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三百二十九章:阴招。
    “这小子太嚣张了,迟早给他点颜色看看。”酒桌上一个胖子满脸通红的叫嚣着。

    他的话引起了一桌人的愤慨,拍桌子骂得一个比一个难听。

    齐承运心里明镜似的,这帮孙子都特么属滚刀肉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真让他们动真格的,一个个溜得比兔子还快。

    “那,你准备怎么给他颜色看?”齐承运的话怼得胖子哑口无言愣了好一会儿。

    胖子一拍桌子:“曝他绯闻啊,这小子你别看表面上干干净净的,背地里说不定比咱们玩儿得还凶呢。”

    “滚出去!”齐承运差点没把桌子给掀翻了,要不是知道这死胖子的智商没那么高级,他甚至要怀疑这货是不是韩飞派过来的卧底。

    韩飞又不是什么流量明星,而且他本身又没结婚,也不是以好男人、模范丈夫人设出的名,炒作他的绯闻不仅没有效果,反而是给他增加热度,这是嫌人家【盗墓笔记】最近出的风头还不够吗?

    包间里瞬间只剩下齐承运一个人,他逐渐冷静下来,经过调查他发现韩飞远比他想象中还要难对付,他甚至有些后悔,左右不过是面子的问题,当初要是没放什么狠话,也不至于到现在进退两难了。

    “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子,我就不信你没有犯错的时候,咱们走着瞧。”齐承运一阵冷笑。

    一夜宿醉,转过天齐承运是被一阵电话闹铃吵醒的,抓起手机正想开骂,对方却先发制人一阵劈头盖脑的骂过来。

    “你小子到底怎么回事儿?昨天不是说过,今天所有高管要到公司开会吗?限你二十分钟内出现在会议室,否则你就不用来了。”

    “哎,姐夫,我.......”齐承运吓得酒都醒了,刚想解释,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艹。”齐承运丢掉手机赶紧收拾,一路狂飙往公司赶。

    路上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齐承运一看来电显示就是一阵头疼,电话那头又是一阵臭骂。

    偏偏齐承运还只能低眉顺眼的道歉:“姐,我昨天陪客户呢,是真的没看见,哎,好的,我马上就到公司了,绝对不会给他开出我的机会,您放心。”

    会议室里,齐承运狼狈的推门而入,当着公司的高管们,作为齐承运的姐夫也不好让外人看笑话。

    黎君渺清了清嗓子:“老冯的剧本大家应该都看过了,大家说说自己的意见吧。”

    一个高管摇头道:“冯导这个投资太大了,我初步预估了一下,没有六七个亿根本就下不来,这还仅仅只是拍摄,还有后期的宣传费用,风险太高了。”

    “是啊,而且冯导之前也没有拍过类似的灾难片,要我说还是拍冯导拿手的喜剧题材比较保险。”

    齐承运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名导冯驰的大名他还是如雷贯耳的,这位绝对是内地首屈一指的大导演,特别是在商业电影领域,他绝对是最顶尖的那一拨。

    翻开桌上的剧本,齐承运虽然好酒、色,却绝对不是草包,电影剧本他还是能分出好坏的,这个剧本是一部灾难片,当然天灾背后必定有人祸,好在剧本设定的时间在解放前,不至于涉及到过审的问题。

    其实这个剧本是改编于一部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关于饥饿的故事,中原大旱,灾民3000万,小说当中以一个小人物的视角来记录着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灾难,显然这并不是什么喜剧片。

    看得出来冯驰已经厌倦了千篇一律的拍喜剧片,又或者是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受到主流电影奖项的认可,让他萌生了拍一部探讨人性的深刻电影。

    黎君渺听着高管们千篇一律的回答,耳朵都起茧子了,星艺传媒十几年前就做到了行业内的金字塔顶层,但是十多年了,公司的地位不仅没有上升反而最近几年业务连续下滑,出现了大规模亏损。

    冯驰的剧本有风险他看不出来嘛?说白了,没有风险,冯驰作为虹山娱乐的头号导演,他能跑来找星艺传媒拉投资吗?

    “咳咳,齐总,你是怎么看的?”黎君渺瞥了一眼正在看剧本的齐承运。

    齐承运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以他自己的力量的确无法对抗韩飞,但是如果再加上冯驰跟星艺传媒呢?

    “我倒是觉得这个项目可以做,冯驰可是虹山娱乐的摇钱树,这次公司能够投资制作他的转型之作,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宣传,只要一经曝光,公司股价都会立马提升好几个高度。”

    齐承运的真实想法是,只要这部片子跟韩飞的【盗墓笔记】撞上,退一万步讲,就算是韩飞赢了,也一定会付出很惨痛的代价,而且还会因此跟星艺传媒结下梁子,到时候他就能名正言顺的利用公司的资源去对付韩飞,这岂不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黎君渺对齐承运有点刮目相看,以前一直觉得这个小舅子完全就是妻子派来拆台的,没想到居然还有点本事?目光倒是听长远的。

    “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大老板都拍板了,二股东的代表齐承运又莫名其妙的站在了大老板一边,其他高管还能说什么?

    散会之后,黎君渺把齐承运留下了,态度异常和蔼:“承运啊,之前是姐夫对你太严苛了,姐夫看你对这个项目很有兴趣,要不这次就由你来当这个制片人?”

    黎君渺这算是投桃报李,却正中齐承运的下怀,制片人是做什么的?什么时候上映那还不是他去沟通?

    “姐夫,瞧您说的,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件事我一定给您办得漂漂亮亮的。”齐承运赶紧拍胸脯打包票。

    黎君渺心里明镜似的,也不说破,拍了拍齐承运的肩膀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就走了。

    齐承运压住心头的狂喜来到窗前,推开窗一股冷风灌了进来,天空中似乎还飘起了雪花。

    “哼,小子别怪我没给你机会,这可是你自己找死,为了一个小人物把自己辛苦创建的事业搭上,一定很痛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