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三百一十六章:猥琐发育不要浪。
    十一档期硝烟散尽,最终的赢家自然是韩飞,“夏洛特烦恼”不仅获得了18.2亿的票房,并且还拿下了十一档期票房冠军的宝座,在整个影视圈造成了轰动效应,原先准备看他笑话的同行们一个个都闭了嘴。

    黄鹤翔也被记者问道当初说要给韩飞点颜色的言论,气得他当场摔了话筒就走了。

    事实上除了“黑金”比较拉跨,“京城幻影”成绩还是不错的,剧组甚至举行了庆功宴来庆祝,只是黄鹤翔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知道,被韩飞站稳脚跟之后,这个家伙肯定是要搞事情的。

    电影下画之后,企鹅视频跟奇异果视频都找上门要购买版权,有两种模式,第一种是六块钱付费点播,双方平分,另一种则是平台方买断。

    韩飞毫不犹豫选择了买断,两家一起5600万把片子卖给了他们,点播分成这种模式一般来讲有两种,一种是垃圾电影上映之后发现票房支撑不住,然后下映再换个套路到网站上圈钱的,另一种则是好莱坞大片有足够的影响力,比如说妇联、星球大战这类的经典系列电影,有些观众看了后面想补前面的剧情。

    “夏洛特烦恼”的票房价值已经被榨得差不多了,虽然长期以来的收益肯定比买断高,不过买断直接拿钱走人更痛快,这么一来,之前的宣传费用差不多也就挣回来了。

    按照18.2亿的总票房,出去税费,最终韩飞能够拿到的8.19亿,刨除各项费用净赚7亿,可以说是大赚,这就是电影跟电视剧最大的差别。

    电视剧则是平台付费,平台方肯定会考虑风险等问题,许多电视剧看着收购价一两个亿,其实压根就不赚钱,大多都是制作公司靠电视剧捧红艺人,然后通过吸艺人的血来赚钱。

    而电影就不一样了,全部由观众付费,市场够大,所能够承载的投资也就越大,就像好莱坞电影,许多大片甚至本土市场不赚钱都没关系,全世界都是他的票仓。

    “侯子,你那个同学周建,帮我约一下,有点事情我想跟他聊一聊。”

    蒋轻侯听韩飞这么一说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没问题,我这就帮你约。”

    原先,韩飞其实对经济公司并不是很感冒,但是周建的出现让他对经纪公司又有了不一样的看法,而且打造系列电影有一点无法逾越的,那就是主演的片酬,许多系列电影第一部火了之后,主演的身价也就水涨船高,直接导致后续拍摄续集的时候压根就拍不起,只能换演员,换着换着整个系列也就废了。

    周建接到蒋轻侯的电话还以为韩飞是准备跟他聊马莉莉的事情,心里那叫一个忐忑,好不容易看着马莉莉红了,这时候被人摘桃子,换了谁都接受不了。

    韩飞见周建一脸防备的样子,不免好笑,直接开门见山道:“我可以给你的经纪公司注资一千万,51%的股份,不参与日常管理,这点可以写进合约里。”

    周建一听就傻了,这,跟自己想的有点不一样啊,就他这破公司别说一千万,就是十万都不值好吧,唯一值点钱的就是马莉莉这个艺人,但是她也不过初出茅庐,两百万顶天了,韩飞直接拿一千万砸下来,砸得他有点头晕眼花。

    韩飞不免微微皱眉,他自问这个条件已经很优厚了,周建居然这么贪心?

    “不是,你,真要投资一千万给我?”周建舌头都快捋不直了。

    好吧,韩飞算是明白了,合着是自己出手太阔绰,把对方砸晕了。

    “成交。”见韩飞点头,周建可一点都没犹豫,他又不傻,虽然股份少了,但是价值高了呀,而且马莉莉这帮人也需要更大的舞台,在这方面,周建丝毫不怀疑韩飞的实力。

    转过天,周建就拿到了一千万的投资,当然这笔钱肯定是有监管的,韩飞在公司里抽了一个职业会计专门对接这笔资金。

    周建原先的破公司地址还挂靠在一个朋友那里,现在有了钱赶紧把公司办公地址转到了“飞鸟影视”楼下,这样就显得正式多了,招工的时候都有了底气。

    接下来自然是要招兵买马,像马莉莉这样的新晋明星肯定需要生活助理、化妆师什么的。

    对外,周建也没有透露韩飞是这家公司大股东的消息,毕竟刚刚在电影圈站住脚跟,还是低调一点的好,这次之所以圈内对韩飞的阻击不够坚决就在于,许多影视公司名下都有经纪公司,做的太过,万一影响到旗下艺人接戏,那就不好了。

    对于制作型影视公司,圈内还是欢迎的,毕竟这年头真正靠作品赚钱的公司只是少数,大多数都是靠艺人在赚钱,多一个人帮他们捧红艺人,岂不是件好事情?

    这也是韩飞为什么要把周建扶起来的原因,他可不希望下一部电影上映,然后发现自己成了世界公敌,至少暂时还不行,嗯,猥琐发育,不要浪。

    忙完了这一阵,韩飞也给剧组主创们放了一个月的有薪假,不过他还闲不下来,杨凯他们制作的“灵魂摆渡”第一季在暑假期间播出,反响相当不错,现在第二季已经制作完毕,正在进行后期制作。

    而“天工”特效这一年的业务量也暴增了两倍,袁洪不得不再次招募人手,再加上动漫部门的业务,原本只占了一半的办公区域,现在连中间过道都只剩下一个人能走的宽度了。

    把公司的事情都梳理清楚之后,韩飞也给自己放了个假,这段时间实在是把他给忙坏了,在家里躺了一天,睡得骨头都软了。

    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一看来电显示,韩飞就笑了:“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邀功请赏啊?”

    “呸,这是本学姐给你机会还债,你还不好好表现?”电话那头自然是杨可欣。

    韩飞靠在沙发上有些懒散:“好吧,你划下道来,什么招我都接了。”

    “嗯,那还差不多,这样吧,我最近在录制一个芒果卫视的节目,你就给我当一天的工具人好了。”

    “好啊,什么节目?我最近这段时间都有空。”韩飞也没在意。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杨可欣一阵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