的时候捐了多少钱,而是在逆境的时候,是否能够做到以人为本。

    “很高兴今天还能看到这么多熟悉的名字。”开工第一天,韩飞觉得还是有必要出现在员工面前,至少让他们看到,原来老板有一直在关注他们。

    许多员工不自觉的挺起胸膛,让戴在胸前的工作牌更加显眼。

    “今年整个影视行业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我在朋友圈里也看到无数影视公司的老板在说,影视寒冬要来了。”

    说到这里,韩飞顿了顿:“不过我跟他们的看法不一样,危机跟机遇是并存的,我恰恰认为,今年将会是我们飞鸟影视腾飞的一年,因为我们跟其他任何的影视公司都不一样!”

    话音刚落,整个大堂都想起了热烈的掌声,没错,作为整个行业输出精品作品最多的公司,他们有这个自信,跟其他所有的同行划清界限。

    “当然,机遇不是嘴上说说就能把握的,上半年,我们除了有声类的部分业务没有断更,其他的业务都停掉了,所以,我们下半年会很辛苦,很累,但是我在这里保证,你们付出的每一份汗水都是有回报的,以往我们的年终奖是净利润的5%,今年,只要达到去年的业绩,双倍,10%,大家有没有信心拿到?”

    “有!”员工们都激动不已,要知道,去年有的部门年终奖可是相当于三十个月的薪水,双倍?那岂不是可以在小城市买套房了?

    韩飞开玩笑道:“你们有信心,我也就有信心了。”

    “哈哈~~~”员工们一阵哄笑。

    其实员工们很清楚,韩飞所说的危机也是机遇这话绝对不是空话,这次疫情过后,整个影视行业都会面临大洗牌,许多不专业的草台班子直接就没了,另外一些想赚快钱的资本也一定会离场,这就造成了存量减少。

    然而,市场对于各种文娱作品的需求,其实并没有减少,反而因为疫情的原因,大家宅在家里许多人已经养成了宅的习惯,市场容量变大,存量减少,势必会造成供货紧张,接下来的半年将会是各个影视公司拼命抢时间,拼品质的时候。

    谁的作品更新快、质量高,谁就能获得更大的收益,所以半年时间完成一年的任务,并不是无法达成的,无非就是累一点而已,累?这年头干什么不累?有奔头的累,那还会觉得累吗?

    正式开工后,大家也是干劲十足,各个剧组火力全开。

    不过也有一些部门有力气也没地方使,比如周建的经纪公司,这次疫情对影视行业的打击太大了,行业减产85%,手底下的艺人都嗷嗷待哺呢。

    “行了,你也别来跟我哭穷了,今年公司所有的项目优先从你手里选人,实在不合适的再放出去,不过有一点,要是导演不认可,谁说了都不算,明白吗?”韩飞正色道。

    这也是韩飞一直以来遵守的底线,因为导演是一部戏的直接负责人,拍砸了,导演是第一个站出来挨骂,也是直接承担后果的。

    然而影视行业现在有一个怪圈,就是给导演施加压力,却又不给他足够的创作权限,比如主角导演决定不了,制片方肯定会捧自己的人,重要配角,导演也决定不了,那是留给出品方的,这就是纯粹要让马儿跑,还不给马儿吃草了。

    甚至有些圈内的导演自嘲:干这行,考验的不是你的专业水平,而是补锅的能力。

    正因为知道圈内的乱象,所以,韩飞一直很注重维护导演的权威,同时在飞鸟影视,戏拍砸了,导演也是第一责任人,就跟厨师是一个道理,所有的主菜、配菜都是你点的,结果炒出来的菜不好吃,那就不能怪别人了。

    事实上,这样的创作环境也正是导演们需要的,所以飞鸟影视这些年不管是网剧,还是电视剧,占据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大。

    “嘿嘿,您放心,规矩我都懂。”周建屁颠屁颠的跑去给导演递资料了,这段时间在家里待着,他头发都愁白了。

    当然,发愁的可不止他一个,袁洪就更愁了,原本能请得起他们的项目就不多,现在整个影视行业寒冬,各个剧组都在缩紧银根,哪有还有钱做特效啊?

    韩飞想了想:“这样吧,我会让各个剧组下半年尽量安排一些大制作,另外我跟星艺传媒那边再联系一下,看能不能争取几个项目过来吧。”

    “唉,也只好如此了。”袁洪一阵叹息,影视公司只要是遭受打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缩减特效开支,毕竟,五毛特效而已,又不是不能看,这就让袁洪很尴尬了,接活吧,砸招牌,不接活吧,大家又完不成绩效。

    然而,接到韩飞的电话,黎君渺不由苦笑:“我现在手里能开工的剧组就只剩下三个了,都给你吧,不过你起码得给打个六折,要不然真是做不起。”

    “你就哭穷吧,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两年,你海外票房可是赚了不少。”韩飞笑骂。

    黎君渺也开始吐苦水了:“得了吧,你是光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打,海外票房的确是赚了一点,但是花销也大啊,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拍一部火一部,有些片子,我们只是打肿脸充胖子而已,算上运营费,不少都是赔钱的,再加上这次疫情,原本打算在海外上映的片子也黄了,国内市场刚刚保本,唉,难啊!”

