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四百七十三章:封杀。
    张亮哑口无言,在他的意识里,互联网公司就是不断的吸引用户,增加用户的使用时长,从而占领他们的时间,至于他们会不会对传统行业造成破坏,那不是他们互联网人该考虑的问题,在互联网公司的残酷竞争下,只有活下去才有未来。

    在张亮看来,韩飞并不是一个传统的人,“飞鸟影视”就是靠着互联网起家的,原本他以为这次合作应该是一拍即合,皆大欢喜的。

    然而,韩飞拒绝了他,而且是以一个他无法辩驳的理由,他可以骂韩飞迂腐,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年纪比他小得多的家伙,是一个将华夏影视行业抗在肩上,负重前行的男人。

    “呼。”张亮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所以我现在是该讨厌你呢?还是该敬佩你?”

    韩飞笑了笑,递给他一杯茶:“敬佩有点儿过,欣赏就好了。”

    “噗。”张亮差点没一口茶水吐在他脸上,这家伙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互联网有一天也会成为传统行业?假如有一天互联网也受到类似的冲击,你是会选择做一块随波逐流木板呢?还是当一颗顽强沉在水底的石头?”

    韩飞这话绝不是韩飞危言耸听,几十年前,电影、电视,也都是新兴产业,之前报纸、广播这些传统行业不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吗?

    人类科技的进步,总有一种模式会取代互联网,如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许多传统PC互联网公司不也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了吗?

    张亮没有回答,但是从他的表情依稀能够看出一丝坚毅,其实只要你热爱一个行业,那就一定愿意去做那颗沉在水底的石头。

    当时代的洪流汹涌而来,没有人能够抵挡,也没有人会看到你的努力,但是终有一日潮水退去,大家会看到有一颗石头还顽强的屹立在原地,这就够了。

    送走了张亮,韩飞并没有闲着,而是通过微博发布了一篇标题为“电影本该如此”的短文。

    文中矛头直指字节以及某家影视公司,虽然没有点名,但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说的是谁了。

    一时间,网络上可就热闹了,毕竟疫情期间嘛,一个个都宅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大家敲敲键盘,嬉笑怒骂,也没什么不好的。

    当然,这件事情也引起了不小的争论,许多观众原本还等着看大年初一的免费电影呢,结果吃瓜吃到了自己头上,仔细一看韩飞的微博,这才恍然,原来免费对整个电影行业有如此大的危害。

    也有的网友表示,这些跟自己都没有关系,自己就是喜欢看免费的,至于免费会不会对电影行业产生影响,他们也并不关心,反正没有了电影还能看电视剧、动漫、小说嘛。

    但是,类似的观点很快就被影迷们反驳。

    “别做梦了,资本如果入侵就不会是单一性的,这次是电影,下次就是电视剧,不,应该说电视剧已经被资本侵蚀了,现在的电视剧除了【飞鸟影视】一家,其他公司出品的还有能看的吗?”

    “没错,动漫也已经完了,画手就是给工作室打工的机器,小说嘛,呵呵,都懂的。”

    大部分影迷看问题还是很准确的,覆巢之下无完卵,华夏电影已经经历了最混乱的十几年时光,现在好不容易由韩飞带头打开了全球市场,曙光就在眼前的情况下,如果再回到之前的状态,那就真的没救了。

    在一些大城市看一场电影的成本其实还是很高的,动辄一百多块,但是观众们买票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亏。因为一部好电影能够给人带来的心理满足,是用钱无法衡量的。

    就算是看到了烂片,华夏观众也只会骂这部片子的导演、演员,同时告诉自己下一次要擦亮眼睛,不要再看烂片了,这就是可爱的华夏观众。

    然而,假如整个市场都被烂片所占领呢?观众们还会孜孜不倦的花钱去电影院吗?不可能的,观众又不是傻子,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屎是臭的。

