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一百八十章:毕业典礼。(为盟主椰子鸡加更5/10)
    “哎,老韩,你觉得我真的适合做演员吗?”好不容易写完毕业论文,一行人终于走出了寝室,草坪上一对对情侣坐在树下享受着阴凉的时光,秦鸣突然问了一句。

    韩飞原本躺在草坪上发呆,被他这么一问,突然有些恍惚,说来也好笑,其实他当初进入影视学院的目的,只是想跟未来的大明星们混个眼熟。

    “这话得问你自己。”韩飞摇摇头。

    金博远看着一对对情侣嫉妒得不行:“哎,四年了,我居然一个女朋友都没找到,我太失败了。”

    谢不臣冷不丁的来了一句:“你这辈子估计都难,相信我。”

    然后.......他们就闹起来了,金博远看着体重如牛,其实身手还不错,毕竟是演过“王胖子”的,而谢不臣就更不用说了“闷油瓶”也不是闹着玩的,原本秦鸣是看热闹的不过,被金博远抓起的一把草皮丢在嘴里,很快也加入了战团,三人扭打在一起。

    韩飞看着这帮幼稚的家伙,突然笑了:“搞什么?我特么才22,怎么跟个糟老头一样多愁善感?”说完也冲入战团。

    闹了一阵,终于以金博远体力不支而结束,四人各自喘着粗气,韩飞突然说道:“哥几个,毕业典礼陶老师不是让我出个节目嘛?咱们一起上去玩玩儿?”

    “那就玩玩儿?”

    金博远这货别看这长得胖,其实还是挺多才多艺的,架子鼓打得那叫一个溜,谢不臣别的乐器不会,吉他还是能弹的,只有秦鸣长得五大三粗,唯一会的乐器就是口哨,被三人一阵嫌弃。

    韩飞可以当键盘手,一个乐队就少一个贝斯手了。

    “不会没关系啊,让老韩把伴奏事先弄好,你不插电,瞎鸡儿弹呗。”金博远出了个损招。

    秦鸣啐了他一口:“滚犊子,合着,毕业典礼,你们都是上台炫技的,就特么我一个演员?以后哥要是当了影帝,别人拿这事儿臊我咋办?”

    金博远安抚道:“放心吧,不会的。”

    “滚犊子,这世道人心多险恶,你怎么保证不会有人揭我老底?”秦鸣骂道。

    谢不臣突然蹦出来一句:“你想多了,金博远的意思是,你不会有当影帝的那天。”

    “噗~”韩飞一口水差点喷在电脑上,谢不臣现在这补刀技术实在是太强了,特别是他说话的时候一本正经,最后再来个反转,笑死人不偿命。

    “嘿,哥们儿就不信我学不会。”秦鸣这次罕见的没跟金博远掐起来,而是让韩飞教他怎么弹贝斯。

    其实要说起来,这玩意还真不是三五天能学得会的,不过秦鸣这货的确肯下工夫,他让韩飞把每个音的指法标出来,自己一个人偷偷练,别说一个礼拜之后还真有成效,一首曲子就这样被他弹下来了。

    “卧槽,老秦你有这毅力什么样的妹纸追不到?怎么还单身了四年?”金博远目瞪口呆。

    这下算是戳到秦鸣的痛处了,追着金博远一通锤。

    韩飞一边笑一边摇头叹息,秦鸣这钢铁直男,估计是很难受到女生青睐了。

    到了毕业典礼当天,韩飞一行身穿学士服出现在操场上,陶月华催促道:“赶紧的,把帽子戴好,就差你们四个了。”

    韩飞原本是打算溜到后面去的,结果还是被陶月华抓到了最中央的位置,搞怪计划彻底流产。

    照完班级毕业照,又要照年级合照,韩飞被章悦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旁边几个跃跃欲试的女生顿时偃旗息鼓。

    “不是,你这样就不太好了。”韩飞无不遗憾的道。

    章悦脸上笑靥如花,语气却十分冰冷:“少来,我是不会让那些骚、浪、贱、货得逞的。”

    好吧,你赢了。

    照完年级合照,章悦原本还打算拉着韩飞照合影,韩飞一看赶紧给金博远使眼色,这胖子眼珠一转拉着韩飞就跑。

    “咳咳,那啥,老师催我们去后台准备节目了。”

    到了后台,韩飞冲他挑大拇指:“胖子,我做梦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机智。”

    “滚,胖爷我什么时候糊涂过?”金博远瞪着一双小眼睛。

    因为是京影七十周年校庆,所以这次的毕业典礼也格外隆重,不仅是学院的在校生跟毕业生,还有不少之前从学院毕业的学长学姐,其中不乏沈一鸣这样影帝级的演员。

    原本杨可欣也在邀请名单之列,不过她在剧组里实在走不开,就只能推了,为此还跟韩飞视频通话了好几个小时抱怨。

    陶月华坐在吴院长身后一排的位子,她身边就是这些之前从京影毕业的校友,其中还有跟她一届的同学。

    沈一鸣坐在了吴院长旁边,他不仅是影帝,同时也挂着京影荣誉教授的名额,自然有资格坐在院长身边。

    典礼很快开始,第一个节目是表演系一班排的一个小品,沈一鸣一听表演系就来了兴致:“吴院长,听说咱们学院出了个很有才华的师弟,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见上一面?”

    吴院长暗自得意表面上却道:“哎,就别提你这个师弟了,才华确实是有的,可就是心太野,我本来打算让他继续在京影上个硕博连读,可这小子就是要出去闯,这不今年就要毕业了,待会儿还有他的节目呢。”

    沈一鸣有些诧异:“哦?今年就毕业了嘛?那看来今年的影视圈又有热闹了。”

    陶月华身边的校友也时常有问及韩飞的,一听说韩飞居然是她的学生,一个个眼神都透着羡慕,陶月华嘴上自然没少说韩飞怎么让她操心,可实际上心里美得很呢,至于有多美?这一点从崔文静脸上就能看得出来。

    毕业典礼自然少不了从前的学长学姐为大家鼓劲的,沈一鸣自然也不能例外,上台后一番慷慨激扬的演讲,说得学生们昏昏欲睡,这时不仅有人怀念起韩飞当时在教室里的讲话来。

    “咦,韩飞呢?怎么没看见他?”有同学扫了一遍都没看到韩飞的人影,不禁疑惑,这么重要的典礼,学院为什么不让他上台发言。

    又有同学发现:“不只是韩飞,他寝室的几个都不见了。”

    正在同学们感慨,成名之后可以为所欲为时,终于沈一鸣的发言稿终于念完了。

    当主持人念出节目单时,整个会场都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