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四百一十三章:有仇必报。
    男一号刘启算是个叛逆少年,熊孩子类型,莽撞、认死理,不过这个熊孩子身上唯一不缺的就是血性。

    蒋轻侯就笑道:“你小子要给人当爹,最好找个面嫩的,要不然还以为你们是兄弟呢。”

    韩飞瞪了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一眼,暂时没有人选就先放到一边,直接把角色剧本丢到圈内。

    至于其他的一些配角,韩飞想了想,跟陶月华联系了一下,正好她带的这一批学生也马上要毕业了,从中选几个演一些配角,既节约了成本也能让这些初出茅庐的小菜鸟在银幕上露个脸。

    于是,京影学院又刮起了一股热潮,而陶月华再度被吴院长叫到了办公室,吴院长有些头疼:“你怎么又搞出这么大动静?”

    陶月华也很无奈啊,这帮孩子太没城府了,这种好事当然是先藏着,等到电影拍出来上映了,再去炫耀啊,现在倒好弄得满世界都知道了,别人能不眼红吗?

    “韩飞说却几个配角,我就想着这帮孩子马上就要毕业了,就推荐了一下嘛,最后还是要试戏的,我说了也不算。”

    吴院长一听就直摇头:“少给我打这样的幌子,我还不知道韩飞那小子一向尊重你?别插嘴,先听我说完,你就跟那小子说,他这部戏里不是要群众演员吗?马上学院就放假了,你让学生会召集一下,愿意去的报个名,不就成了?要团结人民群众,不能搞特殊化嘛。”

    “果然是老奸巨猾。”

    “你嘀咕什么呢?”

    “咳咳,没什么,要不说姜还是老的辣,还是您有办法。”

    “那是。”

    于是京影学院开始传出“流浪地球”召集群众演员的消息,立马,学生会的几张招募的桌子都被围满了,人声鼎沸,原本很多学生暑假期间就是准备去找剧组跑龙套实习的,现在好了,都不用找,在学院就能报名,就等着学院放假就好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可是韩飞的电影,对于这位师哥,从新生报道开始他的名字就一直往耳朵里灌,在京影,韩飞这个名字代表的就是传奇。

    “师哥,我想问一下,咱们这次去当群众演员要自己准备路费吗?去哪儿?远吗?”一个女孩拘谨的问道,对于这次机会她当然不想错过,可艺校的学费太贵了,家里本来也不富裕,所以她一直在纠结是去打工,还是去当群演。

    她旁边的女孩儿赶紧拉着她:“佳佳,你可是答应了要跟我一起去的,大不了,车票钱我替你出。”

    学生会的师哥听得好笑:“放心吧,校领导跟韩飞学长都商量过了,你们这次去做群众演员,不仅来回费用全都由剧组承担,而且一天还给八十块钱呢,不过你们可要快点了,只有三百个名额,很快就满了。”

    毕竟剧组还要请一些年龄比较大的群演,不然全都是年轻人,实在是说不通。

    “真的?那太好了,佳佳,快报名啊。”

    一天八十块虽然不多,不过对于大学生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报酬了,去其他剧组,除非是特型演员,一般也都是这个价格,而且还不包来回路费。

    另外一边,刘启这个角色被放出来之后,所有的经纪公司都疯狂了,开始在内部选拔适龄的男艺人,就连一些专做女团的经纪公司都开始招收16岁左右的男艺人,明摆着就是想碰碰运气。

    一时间,整个娱乐圈突然发现,年龄在16岁,身高180左右的男艺人竟然出奇的稀缺?

    比较有意思的是,韩飞在试戏的演员表当中居然看到了齐承运那家公司的名字,对于这位,他可是“记忆深刻”啊,当初差点没跟星艺传媒结成死仇,就是拜这位所赐。

    韩飞想都没想就把那份报名表丢进了垃圾桶里,他从来也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性格,而且这位应该说他心宽呢?还是不要脸?刚在背后捅了刀子,居然还想让韩飞帮他捧艺人?想什么呢?

    齐承运其实也是有苦难言,没了星艺传媒的资源,他手底下这些流量明星自然也就蹦跶不起来了,要是再这样下去公司就得倒闭。

    于是齐承运就找到了自家姐姐,结果齐玉珍并不打算出手:“既然不赚钱那就关了呗,你一个人我还是养得起的。”

    无奈,齐承运只能自己想办法,结果刚巧“流浪地球”招募男一号,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要说心虚自然是有些心虚的,可是谁让他现在无路可走了呢?

    然而,他最后的希望被一则电话扑灭了,所有第一轮被刷下来的艺人都接到了“飞鸟影视”的电话,他所有的艺人都被淘汰了......齐承运不由想起第一次跟韩飞见面时,对方似乎是想跟他讲和来着?

    时间在等待中总是过得很慢,韩飞跟剧组主创们一边在积极的挑选演员,一边在等待着地下城跟空间站实景的建造。

    而京影学院的学生们正在焦急的等待放假,特别是对那些有幸入选成为群演的学生们,对于他们当中许多人来说,这都是第一次拍摄电影,哪怕只是龙套角色,也足够让人兴奋。

    终于,时间来到了七月初,韩飞得到消息,地下城跟空间站已经在淡水工地修建完毕,正在紧张的做外部装修。

    没几天,京影学院正式放假,而一大批在校生拖着各自的行李,来到了火车站,陶月华就是随行带队的老师之一。

    “哈哈,终于要开拍了,我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佳佳有些无奈,自己这个闺蜜什么都好,就是性格有些咋咋呼呼的,不过要说到迫不及待,谁又不是呢?三百名学生群演,不都是为了圆梦才来的嘛?似乎,除了她也没谁真正在意那八十块钱一天吧?

    火车卧铺很快就被挤满了,有大一的学生对卧铺的环境颇有微词,上铺大三的学长就笑道:“你们呀,就是没吃过亏,这已经算是韩飞学长特殊照顾咱们了,不信你去别的剧组问问,别说给你安排卧铺了,三天两夜,站票,连硬座都没有,等你到了剧组骨头都给你晃散架了,现在有卧铺,就偷着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