    那些把观众当傻子糊弄的影视公司最后都会自食其果,等到了破产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才是那个煞笔。

    渐渐地,加入到这场讨论的网友越来越多,不得不说,韩飞的影响力在这件事情当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不仅仅是影迷们关注,许多媒体都开始争相报道,甚至连一些地方卫视也都进行了播报。

    原先字节跟欢喜是没把这件事情当回事儿的,他们甚至认为这是在帮他们做广告,美滋滋的想着能够通过这件事情增加多少曝光度。

    然而,当事情越闹越大,他们终于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他们没想到舆论开始一边倒的朝着不利于他们的情况发展。

    甚至已经有网友喊出抵制免费电影的口号,当然,这里面不乏有竞争对手推波助澜,但是也足够说明,观众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于是字节开始出来“辟谣”,表示,我们是花了真金白银买的播放权,怎么就变成众矢之的了呢?这不公平啊。

    就连欢喜影视也站了出来,把矛头直指韩飞,认为他就是眼红,眼看着自己的电影无法上映,而他们却已经上岸脱身,这是赤裸裸的嫉妒。

    然而仅仅不到半个小时,奇异果视频的CEO张亮就通过自己的微博,一连发不了七篇短文。

    说的都是他去韩飞家里的经过。

    “别以为就字节有钱,我当时可是揣着十亿支票去的,去之前我跟企鹅视频的刘总都谈好了,只要能拿下,二十亿都在所不惜,现在还觉得韩飞是嫉妒的请举手!”

    这就是啪啪打脸了,欢喜影视原本想把事情糊弄过去,但是没想到张亮居然已经提前找过韩飞了,而且二十亿这个价格着实让人口水都流出来了。

    反观他们之前还在为那6.3亿洋洋自得.......差距一下就体现出来了。

    张亮的爆料更是把这件事情推上了高潮,网友们开始疯狂吃瓜,下场的可都是影视圈跟互联网圈的头部公司。

    然而这还没完,很快以华南院线为首的几家院线开始正式全部,将会对欢喜影视进行全面封杀。

    说白了,最害怕电影免费成为常态的就是这些院线了,这是完全不给活路了啊,电影都免费了,那还要院线干嘛?

    不过网络上的争吵并不能解决问题,放在现实也是一样的,欢喜影视虽然被几家院线封杀,但其实他们并不慌,因为疫情的原因谁也不知道院线什么时候能够开业,他们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来转圜。

    而且以目前的华南院线的情况来看,他们能不能撑过这波疫情都是问题,毕竟院线每天的支出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事实上,也正如欢喜影视所料,许多院线在经历了一个月的停业之后,都纷纷被爆出了巨额亏损的消息,而且是影院门店越多,亏损就越厉害,这个时候规模越大就越容易死。

    当然,对于韩飞来说,这倒是个很好的机会,之前他就一直在寻找插足院线行业的机会,很显然,当下就是一个绝佳机会。

    不过,仅仅一个月时间,院线虽然亏得很惨,却并没有绝望,也没听说哪家院线准备出售,或者是清算破产。

    时间就这样悄然来到了二月初,眼看着春节将近,但是疫情却并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因为越来越多的确诊人数,变得更加严重起来。

    就连韩飞现在所在的京郊别墅区都已经封闭了路口,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只能停下脚步,就好像是飘到了一座座孤岛上。

    不过这段时间韩飞倒是过得很自在,这些年他很难得有机会如此放松,白天跟李亚男一起在花园里享受冬季难得的阳光。

    李亚男喜欢靠在韩飞背上看书,而韩飞对她那些枯燥的书不感兴趣,倒是让他把丢下一段时间的吉他给捡了起来。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

    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背对背默默许下心愿

    看远方的星是否听得见”

    “肉麻。”李亚男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跟灌了蜜一样甜,试问有哪个女孩子,对心上人专门给自己写的情歌有抵抗力呢?

