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一百九十五章:神演技。(为盟主椰子鸡加更10/10)
    韩飞把章悦扶到椅子上靠着,拍拍她的脸看是不是清醒,结果被她用手打掉。

    “还行,还有意识,应该没有被下药,这丫头酒量看来不错嘛,身上这股酒气,好像比咱们喝得都多。”赵孟儒脸上带着一股暧昧的笑容,冲老范使了个眼色。

    韩飞闻言松了口气倒了热水给章悦喂下去:“那是,您二位别看她这娇柔模样,酒桌上两个我都是白给。”

    “哦?那改天还真得见识见识,不过,她真是你同学?”老范来了兴致。

    韩飞翻了个白眼,果然干这行的就没有不八卦的:“真是同学,同班同学,改天毕业照给您看了,您就明白了。”

    正说话间,包间的门被大力推开,两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打头,一大群人冲了进来,从人群当中走出一个地中海男子。

    地中海男子看到靠在椅子上的章悦,脸上猥琐的笑容更胜了,之前的女子指着韩飞:“就是这货动手打的老娘。”

    两个壮汉刚准备动手,却被地中海男子摆摆手制止了,顺势拉开椅子反着坐下,一双手吊儿郎当的搭在椅子靠背上:“哥们儿,这丫头可是我好不容易给灌醉的,我都还没吃呢,你下手是不是有点儿太早了?不太合规矩吧?”

    韩飞一听就是一阵冷笑,合着这货还以为他是捡尸的,只是对方人多,他这边又有两位老爷子在,万一磕着碰着他心里也不落忍,也没刺激这地中海。

    “哥们儿,咱们名人不做暗事,章悦是我同学,这人你们是带不走了,作为补偿,我可以给你们一笔钱。”

    地中海一听就怒了:“艹,就你特么有钱?告诉你这小妞老子今天睡定了,你们识相的赶紧滚,要不然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一听地中海发话,几个年轻力壮的就在刚刚那被打女子的怂恿下要给韩飞一点教训,韩飞冷笑着把章悦护在身后,冲两位老爷子道:“二位老爷子,你们往边儿上靠靠。”

    地中海原本还真摸不准韩飞这一伙什么来路,毕竟天子脚下,最不缺的就是权贵,不过一听韩飞是章悦的同学,他瞬间就安心了,权贵弟子也不可能去读艺校。

    “二位老爷子说得对,往边儿上靠靠,变得待会儿溅你们一身血。”地中海一阵冷笑。

    赵孟儒跟老范从这帮人进包间就一直是背着身子,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喝着酒,听他这么一说,赵孟儒拍了拍光秃秃的脑瓜子,摇头大笑:“老范啊,看来咱们是真的老了,当年这四九城,谁特么的敢跟咱们这么说话?”

    “可说是呢,就咱们在胡同茬架那会儿,还不是见谁灭谁?就那孙立染不是牛逼吗?见了咱们还不是得叫一声哥?”老范气定神闲的嘬了一口酒。

    “你们俩老头特么说书呢?”其中一个壮汉有些不耐烦的骂道。

    地中海却抬手制止了他,这俩老头一看就气度不凡,而且老范所说的孙立染,他还真有点印象,那时候他还小,这家伙就已经是西城工读的老大了,据说是个狠角色,要是这二位说的是真的,这事情还真就不好办了。

    “哟,二位爷请了,不知道怎么称呼?”地中海原先就是街面上的地痞,正好赶上那几年影视圈大发展,他瞅见这行不仅有钱赚,还有美女,一头就扎进来了,这些年他也没跟街上混的断了来往,所以准备先跟这二位盘盘道。

    赵孟儒压根拿正眼瞧他,冷笑道:“就你这样的也想跟爷盘道?你还不够格。”

    “小子,趁我们今儿兴致不错,你们赶紧滚蛋,爷们看在你一个晚辈的份上,也不难为你,要是晚了,那可就说不准了。”老范哼声道,说话是中气十足,而且那种透在骨子里的不屑让人听了恨不得上前揍这俩老头一顿。

