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三百零六章:摆脱原版。
    开机发布会之后,开机拜神,蒋轻侯作为导演自然是上第一炷香的,这也是为了让剧组的人认清,谁是剧组的一把手。

    紧接着自然是韩飞,然后就是制片人吕平。

    谢不臣跟秦鸣相继上完香,按理说应该是轮到女一号马莉莉了,可她愣是不敢上。

    “唉,姐姐,你上不上啊?不上我上了。”沈薇微有些不耐烦,准确的说应该是有点不爽,这位女一号论样貌、论身材、气质哪点比得上自己?偏偏剧本里她跟夏洛是两口子。

    “那,要不你先上?”马莉莉也看了不少有关于韩飞跟沈薇微的新闻。

    “我上就我......”沈薇微话音未落,就听韩飞沉声道。

    “上什么上?还有没有点儿规矩了?”

    马莉莉脸色一白,机械式的接过韩飞递过的三炷香。

    “哼,就知道欺负我。”沈薇微满脸委屈。

    韩飞没理她,这丫头就是喜欢作妖,不给她点颜色看看,以后还不得翻天?这一幕被剧组工作人员看在眼里,也大概明白了韩飞的态度,这帮人一个个都精明着呢,见人下菜碟。

    拍摄地点依旧选在了丰宁县,丰宁县现在的旅游产业已经成了第一大支柱产业,所以对于能够对丰宁县起到宣传作用的,也很舍得投入,在丰宁县的所有拍摄地点租金只需要付一半,另外一半由县里掏腰包,甚至就连住宿也是半价。

    当然,县里这笔买卖做得也不亏,片中的故事背景也就从东北搬到了河北。

    其实“夏洛特烦恼”有一点是比较违和的,那就是主角们的长相,就算是穿上校服也完全不像是高中生的样子,说句不好听的,要想先看进去原版电影,就得接受一群“老年人”装嫩。

    不过在韩飞这里就完全不存在了,主演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化个妆穿上校服就是高中生。

    特别是沈薇微,这丫头穿上校服别有一番韵味,看得马莉莉那叫一个羡慕。

    比较有意思的是,韩飞因为长相太帅,所以化妆的时候只能尽量往丑里化,要不然这个荒诞的故事就没法演了,主角太帅严重影响代入感啊。

    “夏洛特烦恼,第一幕,第一镜,action。”蒋轻侯拿起导筒心里不免有些激动,这是他指导的第一部电影,多年梦想终于成真。

    第一组镜头其实很简单,也就是影片开头,夏洛小舅子开着他“女朋友”的豪车送他来参加秋雅的婚礼。

    小舅子:姐夫啊,差不多得了,今儿是我女朋友六十大寿,我还得赶过去给她祝寿呢。

    夏洛:快了,慢点开,再绕两圈。停停停车!

    其实原先的话剧剧本是小舅子是个司机,台词是给老板交车,不过经过编剧组讨论,觉得这样更具讽刺意义。

    “咔,这条过了,下一条。”第一条就这么顺利的过了。

    不过接下来的一段就没那么容易了,接下来的一段是主角夏洛的第一视角,就是那段经典的旁白内容。

    “我叫夏洛,这个被众星捧月的人就是我,然而我心里却一直偷偷藏着一个人,她的名字叫邱雅,上学的时候她很出名,是全校公认的校花,而我更出名,是全校公认的笑话,但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女孩到最后都会嫁给一只猪......”

    别看似乎剧情很简单,但是要想演出那种吊丝装阔,而且异常烧包的样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咔,还是不行,老韩,你来看看。”蒋轻侯连咔了三次,原本设计的是一镜到底的镜头,结果韩飞连五秒钟都没坚持到,就不行了。

    韩飞来到监视器前,也看出了问题,怎么说呢,韩飞身上的西装特地做小了一号,看起来似乎很局促,但是他身上的气质却不像是一个中年吊丝,准确点来说,他没能演出中年男人身上那种油腻感。

    “你们先拍别的吧,我先找找感觉。”韩飞闭上眼睛陷入沉思,体验派跟方法派最主流的表演方法是将自己幻想成想要表演的角色,然后从心理上接受他、靠近他,最后成为他。

    韩飞原先对夏洛的表演其实一直在下意识的模仿原版沈腾的表演,但是这一段旁白戏让他发现自己跟沈腾完全是两个路子,强行模仿只会贻笑大方。

    想通了这一点,韩飞开始梳理,夏洛这个角色是典型的中年油腻男,一事无成,而且吃软饭,没才华偏偏喜欢做梦,从他穿越回高中,以为自己在梦里,强吻秋雅就能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有些色厉内荏的普通人。

    “咔,好,这条过了。”蒋轻侯这边已经拍完了马莉莉的一些镜头,他发现这个女演员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怎么说呢,可能跟她是东北妹纸有关,总会给人一种很“彪”的感觉,特别是配上东北方言的台词。

    为了能够让这个角色立住,蒋轻侯甚至让编剧给马冬梅这个角色的籍贯又改回了东北,是一个从东北来河北务工的普通工人家庭。

    “我准备好了,咱们从头来一遍吧?”韩飞冲蒋轻侯道。

    “转场。”蒋轻侯一声令下,剧组开始转场。

    这也就是韩飞才有的待遇,其他演员哪怕咔位再高,都不可能说转场就转场。

    “action。”

    韩飞用右手扶了一把打满发蜡的头发,踏步走向酒店礼堂,路过登记台的时候,将红包随手摔在桌子上,整个动作透着一丝潇洒。

    蒋轻侯在监视器镜头里明显感觉,韩飞的气质不一样了,怎么说呢,前面几次的表演,总觉得韩飞哪里放不开,现在看着整个镜头都舒展了。

    没错,韩飞彻底的把原版沈腾的表演抛在了脑后,因为那只属于沈腾,他不是第二个沈腾,他只是他自己。

    怎么说呢,就好比演一个小偷,大部分演员可能会把自己弄得贼眉鼠眼,一眼看上去就让观众知道自己是贼。

    可实际上,真正的贼从来不会让别人看出来他们是贼,就比如天下无贼当中的刘天王跟黎叔,如果不是上帝视角,别人一定不会认为他们是贼。

    夏洛这一段其实也是一样,这一段剧情,相信夏洛已经在脑海里演练过许多次,来参加秋雅的婚礼,他就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女神,这一段表演当中,他表现越潇洒,跟之后司仪撞衫等一系列的窘境,越能碰撞出喜剧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