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四百七十二章:我拒绝!
    在酒店隔离了两个礼拜,还好,大家身体状况良好,之后的核酸检测也都是阴性,大家也终于可以从隔离酒店出来了。

    走出酒店的那一刻,众人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既视感,不少人甚至相拥抱头痛哭。

    韩飞抬头,阳光有些刺眼,正不知想什么的时候,一辆蓝色的BMW停在路边,从驾驶位出来一个女子,三步并作两步。

    “哇~~~”众人一阵惊呼。

    直到被李亚男狠狠抱住,韩飞这才反应过来,感动之余,轻轻说了句:“很危险,你不该来的。”

    “以后,你走到哪里都带上我好不好?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李亚男的眼泪毫无征兆,就像三四岁的孩子那样,哭得肆无忌惮。

    “好。”韩飞就像哄小孩那样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

    好不容易,李亚男的情绪平复下来,不好意思的从韩飞怀里挣脱出来,顿时又引起了众人一阵起哄。

    特别是蒋轻侯这货:“唉,这年头真是,把狗骗进来杀啊!”

    韩飞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滚蛋,公司的车马上就到,这里就交给你了,把人都给我安顿好了。”

    说完,韩飞就拉着李亚男离开,当然,他开车,对于李亚男的车技,他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吁~~~有异性没人性。”韩飞的行为,顿时换来了一片嘘声。

    虽然隔离结束了,眼看着就要过年,大家却只能继续待在京城,一是很多省份的交通停运,二是不想给家人带来风险,万一呢?

    京城所有的公共场所都已经停业,原本繁华的街道显得格外萧条,李亚男假装望着车窗外,实际手心却一直在冒汗,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原本她的计划只是出现在韩飞面前,然后嚣张的说一句:“来,姐姐送你回家。”

    怎么办?好丢人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自己怎么突然就情不自禁了呢?

    李亚男的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韩飞的眼睛,这傻妞心虚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攥紧拳头。

    “我送你回去吧?我暂时就不回去了。”

    “那我也不回去了。”李亚男似乎赌气般的说。

    韩飞一阵好笑,问道:“为什么?”

    “明知故问。”李亚男脸一下就红了,似乎又想起了刚刚的一幕。

    嗯,作为一个老司机,韩飞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车速一路飙升,最终的目的地,自然就是他的别墅。

    车子停在了别墅院子里,李亚男早就听韩贝贝说过这里,进了房间之后原本打算参观一下,结果韩飞一下将她抱住.......

    一夜无话,一直到晚上,李亚男蜷缩在韩飞怀里羞涩道:“我饿了。”

    “嗯?”好吧,韩飞承认自己想歪了。

    李亚男脸更红了,没好气的锤了他一下:“我说的是肚子饿。”

    “哦,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不然呢?”韩飞揉着胸口,咳咳,别乱想,是他自己的胸口,这傻妞外表看着好像淑女了,力气还是这么大。

    “流氓!”李亚男斜了他一眼。

    然而,等他们起床后却悲剧的发现,冰箱里一点儿吃的都没有,李亚男不由皱着鼻子:“你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韩飞一度很尴尬,以前他要是开车出去吃,要么就点外卖,然而现在餐馆都停业了,外面哪儿还有吃的?

    无奈,韩飞只好开车出去,好不容易逛了一大圈,才发现有一家小超市开门,不过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等人选好了出来,才能再进去。

    于是就是漫长的排队,李亚男缩在韩飞怀里有气无力:“我已经快要饿死了。”

    “我也是。”韩飞表示自己才是运动量最大的那个。

    李亚男已经没有力气再锤他了,只能给他一双大白眼,让他自行体会。

    好不容易进了超市,发现能够买到的东西比平时少了许多不说,价格也贼贵,不过也能理解,毕竟特殊时刻。

    “要不咱们买点儿泡面回去算了?”韩飞尴尬的发现自己不会做菜。

    “不会做就直说嘛,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虚伪。”李亚男不屑的表示:“放心,跟姐姐一起,饿不死你的。”