    对于李亚男这种刚吃完就打厨子的做法,韩飞表示十分愤慨:“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哼,就是肉麻。”李亚男翘着眉毛,一句话直指要害:“某些人也不知道用这招骗了多少小姑娘。”

    这就没意思了,韩飞只能败下阵来。

    “让我猜中了吧,说,究竟骗了多少。”李亚男故作嗔怒道。

    然而,半晌,韩飞就跟木头人一样,完全没有反应,李亚男忍不住推了他一下:“唉,你干嘛呢?我问你话呢,别想蒙混过关。”

    “别闹,没见我正数着呢嘛。”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好你个花心大萝卜,有种别跑。”李亚男从韩飞眼神里都能看出戏谑来。

    一阵打闹,过后,逐渐趋于平静。

    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大年三十除夕夜这一天,韩飞跟李亚男分别在两个房间给家人汇报情况,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今年,他们两家居然是在一起过的。

    这就很尴尬了,李卫国对闺女一阵嘘寒问暖之后,疑惑的问:“闺女,你这是在哪儿啊?”

    “哦,我在酒店隔离呢。”李亚男赶紧撒了个谎。

    然而一旁的韩贝贝可是看得清楚,因为李亚男所在的房间以前她住过,而且墙上挂着的大灰熊玩偶,也是她带过去的。

    “这两个人有问题啊。”

    “哎呀,你们聊够了没有,我有话跟哥哥说。”韩贝贝抢过手机,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就满脸严肃的问:“老实说,你现在在哪儿?”

    “在家啊。”韩飞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

    韩贝贝意味深长道:“哦?就你一个人?”

    “啊,就我一个啊,不然还能有谁?”韩飞心里开始打鼓。

    “少来,我都看出来了,亚男姐跟你在一块儿呢,你们同居了,好你个韩飞,居然对亚男姐下此毒手,看我不跟李叔叔说,让他收拾你。”韩贝贝怒道。

    “嘘,我的姑奶奶,你小声点儿。”韩飞一听就蔫儿了:“说吧,你想要什么?”

    “哼哼,每个月一千块零花钱。”韩贝贝露出得意的小表情。

    “不行,最多五百。”

    “九百!”

    “八百。”

    韩贝贝撒娇道:“你有没有大人样儿啊,那么有钱,给点儿零花钱这么抠门儿。”

    “少来,我只是哥哥,又不是老爹,能给你点儿零花钱就不错了,怎么?你还想等我死后继承我的遗产不成?”韩飞嗤之以鼻。

    “七百成交,不然我现在就捅出去!”韩贝贝咬牙道。

    “行,不过你得帮我们查缺补漏,要是事情败露你的零花钱也就没了。”

    二人不太愉快的达成了协议,果然在小丫头的插科打诨之下,家长们都没有发现异样。

    “任务顺利完成,恭喜发财,红包拿来。”韩贝贝开始讨赏,嗯,她对自己的演技给到满分,看来自己还是蛮有当间谍的天赋嘛。

    好几个红包飘了过来,韩贝贝眉开眼笑的点开,然而最后一个红包却让她气得抓狂。

    因为上面写着:下个月零花钱,省着点儿花。

    “你可太坏了。”李亚男看得笑出鹅声,她甚至能想象韩贝贝此刻的表情。

    果然,韩贝贝开始发来视频,却被韩飞想也没想就挂掉,然后关机,嗯,完美!

    “女孩子,长大了就不能太惯着,要不然以后很难嫁出去的。”韩飞笑道。

    “哼,你骂谁?”

    呃......好吧,有点得意忘形了。

    除夕夜对于华夏人来说,是个很特殊的日子,哪怕此刻被隔离,没办法跟家人团聚,李亚男还是利用有限的食材做了一大桌子菜。

    有遗憾也有收获,这也是韩飞跟李亚男第一次单独过除夕。

    “干杯!”

    “新年快乐,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