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三百七十四章:黑历史。
    吃饱喝足,金博远就坐在椅子上挺尸了,惹得众人一阵笑骂。

    这是广播又响了:“请各位老师同学们到操场,本次迎新晚会即将开始。”

    “这广播还真挺有意思的,跟咱们那时候教务处声音还挺像。”韩飞笑着走出来。

    谢不臣揭短道:“那是,你可是经常上榜的人,哪次考试你不挂几科?”

    章悦跟陶月华在后面听得一阵轻笑,的确要是论专业课成绩,章悦是当之无愧的NO1,谢不臣不是第二就是第三。

    秦鸣跟金博远也不厚道的笑了,惹得韩飞揭短:“你们俩还有脸笑?哪次考试我不比你们考得好?”

    “.......”秦鸣跟金博远对视了一眼:“骂人不揭短,你小子有种别跑。”

    一行人笑闹着来到操场,华电跟魔都戏剧学院的都到了,他们看到韩飞一行人的状态,第一反应就是“装”,怎么说呢,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久,看得已经很明白了,娱乐圈里哪有什么真感情,无非是想着,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风光的时候拉你一把,以后你风光了也能拉我一把而已。

    当然,导演还是很喜欢韩飞他们这种“演”的状态,青春同学会,说白了卖的就是情怀,在满足观众们对明星大学生活猎奇的同时,又能回想起自己那段青涩的学生时光。

    “欢迎大家来到咱们青春同学会的迎新晚会现场,我们一共有三个环节,分别是:诗朗诵、形体表演以及才艺展示,由各个班主任分派学生进行比拼。”导演话音刚落,操场的座位上就是一片嘈杂。

    陶月华托着下巴研究了一会儿:“金博远来诗朗诵吧,章悦来形体表演,才艺展示,那就韩飞来吧。”

    众人都没有意见,要说起来这个比赛也挺逗的,没有裁判,没有评委,每个人一张票,可以投给自己班上的同学也可以投给对手,给人的感觉随时会变成一场节操大战。

    “剪刀石头布!”三个班主任第一届划拳大赛,以陶月华胜出,然后金博远第一个登台落下帷幕。

    “我明明是第一才对啊。”陶月华欲哭无泪。

    旁边华电的老师打趣道:“没错啊,第一个出场嘛。”

    一阵哄笑过后,金博远终于艰难的爬上了舞台,清了清嗓子:“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

    诗朗诵对于演员来说是一项基本功,声台形表当中,台说的就是台词,首先普通话要标准,就像郭德纲所说的嘴里要干净,口齿唇舌哪一样都不能走样,这就需要长期的锻炼,没有捷径可以走,特别是对于一些方言口音比较重的,要花比别人多好几倍的努力才能改掉一些坏习惯。

    然而,这还只是基本,汉语博大精深,并不是说单纯的说好普通话就算练好台词了,听话听音,台词是演员表达情绪很重要的手段,一句话怎么才能让人听出人物的情绪?顿、挫、徐、疾如何把握,这又是一门学问。

    同样的一首诗歌,普通人读起来,旁人听了就像是喝了一杯白开水,没什么滋味,而好的演员朗诵起来却能左右人的情绪。

    据说,说书行当里有位老前辈叫做柳敬亭:子之说,能使人欢咍嗢噱矣,子之说,能使人慷慨涕泣矣,意思就是说,这位前辈说书,能够做到他想让听书的人哭,听书的人就哭,想让他们笑,他们就笑,凭的就是一张嘴。

    金博远的诗朗诵自然没有到柳敬亭先生的地步,不过也明显能看出他的台词功底,听他的朗诵如果闭上眼睛,你肯定不会想到能念出这么优美诗句的人,不是什么翩翩少年郎,而是个两百斤胖子。

    “好,再来一个。”韩飞起哄道。

    “哈哈~~~”众人一阵哄笑,最终打分,金博远拿到了十二分,还算是比较公正。

    接下来上台的,则是之前见过,马莉莉的那个光头同学,这位别看长得不怎么样,声音却特别有味道,不过就是不能看他,一看他那铮亮的脑袋,就容易想起电灯泡。

    最终,他也拿到了十分的高分。

    轮到魔都戏剧学院了,登台的这位长得有点黑有点矮,怎么看怎么别扭,但是一开口却让人惊艳,特别是男女声的转换,显得特别自然。

    陶月华就笑道:“唉,我说,咱们这表演学院的招生标准都怎么了?一听声音挺好听的,一看模样,怎么是这么三个货?”

    “哈哈~~~”这下更是笑倒一片,不得不承认,陶月华吐槽的功底还真是不减当年。

    最终这一轮以魔都戏剧学院十三票,一票之差获得了胜利。

    第二轮则是形体表演,章悦刚站上舞台,结果背后的LED屏幕居然亮了,而且放的居然还是她入学考试时的画面。

    章悦不禁眼泪都下来了,当时的那个她远没有今天的光芒四射,脸上满是稚气,渐渐的,章悦开始跟屏幕上的自己跳起了同一支舞,而她也拿到了15票的超高票数。

    接下来登台的是马莉莉,她就比较有意思了,艺考录像播出的时候,大家简直不敢相信,她居然表演了一段扭秧歌。

    “来一段儿。”底下众人起哄。

    这就没法演了,马莉莉只能选择放弃,然后拿到了安慰性的5票。

    最后一个登台的是魔都戏剧学院的刘大伟,这位就比较有意思了,跳的居然是一段很有年代感的霹雳舞,而且是那种没有伴奏的,看起来贼尴尬。

    这一轮章悦就以十五票的成绩拿到了优胜,接下来就轮到韩飞了。

    来到舞台上,韩飞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大屏幕上出现了他参加艺考时抱着扫帚唱“热情的沙漠”的画面。

    “哈哈,不愧是老韩,还是那么骚气。”

    “哎哟,笑死我了,韩飞原来就是靠这个过的艺考?”

    “别说,这首歌还真有点魔性,话说,我为什么要跟着抖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