    唉,曾经也有人这么兴誓旦旦的说过,然而,最后做出来的东西只能勉强不吃坏肚子,至于味道嘛,韩飞突然觉得还是买几袋泡面回去比较保险。

    折腾了好半天,终于拎着一大堆菜,以及零食回到家,韩飞先拿了一袋干吃面,嗯,瞬间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来尝尝。”韩飞拿出一块。

    李亚男正在洗菜,原本想嘴硬的说上一句:方便面有什么好吃的,然而,最终还是抵受不住诱惑,张开嘴。

    然而韩飞却把干脆面丢进自己嘴里。

    “去死。”李亚男愤然将菜叶上的会往这个可恶的家伙身上甩。

    自然避免不了一场战争。

    “别闹了,我都快饿死了,你乖乖去沙发上坐着等开饭吧。”李亚男俏脸通红的求饶。

    韩飞这才满意的离开,坐在沙发上,看着李亚男在开放式厨房里忙碌,突然有种家的温馨,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仿佛看到了董婕跟韩肖。

    虽说,董婕的性格比较强势,在家里韩肖似乎没什么地位,不过他们之间的相处之道却是韩飞特别羡慕的。

    韩飞原先总感觉跟李亚男在一起是束缚,然而到了他这个岁数才发现,原来换一个角度,或许也是牵绊。

    怎么说呢?从小在一起的兄弟姐妹也会争吵,更何况是两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要在一起生活一辈子,需要去容忍对方的缺点,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有时候争吵其实是一种调节生活的方式。

    依稀记得韩肖对自己说过,父母会老,孩子会长大,只有妻子才是跟你相互扶持,走过花开花落的人,以前韩飞不懂,到如今才觉得,这个看起来有点蔫儿的男人,才是大智慧。

    “快,洗手吃饭了。”

    让韩飞没想到的是,李亚男做的居然是西餐,牛排加蔬菜沙拉,还有一个汤。

    嗯,貌似很补啊?

    牛排切了一块,虽说买的是超市里研制好的,不过味道还不错,七成熟也比较适合韩飞的华夏胃。

    “你什么时候还学会做西餐了?”韩飞竖起大拇指问。

    李亚男得意的笑了:“嘿嘿,我可是在一家很棒的西餐厅实习过的,那里的主厨是个华裔,他教我的,不错吧?”

    “嗯,很棒。”韩飞点点头:“不过,我想你应该学学怎么做中餐,西餐偶尔吃一回还行,每天吃,我可吃不惯。”

    李亚男一听这话瞬间脸就红了,娇嗔的瞪了韩飞一眼。

    这话类似于,一个你跟妹纸说:我想睡你,那是耍流氓,但是如果说的是:我想每天早晨跟你一起享受日出的阳光,那就是徐志摩了。

    这个“每天吃”就很灵性了,哼哼,这个家伙不愧是混娱乐圈的套路真多的,李亚男暗自吐槽的同时,也不免满心欢喜。

    疫情期间,所有的线下实体都受到了毁灭性打击,但是线上娱乐却开始发力,首先爆出的就是字节花了6.3亿巨资在要在春节期间免费播出一部喜剧电影。

    瞬间一石激起千层浪,之前所有在视频软件上播出的电影,要么是无法上映的大烂片,要么就是已经从院线下画的影片。

    这种从未在院线上映直接登录视频软件的情况还是首例,而且最关键的是,这部电影原先铺天盖地的宣传,要在大年初一上映,现在就不是简单的逃档问题了,而是赤裸裸的叛逃。

    这对于跟它签订合约发行的院线来说,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前期的宣发成本都花出去了,你突然说不上映了?票房分成也就没有了,他们的前期投入怎么办?

    于是,当天华南院线的CEO就公开斥责这种行为,甚至放出话来,要封杀某位导演,以及他背后的影视公司。

    而且不单单是华南院线,许多院线对于这种行为也是零容忍的,他们也怕其他影视公司有样学样,到时候就真的是血本无归了。

    然而对于观众们来说,这无疑是件好事情,毕竟在百无聊赖的时候能够在家里就看到新上映的电影,而且还是免费的,自然是举双手支持啦。

    “喂,韩总,有时间聊聊吗?”

