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一百九十章:物理疗法。
    其实韩飞之前已经试过一次装了,结果服装组偷懒直接把民国电视剧上的样式弄过来糊弄,被李导当场发现,整个服装组的人被大骂一通,又发回重做了。

    这导演还真是不好干,要真是个不懂行的,说不定就被糊弄过去了,到时候肯定会有观众在评论区吐槽,反正一部电影有槽点,那肯定是导演的锅。

    韩飞从剧务手里接过衣服,扫了一眼,是一件米白色衬衣加上蓝色的褂子。

    “设计师说您的皮肤很好,所以衣服都是以浅色为主。”

    从换衣间里出来,韩飞对着镜子点点头,这下感觉就对了,之前一身黑不拉几的感觉就跟黑社会参加葬礼那种,怎么看都不对劲。

    “很棒啊,天身的衣服架子。”剧务略带夸张道,然后拉着韩飞就去拍定妆照,李导那边可是催着呢。

    李导正在现场安排剧务整理现场,马上要拍的一场戏,是***跟老师到了祖国南端,一个看似不被外界打扰的地方,这里马上就会有一场雨戏。

    “李导,韩飞的定妆照出来了。”剧务递过平板电脑。

    李导这才停下手里的活,接过来一看:“嗯,这个感觉就对了嘛,这帮人就是皮痒了欠收拾。”

    剧务一缩脖子,即便是女导演,发起火来那也是让人胆寒的存在。

    “韩飞那边准备好了吗?让他赶紧过来吧。”李导吩咐道。

    很快韩飞就到了现场,夏雪也在见到韩飞熟络的打着招呼,她应该也是想看看跟自己对戏的演员是不是有真材实料。

    副导演正在给群演们说戏,李导走过来拍拍韩飞的肩膀:“怎么样?不紧张吧?”

    “您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紧张。”韩飞笑了笑。

    韩飞在群演们进入之后,坐到一个靠窗的位置上,这场戏拍的是一堂课,大雨磅礴屋外不是响起电闪雷鸣,老师原先还在坚持讲课,可是逐渐的雨声雷声让学生们都听不到他的声音。

    老师放下课本对学生们说道:“静坐听雨。”

    这份气度实在让人感慨。

    拍摄的过程也是一镜到底,前面学生听课包括老师表现得都很好,到了韩飞出场的镜头,摄影机先是拍着韩飞的侧脸,坚毅的脸庞目不斜视,直到老师说出那句“静坐听雨”,才开始拍韩飞的正脸。

    紧接着韩飞伸出手,推开窗,窗外早已是一片泽国,几个本地孩子正赤着脚躲在茅草棚下冻得瑟瑟发抖。

    这里面有韩飞长时间的特写镜头,原本李导已经做好了准备要重来很多遍,没想到韩飞的表现堪称完美。

    事实上,关于这段戏,韩飞研究了很久,剧本当中他推开窗户其实是一个隐喻——打开窗户看世界,也迎合着他此刻的状态,从战火纷飞的内陆来到南端,似乎战乱就跟他毫无相关了。

    可是窗外的世界确实一片泥泞,当他看到孩子冻得发青的嘴唇时,自责跟理智在交锋,所以这段戏很考验表演功底。

    面部表情不能变,不然就显得太刻意了,所以只能靠眼睛来表达,对于演员来说,眼睛是真的可以说话的,就这几秒钟的镜头,韩飞的眼神从茫然到内疚再到纠结。

    “他的眼里有光。”这就是夏雪对于韩飞的评价。

    “咔,好,太完美了!”李导带头为韩飞鼓掌。

    穿着雨衣的工作人员也在为韩飞鼓掌,这绝对是真心的,原本他们看韩飞这么个奶油小生,还以为这段戏好几天都下不来,结果竟然一遍就过了,这可省了他们少受几天活罪,别说鼓掌了,恨不得上去给他磕个头。

    “我看看还行吗?”韩飞其实也不太确定自己有没有把情感表达完整。

    李导笑道:“太行了,要是演员都跟你一样,我们导演就好干了。”

    秦白露一听心里这个憋屈,这摆明了就是指桑骂槐在说她嘛。

    又拍了几段雨戏,过程也很顺利,原本这一天的拍摄计划就算完成了,不过时间还早,李导看了一下。

    “既然夏姐也在,要不咱们先转场,来一段?”

    夏雪含笑点点头,站起身开始跟工作人员转场。

    这一段也是剧中非常动情的一段,沈光耀回到宿舍发现老管家来了,再一看母亲就坐在椅子上,愣了一下,然后下跪磕头。

    只是到了这里,韩飞却怎么都演不出那种突然见到至亲的饱满情绪,无奈想了个物理疗法。

    “有没有石子?帮我找几个小石子来。”剧务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这里的石子到是很常见,捡了几颗,就见递给韩飞。

    韩飞咬咬牙,把它们放在要走位的地方,重新开拍后,双腿用力往上一跪,不仅情绪饱满了,连眼含热泪的镜头都直接抓特写了。

    旁边看的人都替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看韩飞跪的那个力度.......应该很疼吧?

    “没事吧?”这段拍完,夏雪把韩飞扶起来,石头已经跟裤子粘在一起了,把裤脚往上拉,已经磕破皮,正往外流血。

    李导一看赶紧叫剧务把医药箱拿来,韩飞苦笑道:“没事儿,就是破了点皮,早知道不垫这么多了。”

    “别说,你这招还真挺好使,刚刚的戏一镜到底,太好了,要不咱们先休息?”李导还真有点佩服这小子的鬼法子。

    韩飞摆摆手:“还是别了,趁我现在情绪还算饱满,赶紧拍下一条。”

    接下来的镜头夏雪无疑展示了什么叫真正的演技派,她拽着手绢眼珠微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始终没有掉下来。

    一直到她那一句:“我怕你……还没想好要怎么过好这一生,命就没了……”

    从台词刚开口那一刻,泪水也终于开始爆发。

    即便不愿意承认,韩飞也必须认清,他跟这些老戏骨的差距还是太大,就这一个镜头,他完全是被夏雪带着走的。

    “好,咔,简直完美。”李导感觉今天拍得特别顺利,心情也好了许多。

    韩飞从剧务那里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这才冲着夏雪拱手:“夏老师,您刚刚太棒了,谢谢您带我。”

    夏雪正拿手绢擦着眼泪,被韩飞一说反而笑了:“你也别谦虚了,我在你这个年纪,还只会演偶像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