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三百零三章:不甘心。
    “别紧张,准备好了吗?随便挑一段演吧。”韩飞安抚道。

    “哦。”马莉莉深吸了一口气:“那我就来大闹婚礼那段吧。”说完,就往右侧退了几步,呈现坐下的姿势。

    蒋轻侯暗自点头,这一段当中是夏洛在秋雅的婚礼上喝多了,正在撒酒疯,周围的同学嘴上说拉住他,其实一个个的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而马冬梅则躲在一个角落,她的表情很平静,就好像一个看客。

    可渐渐的,马莉莉脸上的表情逐渐开始变化,失落、幽怨、愤怒,直到她一声怒吼:“夏洛!”

    仅仅一句台词,却能听得出她的情绪波动,这样的台词功底一般人还真来不了。

    现在大多数影视剧其实都没有现场收音,这也给了演员偷懒的机会,一些演员对戏的时候甚至念的是一二三四,为什么圈内很多老戏骨都是演话剧出身的?说白了,话剧的台词是要现场把情绪表达给观众的,别说你台词记不清了,就算是情绪表达出了一点问题,都是会被观众赶下台的。

    经过话剧锻炼的演员跟经常拍影视剧用替身的演员,一对戏就能看出高低来,但是同样的双方的片酬也是天差地别,这就是市场的选择。

    媒体总是喜欢那些有些光线外表的明星,真正的演员即便是有好的作品,也很难获得足够的经济效益,比如“富大龙”,荣获了华语电影传媒大奖、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奖、华表奖、金鸡奖四座影帝宝座。

    在“天狗”“紫日”当中的精彩演出,更是华语电影当中难得的经典,但是提起这个名字却很少有人知道,甚至一度要靠送外卖来维持生计,这就是华语影视圈的现状。

    “好了,可以了。”韩飞突然道。

    马莉莉浑身一震,脸上的失落难以言表,果然都是一样的,她甚至都没有要求给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因为这种事情她见得太多了,剧组说是公开招募演员,其实角色早就内定了,之所以公开,无非是借这个噱头对影片进行宣传而已。

    怪只怪她,居然相信了,还以为韩飞本身是影视学院出身,会跟其他投资方不同,可惜,一切都是假的,在这一刻马莉莉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不太适合这个圈子?

    蒋轻侯见马莉莉呆呆的不动,不免急了:“咳咳,你先回去吧,有消息我们的工作人员会通知你的。”

    马莉莉木然的点点头,退出了练习室,这种套话她听得太多了,起初她还会傻傻的期待着,可是压根就没人会打电话给她。

    矮胖子跟娘娘腔都迎了上来问:“怎么样?试戏的是谁?导演?还是制片人?”

    马莉莉摇头:“不怎么样,你们进去就知道了。”

    “你,怎么了?”

    一些同样没什么名气的演员见马莉莉脸色苍白的样子,不免兔死狐悲,而那些咔位高的演员心里不免冷笑:“幼稚,还真以为自己能一步登天呢?这年头,没背景,没人气还想混出名堂?做梦吧!”

    试戏继续进行,矮胖子跟娘娘腔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心里也不免苦闷,周建见三人的模样就知道试戏效果不太好,他也只能无奈的安慰着,却无能为力,蒋轻侯能够给他们三个试戏机会,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上面还是韩飞拍板,实在是不能苛责他太多。

    “老周,我,想转行了。”马莉莉突然闷声说了一句。

    “什么?转行?”矮胖子跟娘娘腔都吃惊的望着这个前辈,从他们刚入行这位就在,即便是再苦再难也没听她发过一句牢骚,今天这是怎么了?

    三天后,周建接到蒋轻侯的电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你,你小子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蒋轻侯笑骂道:“开什么玩笑?我每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哪来的功夫跟你开玩笑,你要是有空就赶紧把演员带来,咱们把合约签了。”

    挂点电话,周建突然醒悟过来,赶紧给矮胖子打电话:“哎,胖子,你们在哪儿?”

    “还能在哪儿,出租屋呗,刚兼职送外卖回来。”矮胖子不耐烦道。

    周建兴奋的骂道:“还送个锤子外卖,晚上咱们老地方见面,把小王跟马莉莉叫上,咱们好好喝一杯,你们的角色定下来了!”

    “什么?”矮胖子瞬间就不淡定了,但是激动之余他大叫一声:“坏了,周总,马莉莉说是不干了,已经买车票回家了,好像是下午五点的火车。”

    “卧槽,你特么怎么不早说?”周建一听就爆了粗口,看了一眼表,已经三点五十了,赶紧给马莉莉打电话,可是打了半天居然没人接。

    “师傅,火车站!”周建招了一辆出租车。

    的士师傅有些不大想接:“哥们儿,这个点儿去火车站太堵了,要不.......”

    “别废话,又不少你一分钱车费,赶紧的,小心我投诉你。”周建到是想拿出一叠钱来潇洒的砸在司机脸上,可惜,他没钱啊!

    司机不情不愿的开了车,一路上堵得不行,周建在车上焦急的继续打电话,可还是没人接。

    “我的姑奶奶,你倒是接电话啊。”

    五点一刻,已经到了火车站附近,可实在是太堵了,压根就进不去,周建郁闷的丢下两百块钱:“不用找了。”然后就下了车。

    司机骂骂咧咧的吼:“孙子,车费两百零八,我找你妹啊!特么有种别跑!”

    到了火车站,周建刚准备进月台,结果被告知火车已经关门,不能上车了。

    “卧槽。”周建满头是汗,郁闷的瘫坐在地上,这时手机却响了。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只不过这次换了东北腔:“干哈玩意你?这手机都快给你打爆了,你给报销啊!”

    “你现在在哪呢?特么赶紧给老子在下一站下车回来,马冬梅这个角色,你拿到了。”周建急得不行,这行的风向是说变就变,要是耽误一两天,说不定这角色就没了,他能不急嘛?

    马莉莉却嗤之以鼻:“糊弄谁呢?不就是想劝我回来嘛,这么离谱的谎都撒得出来,跟谁俩呢?”

    “我特么骗你是孙砸,别废话了,赶紧回来.......”周建刚说完就愣住了,他的声音怎么从背后传过来?

    扭头一看,居然是马莉莉:“卧槽,你特么不是说走了嘛?”

    马莉莉眼泪就下来了:“我,我特么不甘心啊。”

    周建跟马莉莉相拥而泣,是啊,影视圈看似名利双收,其实华丽外表下,都是底层从业者尸骸扑下的道路,为什么那么多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梦想或许是一部分,但更多的其实无非就是这三个字“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