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一百五十五章:救活了一个行业?
    韩飞在附近找了一家还算不错的酒店给沈薇微办理了入住,让他无语的是这丫头还真是了然一身就来的,连行李都没带,还真看不出来,这丫头浪漫主义色彩这么浓厚。

    口头教训了这丫头一阵,结果沈薇微似乎挺享受这个过程,双手托着下巴就这么笑盈盈的看着他,韩飞这才想起这丫头从小父母离异,心里不免有些心软。

    “你乖乖在这凑合一晚,我明天再来送你去机场。”韩飞嘱咐道。

    沈薇微撅着嘴唇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从酒店下来,韩飞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大堂小姐姐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回到家,韩飞小心翼翼的开门,脑袋从缝隙里钻进去,看了一眼,发现家里静悄悄的,看来李亚男一家应该是走了,不由松了口气。

    结果刚进门,就被董婕逮住了:“好你个臭小子,还敢带私自女孩儿回家,我看你是要翻天了。”

    “嘶~~~疼~~~不是,您能不能先松开,听我解释?”韩飞被揪住耳朵,想跑都没法跑了,董婕这招练了这么多年,真不是白给的。

    “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呸,渣男。”董婕义愤填膺,这要不是她儿子,她.......

    还是在韩肖的求情之下,董婕才放开手,给了韩飞一个辩白的机会。

    “这么说,人家姑娘就是因为那个什么话剧,才跑回来找你的?”董婕还是有些不太相信,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姑娘会这么傻?

    别说董婕不信,韩飞起初也不信,可事实就是如此,就在送沈薇微去酒店的路上,她妈妈还打电话来问她怎么不回家。

    “那姑娘呢?你打算怎么安排?”董婕问。

    “我给她找了间酒店,明天送她回去。”韩飞干脆也不纠结了,爱咋咋滴,反正现在渣男的标签算是戴稳了。

    “你.......跟她没做什么吧?”董婕又问。

    “当然没有。”

    呃,为啥韩飞总觉得董婕听到这个答案居然还有些小失落?话说,您这是亲妈吗?

    转过天来,韩飞把沈薇微送到机场,一直目送她进入安检,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京城的春节其实没啥意思,鞭炮烟花都禁放了,韩飞也就是陪着父母走走亲戚,去年行动不方便,今年都给补回来了,跑得韩飞脚脖子都细了。

    不过做孩子还是有好处的,韩飞收获了不少红包,虽然以他现在的身家这点钱不会放在眼里,可耐不住拆红包带来的快感,让人舒爽。

    当然,除夕夜当晚,韩飞自然也免不了当散财童子,“飞鸟工作室”的员工们终于等到了韩飞的过年红包,徐清雅那里韩飞算是看明白了,直接给她在网上定制了两套衣服,这傻妞给钱她也不会花,还不如直接买东西。

    作者群里韩飞再一次充当了土豪的角色,几千块钱洒出去,整个群气氛都不一样了,哎,可怜群里这帮除夕夜还在不停加更的码字狗........

    当然,杨可欣也没少发微信语音来骚扰韩飞,可惜这丫头今年的安排很满,压根回不来。

    沈薇微哪里韩飞也发了大量语音进行安抚,做完这一切,韩飞才算有时间喘口气,不得不感慨,做个渣男,好难啊,话说,某新闻里同时交往二十多个女友是怎么做到的呢?难道是自己渣的功力还不够?

    还没等韩飞缓口气,蒋轻侯的电话也打过来了,这家伙也是藏得够深的,拍摄完“一起同过窗”,就有许多经济公司跟影视公司找上门,他犹豫了很久,最终加入了企鹅影业成了他们新锐导演计划中最年轻的导演。

    “卧槽,牛逼啊,你小子成了大导演可别忘了哥几个。”韩飞虽然不太了解这个什么新锐导演计划,不过加入企鹅影业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而且这种互联网公司更加重视的是内容,不会像许多老牌影视公司那样,讲究排资论辈,在这种公司氛围里,蒋轻侯应该很快就能获得机会。

    “说什么呢?”蒋轻侯显然也很高兴,又跟韩飞聊了很久,这才意犹未尽的挂断电话。

    蒋轻侯的事情很快就在同学群里传开了,大家在恭喜之余自然是少不了一阵羡慕,当然,也少不了说酸话的,这种时候贾幼乾是少不了要登场的。

    “有什么了不起,哥们儿不乐意去碰娱乐圈的脏水罢了,不然拍纪录片那会儿就去了。”

    虽然这么说有吹牛的成分,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贾幼乾说的是事实,当年也有不少影视公司找过他。

    编剧社的哥几个也说了各自的境况,总体来说就是生活很安逸,可是也缺乏激情,大家在群里忆苦思甜,一直聊到很晚。

    从大年初三开始,“夏洛特烦恼”再度由小剧场的复工而爆发,就跟春节档期,喜剧的票房一定比其他类型要高,是一个道理,这一点人艺是最清楚的,眼看着别人票都卖完了,人艺剧场几乎无人问津,往年这种现象还不明显,可今年,就跟见了鬼似的,来买票的都是一些上了年龄的,年轻人几乎没有,入座率更是惨不忍睹。

    这些年小剧场虽然收益有所增长,可是还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盛况,原本一两百的一张票,在黄牛党手里摇身一变就成了五百起步,好的座位还得加钱,就这样还是一票难求。

    京城卫视在新闻早播报里也提到了这个现象,并且就此也采访了一些小剧场的经营者。

    经营者自然不可能说行业的坏话,当然也不能说这行有多赚钱,因为华夏人的传统就是,走别人赚钱的路,让大家无钱可赚。

    于是在经营者的嘴里,事情就变成了这样:“其实这些年一直处于亏本状态,也就是去年年底的时候,不是出了一部【夏洛特烦恼】的话剧嘛,听说还是京影一群学生弄的,特别受欢迎,年轻人特别喜欢,这个市场才慢慢有所回暖,希望?自然是希望这样的好作品多一些。”

    一部话剧救活了整个小剧场行业,这内行的一听就知道是扯淡,可是在外行听来就不一样了,这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才是观众喜闻乐见的。

    于是,作为创作者的韩飞也接到了京城卫视的采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