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两百九十六章:春晚邀约?
    在新家,过了几天没羞没臊的日子,章悦还是依依不舍的返回了工作岗位,毕竟年前这段时间对于艺人来说往往是最忙的时候。

    韩飞送章悦去到机场,随后就回了家,小丫头已经放假了,见到哥哥回来第一时间就扑了过来。

    一段时间没见,小丫头又长高了,也更漂亮了,肉嘟嘟的脸蛋手感相当好。

    “一回来就欺负你妹妹,快去洗个手吃饭了。”董婕嘴上嫌弃,实际上还是心疼儿子的,自从昨天听说儿子要回来,做的都是他爱吃的。

    “好嘞。”韩飞这才放过小丫头,去洗手。

    餐桌上小丫头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不时瞄向韩飞的行李箱,显然是在猜测里面会有什么样的礼物,这也是她为什么会乖乖让韩飞揉脸的原因,毕竟要想拿到礼物,肯定要让哥哥高兴嘛。

    韩飞看得好笑在她脑门上点了一下:“你这个小人精,哥哥这次回来得匆忙没带礼物,一会儿哥哥带你去超市好不好?”

    “那......好吧。”小丫头一副我是给你面子才去的表情,把董婕都逗笑了。

    到了超市,韩飞推着购物车,小丫头坐在车头一双小脚丫不安分的甩着,嘴里喊着:“冲鸭”

    兴奋得不行。

    韩飞戴着口罩,原本还想戴个墨镜什么的,生怕被人认出来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好吧,事实证明,明星压根就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有吸引力,对于广大民众来说,他们甚至还不如一筐写着打5折的萝卜来的顺眼。

    “呐,这个跟这个是一样的,只许买一个,自己选吧。”董婕可不惯着小丫头的臭毛病。

    小丫头撅着嘴向韩飞求救:“那妈妈买这个,哥哥给我买这个。”

    “不行,就只能买一个,没得商量。”董婕瞪了小丫头一眼。

    韩飞也只能冲小丫头耸耸肩,表示自己帮不了她,然后小丫头只能不情不愿的拿了一个粉色玩偶。

    买了一大堆东西回家,小丫头开始享受拆包装的快乐,把之前的不愉快统统忘了个干净,并且煞有介事的把这些新买来的玩具,摆放在自己房间里。

    韩飞难得清闲,干脆也把自己放空,每天就是吃饭睡觉,有时候健健身,看看书什么的,日子过得倒也不无聊。

    不过他这边清闲了,网上的舆论却没有停下来,首先就在相声界引起了一片舆论风暴,某位著名相声演员直接炮轰同行,说是某些同行压根就没学过几年相声,靠着一些从网络上抄来的段子就敢在电视上丢人现眼,还不如人家没正经学过的专业。

    虽然没有点名,不过明眼人一瞧就知道,他说的是一直在央视活跃着的那帮相声演员,而作为参照物的自然就是韩飞那段“山西家信”了。

    不得不说,这位的时机算得很好,刚巧就在春晚即将彩排的关头,关注度一下就飙升到了热搜榜前列。

    被骂的这些相声演员也毫不示弱的反击,把那位骂了一顿之后连带着还批评了韩飞的作品:不知所谓。

    这可就捅了马蜂窝,你们行业内部矛盾最多也就是小圈子里流传,扯到韩飞身上,明显就是跨圈儿了,而且韩飞的粉丝也不是吃素的,不仅血洗了那位的微博,还在网上各个论坛把那位的糗事全都爆了出来。

    双方这梁子就算是结下了,这事儿原本也就到此为止了,韩飞也一直没有参与。

    一直到春晚二次带妆彩排,有一段相声不知被谁爆了出来,说是整个就是扒了“山西家信”的皮,只是把地点换到了河北,这不是明摆着抄袭吗?网友们一听可就炸了锅。

    许多网友甚至直接@春晚的官方微博,让他们出面将这名相声演员封杀,可是春晚节目组却迟迟没有动静。

    倒不是节目组没看见,而是他们已经习惯性的拿来就用,管它有没有抄袭,原作者有没有授权,难道谁还敢不给春晚面子吗?老朱跟老陈就是前车之鉴,被封杀只能去演小剧场,就问怕不怕?

    很显然,网友们是不怕的,而且节目组也太膨胀了,还以为是几十年前呢?开始在网络上发起了抵制的活动。

    一时间黑云压城,节目组也吓了一跳,当然,他们倒不是怕网友声讨,而是怕赞助商不爽,这些年赞助的金额越来越大,节目组可指着这个吃饭呢,万一收视率过低,来年还怎么让赞助商掏钱?

    赶紧宣布取消了这个相声节目,可是网友们并不买账,还要求将那位挑事并且剽窃的相声演员永久逐出春晚节目单。

    这就让节目组有些犹豫了,毕竟是多年的老演员了,对春晚还是有贡献的。

    节目组这一犹豫,顿时让事态更加恶化,不仅仅是网友开始声讨,许多知名人士都开始批评春晚,什么不思进取、思想僵化各种贬义词都开始砸向节目组。

    最终节目组还是宣布永久将某相声演员逐出节目名单,网友们却又开始对原节目单上的节目指手画脚,什么歌舞节目太多又不是阿三,建议砍掉,又或者某小品演员作品多年没有创新,建议换掉,弄得节目组是灰头土脸。

    比较有意思的是,呼声最高的居然是让韩飞跟某著名相声演员一起演一段“山西家信”,毕竟网上流传的小视频画质实在是堪忧。

    别说,关于这点,节目组还真就采纳了,向某著名相声演员发出了邀请,这位也大大方方的接受了,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不是他不想上,是同行们都不让他上,现在有机会了为啥不上?

    “上春晚?算了吧,给钱的商演我都不接,更何况是不给钱的。”韩飞接到江燕的电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江燕在电话那头一阵翻白眼,这能一样吗?什么商演能跟春晚相提并论?多少人打破头,花钱都上不去,结果到了韩飞这里居然变成了跟普通商演一个性质,不,应该说,比普通商演还要嫌弃。

    不过对韩飞,她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人家是老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