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一百四十四章:那些花儿。
    一般来讲首播两个小时之后,点击量就会出现断崖式的下降,然后再慢慢的攀升,特别是一些宣传不到位的片子,干脆掉下去就起不来了。

    但是“一起同过窗”的数据就很诡异,虽然两个小时之后,点击量也出现了下滑,但很快又涨起来了,而且比较有意思的是,数据显示这些新增涨的点击都是看过之后老用户的点击。

    如果是个别用户看过之后觉得不过瘾要重新再看一遍,还有可能,但是这么多全都要重头看?

    运营总监一度以为这帮人是在刷点击,而之后的数据也更加证实了他的推断,这些用户重新点开片头后四五分钟要么直接关掉了应用,要么还挂在前几分钟,压根就没在看电视剧。

    “不,不一定是刷点击。”卫总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运营总监一愣:“什么意思?”

    “我记得之前似乎也有过这样的现场,一般用户都是默认跳过片头的,所以,如果他们听说有一首很好听的主题曲,你猜他们会不会回到片头?”卫总监依稀还记着在办公室里听到韩飞给他放过这首歌。

    “你的意思是........【青春不打烊?】”运营总监对这部网剧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没错,而且这两部电视剧的主题曲,都是出自一人之手。”

    “........”

    的确,就如卫总监所料,最开始许多人都是冲着电视剧去的,第一时间就想着追剧,一直等到更新追完,大部分人才想起,韩飞一直都有为自己的作品写歌的惯例,更何况这是他自己投资、自己当主演的?

    更改设置,拖动进度条,配合片头画面,一段吉他独奏,略带忧伤的旋律让人渐渐代入其中。

    一个低沉的男生喃喃唱道。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

    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

    静静为我开着”

    这声音是如此轻柔却又带着一丝沉痛,似乎是在悼念曾经陪伴自己的岁月。

    恰逢九月开学季,就在两个月之前,大家还经历了一场离散,曾经陪伴自己的同学、老师已经从生活里消失,就好像他们从来不曾出现,只有那些淡淡的悲喜在记忆里逐渐模糊、逝去。

    南艺宿舍,沈薇微正在犹豫要不要再给那个人发个信息,突然耳边响起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这个她,不会是在说我吧?”

    清大宿舍,李亚男正带着耳机听着某人的歌,突然整个被扑倒在床上,发出一声惊呼,一看才发觉原来是闺蜜澜绮。

    “你疯啦?讨厌。”

    澜绮一脸坏笑:“你瞧瞧你笑得那叫一个猥琐,说是不是在听什么少儿不宜的?”

    “啊~~~你别乱说,只是在听歌而已。”李亚男辩解道。

    “什么歌能听得你满目含春?我不信,拿一只耳塞来。”澜绮自己上手。

    广播学院宿舍,徐清雅正跟闺蜜吕培培一起听着歌,吕培培突然问了一句:“哎,你对那个韩飞真的没想法?”

    “........”

    京影学院才是“一起同过窗”的大本营,大家看过电视剧之后,不少人都发现了韩飞的这首歌,乍一听似乎并没有太出奇的地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一遍之后那旋律总会在脑海里萦绕,挥之不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首歌会火。”

    事实上,正如他们所料,这首歌先是在艺校圈子里火了,然后又扩散到了普通高校的圈子里,一时间成了各个音乐社的装逼必备神曲,甚至有不会弹吉他的初学者,直接在某宝上问店家:“你这吉他能弹【那些花儿】吗?”

    店家都傻了,这能不能弹,难道不是个软件问题吗?怎么还变成硬件问题了?

    一些鸡贼的店家了解情况之后自己录制视频、制作乐谱,并且承诺包教包会,一时间还真吸引了一大波初学者购买吉他。

    随着歌曲的传播,也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关注这部戏,看过的不一定说好,但差评却很少,豌豆网评分一直高达9.5,而“生生世世”续集,的豌豆评分仅有5.5分。

    当然,短时间内“一起同过窗”的热度肯定是没法跟“生生世世”续集这样的A级制作相比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口碑发酵下,双方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虽然这个速度并没有多快。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随着“那些花儿”的传播范围逐渐扩大,在学生圈子里累积的人气也达到了一个令人侧目的高度。

    终于点燃火炬的契机到了,在华研音乐的保驾护航下,“那些花儿”音频首日登录各大APP,就以势如破竹的架势一路横冲直撞,随后,杨可欣也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自己的翻唱版本,一时间“那些花儿”的热度被彻底点燃。

    韩飞也收到了企鹅视频年度盛典的邀请,曾经默默无闻的小人物终于获得了足以令业内顶尖平台的侧目。

    蒋轻侯等人一阵狼嚎,兴奋得差点没把韩飞骨头架子都拍散,只是,此时编剧社的众人也只能下他跟贾幼乾还在学院,其余人早已回归了各自的生活。

    这一夜韩飞喝了很多,蒋轻侯跟贾幼乾更是早早就醉得边吐边哭,事实上他们的酒量比韩飞要好太多了。

    一夜无话,等转过天韩飞醒来,打开手机一看发现一连串的未接电话,赶紧给回复过来。

    杨可欣的声音依旧透着一丝媚态:“老公,你昨晚干嘛去了?是不是又跟那帮狐朋狗友拼酒去了?”

    韩飞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们去庆祝了?”

    “企鹅视频年终盛典啊,我是看见你的名字才接的呢。”杨可欣躺在床上,手指按在唇间轻咬,语气越发显得慵懒。

    这话就像一盆冷水泼在韩飞的兴头上,好嘛,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他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机会,杨可欣居然是看在他的份上才接的。

    韩飞敢肯定,这丫头一定是故意给他添堵的:“你是故意的。”

    “哎呀,老公,什么故意的?你可不要冤枉人家。”杨可欣娇哼着辩解,只是她这语气完全就像是拱火的。

    听得韩飞一阵咬牙切齿:“你什么时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