    周围的壮汉们都听不下去了,想要动手,却被地中海一把拦住,这俩老头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心虚,从小他就在街头混,见惯了之前那些“前辈”们的做派,跟着俩老头一模一样。

    所以他一直想融进那个圈子,可惜后来严打,之前的前辈们要么进去了,要么死了,他也被逮进去关了好几年,出来之后整个世界都变了。

    不过他知道,这帮人虽然进去了,影响力也没之前那么大了,可实际上过得都不差,说白了,那年月能混出名的大多都是大院子弟,父辈的关系摆在那儿,就他这样的要是冒犯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是,地中海斜眼又见到了章悦的倩影,这到嘴的肥肉他实在是不想就这样轻易的丢了,更何况一帮人看着,他要是被俩老头一句话就吓跑了,以后还怎么出来混?

    “二位,我知道自己没资格跟你们盘道,不过今儿,您二位总得给个字号,让我知道自己栽在哪儿吧?”

    赵孟儒拍了拍脑门,给老范使了个眼色,老范冷哼道:“现在的小辈这点规矩都不懂嘛?挨了谁的打自己查去,要是这点能耐都没有以后就别在道上混,真特么丢人,不过也别说我们俩糟老头子欺负你,我们以前住在公主坟七号大院,滚吧。”

    地中海脸色从白到红又从红到青,最终还是咬咬牙:“咱们走。”

    一行人不明白跟在地中海后面出了包间,女子压根儿就不明白这俩老头跟他说的什么天书,心里一肚子埋怨。

    “还说自己多牛逼,结果被俩糟老头子给唬住了。”

    地中海正在气头上到嘴的鸭子飞了不说,还莫名其妙挨了一顿奚落,一听女子发牢骚,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顺手一巴掌狠狠扇在女子脸上:“你知道个屁,你知道那俩老头什么来历吗?”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失败了会给自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而且往往会把对手吹得神乎其神。

    壮汉们都是一脸迷糊的摇头,地中海斩钉截铁道:“说出来吓死你们,这都是当年四九城横着走的主,光头的那位你知道是谁吗?”

    “谁啊?”

    “大象啊,当年西城地头上就是他们哥俩最凶,谁敢惹?知道他说的公主坟七号大院儿什么意思吗?”

    众人摇头。

    “一群土鳖,不过也不怪你们,这事儿不是老北京还真不知道,当年从公主坟一直到北京西山脚下,一直到西山脚下那都是军区大院,这些大院子弟为了区分是哪个院儿的都用几院来划分,一般人压根儿就不知道,你们想想,但凡是从那儿出来的大院子弟,现在都是什么身份?”地中海

    “嘶~~~”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暗自庆幸刚刚没有手贱,要不然这会儿说不定就在吃牢饭了。

    另一边,韩飞都看傻眼了,见人走了,冲着这二位竖大拇指:“赵老爷子,我以前还以为您跟我说的是吹牛的呢,没想到您还真行。”

    谁能想到老范突然做了个嘘的手势:“你小子是不是傻?那是诈他的,以前我们是风光过,可那都四十年前了,现在哪还有什么影响力?”

    “可,你们刚才......”韩飞一拍脑门:“刚刚,你们在那演戏呢?”

    赵孟儒得意的笑了笑:“怎么样小子,咱爷们儿演技不错吧?”

    好吧,你们赢了,韩飞一度天真的以为这二位真是手眼通天的主,感情这俩老头纯粹就是吹牛逼呢。

    “厉害,古有张飞张翼德单枪匹马喝退曹操百万兵,今有二老唇枪舌剑......”

    “你小子就别贫了,趁人家没反应过来赶紧带上这女娃娃溜吧。”老范见赵孟儒迟迟不站起来:“你怎么了?”

    赵孟儒摆摆手:“没事儿,就是腿有点儿麻。”

    “什么麻,我看是软了吧。”

    “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