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三百六十七章:高手过招。
    请学生群演属于有利有弊,“合伙人”前半段都是校园戏,学生群演们身上的书卷气是群众演员身上没有的,但是这些学生群演都没有演戏的经验,经常会挡在机位面前,有时候是无心的,有时候却是莫名的看到摄影机就好奇的瞥一眼之类的,往往一个小失误,原本很好的一镜到底,就不能用了。

    也是倒了霉,整个一个上午,一条都没过,学生们都有些疲惫了,韩飞一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只能跟蒋轻侯商量:“要不先让同学们都休息一会儿吧,也到了该派饭的时间了。”

    蒋轻侯无奈,也只能点头,整个剧组里,他最大,哪怕是韩飞做什么事情,也要先征求蒋轻侯的同意,这是韩飞一直遵循的剧组规则。

    “来来来,同学们,都累了吧?先吃饭。”韩飞让工作人员把装盒饭的泡沫盒抬过来。

    “哦,终于可以吃饭了,话说今天有鸡腿吗?”有一个同学玩笑道。

    其实对于大家也都知道今天的表现不好,不过大家都是第一次吃剧组的盒饭,一个个的满心期待,甚至已经有同学掏出手机准备好拍照了。

    “哇,真的有鸡腿啊?”一个女同学惊讶的叫了一声。

    其他同学一看还真是鸡腿,而且菜式似乎也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糟糕,三个菜加一个鸡腿,还有紫菜蛋汤,虽然紫菜跟蛋都很少,但怎么说也是汤啊,吃上几口,发现味道似乎还不错。

    就有同学问剧组的工作人员:“哎,你们剧组平时都这么好的吗?”

    工作人员一副“怎么可能”的表情:“你们想多了,这盒饭起码得十块钱一份,平时群演多的时候,我们也只能跟着群演一起吃,最多也就是七块钱的盒饭,今天还都加了鸡腿,那是对你们的特殊照顾,我们跟着沾光。”

    “啊?”有的同学一听脸就红了,之前没觉得,现在一想还真是为上午的表现脸红,似乎都不值得剧组专门为他们加的鸡腿。

    “唉,对了,我看韩飞他们怎么吃的也是盒饭啊?”又有同学见到,韩飞他们虽然是几个人聚在一起,不过也是在啃盒饭,就有些好奇。

    工作人员笑道:“那不然呢?一直都这样好嘛,我们剧组规定了,谁要是不想吃盒饭也可以,自己掏腰包,自己联系人做好了送过来,就是吃海参鱼翅,我们也不拦着。”

    “哦,原来如此。”同学们就像是发现了什么UFO一样,把剧组当中有趣的事情在班级群,或者是朋友圈当中传播,一时间同学、朋友羡慕的回复,能让人感觉一上午的疲惫都是值得的。

    到了下午开拍,整体情况就比之前要好了不少,或许是心态上的变化,又或者是因为已经熟悉了拍摄流程,已经很少有人会犯一些低级错误了。

    成东青入学的片段算是拍完了,接下来拍摄的一幕也是剧中比较重要的场景,学生们组织的读书小组聚在一起讨论,而就在讨论的最后时刻。

    谢不臣饰演的孟晓俊,手里拿着一本书然后语气真诚的对众人说:“在这里我有一个请求,我想请大家用一个词来形容我们这代人。”

    “追赶!”

    “理想!”

    “真诚。”

    “孤单。”

    韩飞饰演的成东青放下添水的杯子,被孟晓俊拍了拍肩膀,他问道:“成东青,你呢?”

    “红旗不倒。”韩飞愣愣的说了一句,引起了众人的哄笑。

    原本到了这里,这个镜头就拍完了,蒋轻侯应该喊“咔”,但是他并没有,到剧组拍戏的时候,导演没有喊“咔”,那就意味着,你要继续表演下去,哪怕是手里没有剧本,也必须现编出人物当下性格的真实反映,这才是演员。

    当然,在这里大家都是有剧本的,一看蒋轻侯没喊“咔”,那就继续演呗。

    谢不臣开始在大家身后走位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在这里说过太多的思潮、理想.......为什么?因为我们都想要别人告诉我们一个准确的答案——我们应该怎么生活,但是没有人能够告诉我们,因为我们所遇到的环境跟之前任何时候都不一样。”

    “生活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就应该自己去寻找答案。”说着谢不臣站上了一把椅子,他转身张开双臂:“所以我认为,我们这代人最需要做的就是改变,改变身边的每个人、每件事,唯一不变的就是此时此刻的勇气,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改变世界。”

    一时间掌声雷动,孟晓俊就像是一颗耀眼的新星浑身散发着智慧的光芒,仿佛所有人在他的光芒下都变得渺小、暗淡。

    但是蒋轻侯却并没有让人捕捉其他人的特写,而是让摄影师把特写都放在了韩飞脸上。

    此刻的韩飞眼神当中仿佛能够看到光芒,没错,那是孟晓俊的光辉,他呆滞的表情下,是一种崇拜,发自内心的追随,从这一刻起,孟晓俊就是成东青的精神领袖。

    “咔,太棒了,老韩,真有你的啊!”蒋轻侯对着对讲机喊道,他是真的没想到韩飞会有如此出色的表现,因为在他看来,韩飞一直都是那种高高在上的人,他才是别人需要跟随的领潮者,孟晓俊的原型是他才对。

    按道理讲,这样的韩飞应该不太能领会一个追随者应该怎么去表现,而且这里面成东青是没有任何一句台词,也没有肢体动作的,要想表达他内心的崇拜,就只有靠面部表情,靠他的眼神来表达。

    韩飞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来到监视器面前,一看,也没想到自己呈现的感觉这么好,其实这就是方法派的好处,韩飞把自己完全代入成东青这个角色,每次开拍之前,他就会把自己完全隔绝出来,在戏里他就是成东青。

    章悦她们来看过之后,也纷纷鼓掌,不仅仅是为韩飞的表演,也为谢不臣的精彩表现,如果不是他的带动,韩飞其实也很难进入状态,其实演戏真的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为什么很多老戏骨不愿意跟一些不会演戏的演员合作?

    原本一场戏就应该跟高手过招,你来我往,那才有看头,结果我一招使出去了,你没反应,跟个木头一样,不,准确的说,打在木头上还有点反作用力,只能说某些演员一旦开始演戏就把自己带入了另外一个次元,别人压根感受不到她的存在,这就很难受了。

    “好,今天就到这里吧,收工。”蒋轻侯一声令下,学生群演们也结束了第一天的群演生涯。事实上,这跟他们想象当中的电影有许多不同,不过总体上来讲,这一天的经历已经足够成为他们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谈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