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三百六十一章:做慈善其实是收获,而不是付出。
    韩飞他们带着孩子去到的只是一家地级市的医院,检查一下还没问题,但是真正治病就有些力不从心了,又或者是有媒体的存在让他们心有顾忌,所以并没有给出任何治疗方案,只是说让他们去更权威的省级三甲医院治疗。

    无奈一行人只能带着孩子们回来,韩飞把孩子们的情况一个个用表格全都记录下来,而且还给他们拍了照片。

    孩子们似乎并不知道让他们拍照是什么意思,只是听说要给他们照相,就一个个咧开嘴对着镜头笑。

    临行前,韩飞郑重的把孩子们的照片贴在他们的表格上,孩子们目送他们上了车,夕阳西下皮卡车队再度踏上征程。

    下一个要去到的地方是距离这里一百多公里的一个市级孤儿院,在路上一行人的情绪其实还是比较饱满的,虽然比较疲惫,不过一想到可以帮助那么多儿童重新恢复健康,韩飞心里也有种说不清的满足感。

    大家在车里用对讲机聊天,甚至是玩着真心话大冒险,一直到高速上的休息区,大家这才下来休息,一行人在休息区的超市买了泡面,坐了整整一排。

    韩老师见韩飞的样子不免有些好笑:“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比你拍戏还要有成就感?”

    韩飞郑重的点点头,望着窗外的路灯,感慨道:“以前有人跟我说过,做慈善其实是收获,而不是付出,我一直不太明白,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是收获,不是付出?有见地,这话谁跟你说的?有机会介绍我认识一下。”韩红对此是深有感触,很多人觉得,做慈善就是让他拿钱去施舍,他出了钱就应该高高在上,就应该以一种救世主的心态去面对被救助的人,强迫他们面对镜头合影,然后发到报纸上成就自己慈善家的美名。

    其实事实上,做慈善你的确是付出了金钱,却也获得了精神上的满足,这已经足够了,如果还要在这个基础上践踏被救助者的尊严,那么这样的慈善还是不做为好。

    “呃.......忘记了,可能是萍水相逢的人吧。”韩飞一时语塞。

    “那就太可惜了。”韩老师说完,又对韩飞道:“你能从做慈善当中获得快乐,我很开心,不过有一点还是想提醒你,做慈善最重要的是心态,做了好事自然应该开始,一旦遇到糟糕的事情,也不要气馁。”

    韩飞有些不太明白,但是韩老师却闭口不言,不再说话,一行人再度在休息区的广场搭帐篷休息,为了保证物资的安全,甚至还留了人守夜。

    韩飞原先有些不太理解,小陈却告诉他,这种物资丢失的事情,他们其实经历了不止一次,有的时候甚至连车子都直接让人开跑了,他们跟着GPS找到车的时候,别说物资了连轮胎都被人拆走了。

    良久,韩飞没说出一句话,或许这就是现实吧?永远不要无视人性的真善美,同时也不要忽略人性的假恶丑。

    第二天七点半,车队再度出发,到达目的地已经是下午了,幼儿园的院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有些微胖,脸上笑嘻嘻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韩飞心里没来由的咯噔一下。

    一行人被迎进了孤儿院,这家孤儿院不管是环境还是面积都比之前的要好多了,孩子们一个个的衣着也比之前那些孩子要干净整洁,不过看到他们的眼神,韩飞莫名的感觉这里面有问题。

    孩子们眼神里没有半天阳光,一个个像是麻木的机器人一般列队,见到他们之后机械式的鼓着掌。

    一想到昨晚韩老师说的话,韩飞心里这种预感就更浓了。

    院长一边握着韩老师的手表示感谢,一边让人把物资往仓库搬,甚至都没有清点,只是让人开了收据,然后就在上面签名盖章。

    韩飞正想说什么,韩老师却冲他使了个眼色,等这些弄好之后,韩老师又对院长道:“您报告上面的残障儿童......”

    院长却没等她把话说完,就笑容可掬的表示:“大家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要不咱们先去吃顿便饭?诸位放心,就在我们县里的食堂,吃顿便饭,诸位摄影的老哥也都累了吧?快歇歇。”

    虽然院长的态度让韩飞很不舒服,不过一行人还是到了食堂,吃的也的确是家常便饭,四菜一汤,有荤有素,还真是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吃饱喝足之后,院长又提出孤儿院已经收拾好了房间,天色晚了,有什么事情休息一晚,明天再说。

    到了孤儿院,韩飞发现楼上的房间的确收拾好了,而且环境还不错,至少还是比较干净的。

    差不多十点钟左右韩老师召集大家开会,一行人留了一个望风,其余人都进了韩老师的房间。

    “这个院长有问题。”韩老师第一句话就让韩飞心头一震。

    不过韩飞却很纳闷,他只是凭感觉认为这个院长有问题,韩老师是怎么确定的呢?

    “首先,他对物资完全不重视,其次,我几次想要见见报告当中的孩子,他总是借口岔开话题,显然对我们突然到来没有准备。”韩老师斩钉截铁道。

    韩飞心中一动:“韩老师,您说的没有准备,难道是,这里根本就没有残障儿童?”

    韩老师点点头:“没错,不仅如此,我还让人查了这家孤儿院的信息,他们最近几年收容孤儿的数量一直都没有增加或者减少。”

    “什,什么意思?”韩飞不太明白。

    小陈就解释道:“国家每年对于孤儿院都是有政策性补助的,但是同时也会派人来审查孤儿院的基本情况,而且所有证件齐全的孤儿国家每个月都会发放救济金,这家孤儿院之所以近几年的孤儿没有增加跟减少,说明他们管控了被领养孩子的数量,跟收容孩子的数量。”

    韩飞只感觉一阵恶心,小陈表达得可能还不太明白,其实简单点的意思就是,孤儿院一直在控制孤儿的数量,因为孤儿太多了会增加孤儿院的运营成本,太少了则会影响向国家申请的补助。

    “唉,咱们走吧,去下一站。”韩老师最终拍板。

    韩飞不甘心道:“就这么放过他?咱们就应该把这种人渣曝光出来。”

    “没用的,这只是咱们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明天院长肯定会带回来许多需要被救助的儿童,查不出什么的,而且,咱们只是民间慈善机构,如果把精力都放在跟地方福利院扯皮上,咱们什么都不用干了,那些需要救助的人该怎么办?”韩老师说完也是一声长叹。

    韩飞气愤过后,不免有些心疼韩老师,他才遇到一件这种事情就已经气的肝疼,韩老师做了这么多年慈善,又看到了多少人性的丑恶,居然还能一直保持一颗初心,只用佩服两个字似乎有些不足以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