    韩飞一看来电显示,就乐了:“好啊,你要是有空的话,不如来我这里坐坐。”

    现在也别指望能有什么咖啡厅跟茶楼了,要谈事情还是直接到家里吧。

    很快张亮就到了,对于这位奇异果视频的CEO,韩飞自然知道他的来意。

    张亮也开门见山:“把【我不是药神】卖给我们吧,多少钱,你开个价。”

    这财大气粗的样子,韩飞很喜欢,不过他还是摇头拒绝:“不好意思,不卖。”

    张亮脸色一变:“难道.......”

    韩飞还是摇头:“并没有卖给企鹅视频,事实上,刘总昨天就给我打了电话,我也决绝了他。”

    “为什么?价钱咱们可以商量的,我们有充足的预算!”张亮不解中带着一丝急切,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用户才是关键,字节近期动作频频用户数量也是节节攀升,对于其他的互联网企业都是巨大威胁。

    这次6.3亿购买一部喜剧电影的版权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举动,也为字节这家公司狠狠进行了一波宣传,哪怕最后是赔钱,这笔买卖也是划算的。

    而对于奇异果视频、企鹅视频这样的传统视频网站,短视频带来的冲击已经近在咫尺,他们急需一个更加劲爆的消息来重振用户的信心。

    无疑所有春节档期当中最具影响力的还是韩飞的新片,只要将这部片子拿到手,不仅能够阻止字节的强大攻势,甚至还能进行一波反击。

    为此,张亮来之前甚至做好了愿意跟企鹅视频同期播出的条件,毕竟韩飞的电影要想拿下来,起码也要十五个亿以上。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韩飞居然一口回绝了。

    “可是,为什么?这部片子海外市场前景很渺茫,国内票房就算四十亿,你真正你能够拿到手的也不过十几亿,而且这次疫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院线最起码要半年才会有观众愿意走进电影院,卖给我们绝对不亏的。”张亮越说越激动。

    然而韩飞还是摇头:“对于你们来说,的确是如此,但是对于我,一个电影从业者来说,电影就应该是观众买票入场的,免费的东西,我不做!”

    “这不是一样吗?观众掏钱,跟我们掏钱有什么区别呢?”张亮还是不理解,韩飞究竟在坚持什么,在他看来互联网思维就是砸钱获取用户,然后再薅羊毛的。

    韩飞一字一句道:“你们在破坏电影行业的根基,一旦观众觉得不需要花钱也能够看到好电影,他们就不会再进入电影院,没错,你们的确是吸引到了用户,用户也的确省了钱,但是接下来呢?电影生存的土壤被破坏了,留下的只是一地鸡毛。”

    其实这种情况在欧美国家已经发生了,甚至出现了拿到奥斯卡奖的电影压根就没有在北美市场上映的情况。

    在华夏也是一样,之前各种购票APP出来的时候,出现了各种疯狂的票补,有时候甚至几块钱就能看一场电影,最后为什么票补没有了?并不是企业不想补贴了,而是相关部门叫停了票补。

    因为长期的票补会给观众一种错觉,似乎一部电影的门票就只值几块钱,而且很多票补都是有针对性的,一些火爆的电影票补会很多,而一些不那么热门的电影就没有票补。

    长期以往,那些拿不到票补的小众电影就只有消亡,这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因为许多优秀的电影导演、演员都是从小成本电影逐渐被人发现的。

    其实字节的这种行为,跟票补没什么区别,甚至更加恶劣,一旦这种行为成为趋势,后果不堪设想。

    韩飞自然知道把“我不是药神”直接卖出去,绝对比捂在手里要赚钱,更何况他接下来还有收购院线的计划。

    然而他还是拒绝了,因为他知道整个行业都在看着他,一旦他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定会有一大波人跟风。

    而且在韩飞看来,看电影,买票这是天经地义的,这也是他为什么热爱电影的原因,假如所有的电影都免费观看了,没有观众花钱买票,如何能判定哪部电影是好电影呢?靠刷评论吗?那成本太低了!

    观众买的票既是影院的门票,也是他们对电影投出最真诚的一票,这是比任何评论、夸赞都让创作者感到力量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