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一百四十五章:这个逼装得很有水平。
    某酒店,战况异常惨烈,一夜无话。

    转过天,韩飞跟杨可欣出现在酒店门口自然没有逃过记者的追踪,只不过这次,韩飞已经是老江湖了,面对镜头表情很诚恳、很自然。

    “没错,就是这么巧,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原来可欣学姐也住入了这所酒店。”

    记者们自然是不信的,可惜没有证据,猜测始终只是猜测。

    杨可欣在保姆车上笑盈盈的看着韩飞,那表情十足在看一个渣男,而渣男本人已然是刀枪不入。

    在后台化妆间,茹姐看到韩飞跟杨可欣一起出现,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不过还是很客气,毕竟杨可欣能够有今天的人气,韩飞的几首歌也是居功至伟,这样高质量而且高产的音乐人已经很少了,她自然不会贸然得罪。

    韩飞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原来企鹅视频邀请他现场演唱的曲目是跟杨可欣一起合唱的,难怪杨可欣之前说是因为他才接这个活动的。

    下午的彩排,韩飞跟杨可欣的配合很好,也是现场少数能够真唱的一对组合,现场导演当时握着韩飞的手差点没哭出来,

    说起来企鹅视频年终盛典这导演也是够难当的,甚至一度被网友戏称为小春晚,这可不是什么好词儿,摆明了说他们这晚会没一个真唱的。

    可事实上,还真不能怪他们,既然是企鹅视频举办的年终盛典,来参加的自然都是流量明星跟演员,他们的唱功实在有限,这种晚会总不能要求人家现场演戏给观众们看吧?于是假唱也就成了必然。

    晚上走红毯的时候,韩飞依旧是跟杨可欣一起,当被记者问及为什么又是他们两个一起走红毯,韩飞的回答就很诚实了:“因为,我也不认识其他人啊。”

    不得不说,这样的晚会是比较无聊的,颁发的奖项也都是平台自己弄的,说白了发给谁,不发给谁都是运作好的,完全没有一点惊喜,比如最受观众欢迎男女主角就发给了“生生世世”续集的男女一号,也不知道这个最受欢迎究竟是受谁欢迎。

    “别皱眉呀,来,跟我学,面带微笑,这种奖也没人会在意,就算给你,你也不好意思往家里摆。”杨可欣提醒韩飞控制情绪。

    韩飞一阵摇头:“我不是生气,是无聊,话说咱们什么时候上台?演完了直接走人得了。”

    “应该快了吧。”

    果然没过多久,韩飞跟杨可欣就被工作人员带到了后台,韩飞脱掉了原本的礼服,换上一身蓝白色的校服,其实就是他在“一起同过窗”当中的道具,别说换上这身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杨可欣换了一件淡粉色礼服,香肩半露,看起来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格外清纯。

    候场区,韩飞见舞台归于黑暗,他背着吉他出现在舞台中央,四周一片漆黑,突然一团白色光束将他笼罩其中。

    现场观众在主持人极近煽动性的呐喊中,响起阵阵掌声。

    企鹅视频的年终盛典自然是有直播的,现场观众可能不太熟悉这首歌,看直播的观众对这首歌可太熟悉了,当韩飞拨出第一个音符,直播弹幕就刷起来了。

    “终于到这首歌了,这可是我最期待的表现,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这就是韩飞啊,真人可比电视里还要帅。”

    董婕跟韩肖也在看直播,二人正陷入苦恼,虽然这些夸他们儿子的字幕看着很爽,可是字幕太多了,他们怕看不到儿子的脸,只能忍痛关掉。

    “哇,这个声音,是真唱吗?太好听了。”

    “果然还是弹吉他的男生最有魅力。”

    即便是正在候场区随时准备入场的杨可欣也不得不承认,一边弹吉他一边唱歌是韩飞最帅的形态,没有之一。

    第一段副歌之后,舞台一半归于黑暗,一道光打在候场区入口,而杨可欣也在间奏中缓步走上舞台,现场一片尖叫,很显然杨可欣的人气比韩飞要高很多,不过也有人高喊着“在一起”。

    弹幕上也开始被“小仙女”的字幕所覆盖。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

    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

    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

    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杨可欣的中音很透亮,韩飞用低音附和,听起来格外的有层次感,特别是在副歌部分,已然成了全场合唱。

    但是就在大家以为这样就完了时,杨可欣却用一段英文吟唱再度将现场推向高潮。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Where the flowers gone?”

    弹幕瞬间就疯狂了,被各种刷屏,后台,茹姐也愣住了,如果她记得没错,韩飞的原版里压根就没有这段歌词才对。

    “难道,是这小子专门给可欣写的?”

    杨可欣唱着这段英文歌词,眼角都含着笑,这段英文歌词其实是今天早上韩飞写才给她的,起初她也没在意,一直到下午彩排的时候才发现现场效果居然会这么好。

    一曲终了,现场观众自然少不了热烈的掌声,按照原计划,韩飞跟杨可欣原本是要退场的,不过这次主持人却拦住了他们。

    “不好意思,二位请留步,按照直播观众们的要求,我想问你们几个问题,可以吗?”

    杨可欣看了韩飞一眼:“我可以拒绝吗?”

    心想:哎呀,怎么办?这个男人快藏不住了呀。

    弹幕上,全都是调侃杨可欣调皮的,不过主持人也是见过识广,并没有被杨可欣不按套路出牌的回答打败。

    “不可以,第一个问题,刚刚二位的表演获得了现场观众以及直播观众的一致好评,我想问一下,这个节目二位排练了多久?”

    韩飞回了一句:“也没多久,一个下午吧。”

    现场观众也很给面子的响起一阵惊呼,弹幕上更是满屏的“牛逼!”

    “一个下午就能够排练到这种程度,看来二位很有默契啊,那么第二个问题,据我所知,这首歌不管是原版还是杨可欣的翻唱版都没有出现过刚刚的英文歌词,请问这段英文歌词有什么来历吗?”

    有弹幕大神表示:肯定是瞎编的,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花儿都到哪里去了这么直白的英译,实在是太没水准了。

    有的则是表示:先别急着装逼,让我度娘一下先。

    事实上,杨可欣也很好奇的看向韩飞,她也想知道这段歌词的出处。

    在万众瞩目中,韩飞拿起话筒很随意的说:“倒也没什么太特殊的含义,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其实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米国现代民歌之父皮特·西格的一首反战歌曲,刚好跟我的这首【那些花儿】表达的情感很接近,所以.......也算是对前辈的致敬吧。”

    一时间现场在一阵惊呼后变得鸦雀无声,弹幕上却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这货肯定是吹牛的,我经常听米国乡村音乐怎么没听说过这个人?”

    一派则认为:“卧槽~~~好吧,原谅我们没文化。”

    在短暂的平静之后现场突然爆发出阵阵惊呼,不少现场观众已经用手机查到了他们想知道的答案。

    于是刚刚还信誓旦旦说没这回事的弹幕大神瞬间被打脸,各种赞美不要钱似的朝着韩飞蜂拥而来。

    只有熟悉他的朋友才会发觉,韩飞这货嘴角正藏着一抹得意的笑。

    “卧槽,这小子,这个逼装得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