    韩飞没想到星艺传媒的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当然,也不排除这是黎君渺刻意放的烟雾弹,毕竟同行嘛,留一手也是正常的。

    “好吧,那就先这样,改天等馆子重新开业,请你搓一顿。”韩飞刚准备撂下电话。

    黎君渺却道:“别啊,你老实跟我透个底,圈内在传你收购了一家院线,是不是真的?”

    “行啊,消息够灵通的。”韩飞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反正很快也要宣布了,没必要藏着掖着。

    “卧槽,你小子牛逼啊!”黎君渺沉默了半晌,甚至爆了粗口。

    怎么说呢,任何一家影视公司,发展到一定的程度,都会想要拥有一家自己的院线,然而真正能够做到的只是凤毛麟角,院线跟影视完全就是两个行业,星艺传媒最初也想要插足院线,然而后续的资金压力实在太大,就不得不放弃了。

    “你小子这顿是得请,不仅得请,还得请我们吃顿好的。”黎君渺很快也就释然了,毕竟都到了这个年龄,酸他是酸不起来了,顶多就是羡慕而已。

    而且,今后韩飞的院线开起来,星艺传媒还得多仰仗人家呢,这时候搞好关系是必须的。

    韩飞对于黎君渺表达的善意也很高兴,院线开业之后,最缺的自然就是片源,跟各个影视公司搞好关系也是很重要的,毕竟以后院线可就靠他们赚钱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韩飞就没有去公司了,而是到了一家影院,没错,这里就是即将正式挂牌的“飞鸟影院”,也是京城唯一的一家旗舰店。

    这家影院位于东三环,周围还是比较热闹的,去年这家院线的老板还在筹备着准备将这里翻新扩建,然而疫情下,还是选择了放弃。

    韩飞接手后,第一眼就看中了这里,既然是旗舰店,肯定是要重新装修的,一些影音设备也要升级到最新的才行。

    扩建原本是不太可能的,毕竟这里的繁华程度,商铺是不愁租的,然而疫情之下,一些店家直接就倒闭了,房东眼看着铺面租不出去要砸在手里,也就答应了扩建的要求,便宜也好过没有不是?

    韩飞也是财大气粗,上下三层裙楼全部拿下,装修的设计方案,也是请了之前为主题公园做设计的公司来做的,整体上有些梦幻风,走廊上有许多经典影视人物的卡通涂鸦,当然,基本上都是飞鸟影视自己的。

    嗯,很自恋,不过倒也不算是往自己脸上贴金,这些年飞鸟影视也出品了不少经典的银幕形象,说出来也算是耳熟能详。

    “这里,就是以后咱们举行首映礼的地方,还不错吧?”韩飞特意在竣工的当天带蒋轻侯他们一起来参观。

    对于这些老伙计,韩飞始终很庆幸,这一路走来,太艰难了,如果不是有大家的支持,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走到今天。

    “这,就是咱们自己的影院?”蒋轻侯甚至有些不敢相信,从第一部电影上映,大家就没少吃院线的亏,每一次大家都是牟足了劲在后面追赶,直到逐渐证明了自己的商业价值,院线才开始给到20%以上的排片量。

    贾幼乾等人更是一个个都激动得互相拍打着肩膀,是分享,也是发泄,走到今天都太不容易了,好在大家都在,谁也没有落下。

    “咱们一起合个影吧?”韩飞一个个拍着大家的肩膀,以示鼓励,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是终点,而是一个全新的起点。

    闪光灯下,所有剧组主创都在这里留下痕迹,而这张照片,韩飞让人挂在了进门最显眼的位置,不是显摆臭美,而是如果将来有些人离开了,韩飞觉得应该让观众们知道,他们曾经来过。

    转过天,“飞鸟影院”正式挂牌成立,原本考虑到安全,韩飞并没有邀请媒体,只是请了一些影视圈的同行,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天还没亮就已经有媒体记者在蹲点了。

    后来人越聚越多,韩飞一看这样下去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就把记者们都请到了一间放映厅里。

    “韩飞,请问这次疫情,所有的影视公司都在收缩资产,为什么你却要花这么多钱收购院线呢?”有记者迫不及待的问。

    韩飞站在舞台上:“突然有种在学校里上课的既视感。”

    “哈哈~~~”记者们也都乐了,的确,这影院的椅子如果不是加了坐垫,还真跟学院大课室的差不多。

    “其实收购院线是很早就制定的计划,只不过恰巧赶上了疫情,收购计划进行得比较顺利而已。”韩飞也没有隐瞒。

    “那,方便透露一下收购花了多少钱嘛?”有记者问。

    韩飞笑着反问:“那,方便透露一下,你一个月赚多少钱嘛?”

    “哈哈~~~”同行们也都是一阵哄笑。

    没曾想,女记者表示为了新闻,自己豁出去了:“三万!”

    “好吧,既然这位美女都豁出去了,那我也给大家透个实底吧,所有收购院线,再加上整合、重新装修的费用,加起超过了100亿。”韩飞装作一副无奈的表情。

    然而此话一出,现场记者就炸了窝,他们曾经想过,这会是一笔巨款,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超过一百亿。

    要知道韩飞今年也才三十多岁,这就一百亿了?而且,这个一百亿还不是资产,而是现金!

    这绝对是一条重磅新闻,记者们一个个眼睛都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