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一百零三章:谁睡谁?
    “吁~~~”现场观众一阵嘘声,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货的臭嘚瑟,居然一点都不觉得讨厌。

    韩飞手里捧着最佳作曲人的奖杯打量了一番,这才清了清嗓子:“其实,拿到这个奖我是真的有些意外,鄙人严重怀疑主办方是不是调查过我。”

    全场圈内人都愣了,主办方更是冷汗都要下来了,这货不会是膨胀到要公布什么黑幕吧?

    而现场观众已经习惯性的以一种听段子的心态来听韩飞的获奖感言,反正他不把话说完,那就先由着他嘚瑟,等他嘚瑟够了再嘘丫的。

    “其实吧,这也算是我的个人隐私,原本是不打算在大庭广众之下透露的,不过今天大家这么高兴,那我就只好说了.......我有非常严重的强迫症,就是那种牙膏一定要在尾巴挤、一个人吃饭非要摆两份餐具、家里所有的装饰品全都是偶数,就连电脑桌上的仙人掌都必须要有四个尖儿........”

    现场观众听得稀奇,还有人有这种怪癖?

    就在观众还在心里暗笑韩飞这货的怪癖时,他已经完成了包袱的铺垫。

    “所以同行们也别灰心,其实这个奖吧,肯定是主办方觉得,我拿一个没法摆,才另外附送了一个........”

    “吁~~~”韩飞话音刚落,全场观众至少站起来一半,这个嘘声,比在小剧场里听相声年会还要过瘾。

    乐健鸣跟游青松都是一脸苦笑,这家伙实在是太能闹了,他就不怕得罪同行吗?

    其实吧,韩飞还真不怕,如果借用都市无敌文的设定来讲,他就是从仙界归来的强者,来到了一个末法时代,就市面上这些粗制滥造的玩意,他还真没放在眼里,要是有不服气的,他也不介意给自己按一个绰号——专治各种不服,当然要是能激发某些人的创作潜质,也算是为华语乐坛做出贡献了不是?

    颁奖典礼结束后,手捧两座奖杯的韩飞自然就成了记者的宠儿,相比于老生常谈的最佳男女歌手,他这样的新面孔才是爆点。

    杨可欣瞬间就成了韩飞的御用发言人,别说这丫头说话还真是滴水不漏,不愧是久经沙场的悍将,一些模棱两可的话即给了记者们创作空间,又不至于让人抓住把柄。

    从颁奖典礼现场一路挤出来,杨可欣跟韩飞上了保姆车后,世界这才算是清净下来。

    颁奖典礼上,韩飞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这时候打开一看,已经被信息挤爆了,微信上密密麻麻的红点,各种私聊,让他压根就看不过来。

    打开寝室微信群,这三个贱人开始还算客气,后面全都是酸溜溜的挤兑了,最让人不能忍的是金博远这货还特意用了十倍降速的视频软件抓拍他的表情包,内容极度丰富,看样子无法善了了。

    其余的各种私聊,韩飞也懒得一个个回复了,就编了一条“很累,明天回学院再聊”给所有人群发过去。

    到了酒店,杨可欣先下了车,见韩飞还在愣着,没好气道:“你干嘛呢?赶紧下来,别耽误刘师傅下班儿。”

    “不是,好歹送我一程,这五星级酒店,不好打车!”其实韩飞潜意识的台词是,五星级酒店,咱住不起啊。

    杨可欣赏给这货一双大白眼:“怎么不抠死你得了,这么点小钱计较个什么劲?你马上就要红了知道吗?说句不好听的,你再住那样的小旅馆,哪个品牌愿意给你代言合同?这不是丢了西瓜拣芝麻吗?”

    韩飞一想有道理,只能硬着头皮要了一间套房,原本他只准备要一间标间的,可惜,标间住满了。

    刚巧韩飞要的套间就在杨可欣对面,原本韩飞是准备就在走廊上分道扬镳的,却被杨可欣一把拉进了房间,力气贼大,韩飞表示自己真的是无力抵抗,咳咳,没错,就是这样。

    “噗~~~瞧你那做作的样儿,不会是以为我想睡你吧?”杨可欣扑哧笑得前仰后合,身上的礼服原本就很清凉,这下更显得胸前壮观了。

    韩飞呆了一下,嘴里也不甘示弱:“谁睡谁还不一定了,要试试看嘛?”

    “好呀,试试就试试,你敢吗?”杨可欣嬉笑着挑起下巴,粉红色的唇彩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迷离、诱惑。

    韩飞一下没忍住,伸手揽住了杨可欣的腰肢,恶狠狠道:“给你三秒钟反悔时间,3、2。”

    “1!”没曾想杨可欣竟然帮韩飞数完最后一个数字,然后踮起脚尖,狠狠的吻了上去。

    一时间,韩飞整个大脑“嗡”的一声,完全被欲望吞没。

    ........

    转过天,韩飞醒过来时阳光已经照在脸上,身边佳人早已不知所踪,只留下一股淡淡的香气萦绕在房间里,经久不散。

    “卧槽,我特么好像被妹纸给睡了?”韩飞莫名有种吃亏了的既视感。

    穿上衣服起身,准备拿手机的时候发现床头柜上还留着一张便签,上面娟秀的字体显然是杨可欣的笔迹。

    “亲爱的韩飞【小弟弟】,早上看不到姐姐,是不是很失落呢?没办法,姐姐就是这么红又要去赶剧组了,好啦,别扭捏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姐姐是不会对你负责的,最后........嗯,昨晚表现不错,等姐姐回来再临幸你哟。”

    便签末尾还印着火辣的唇印,只是........

    韩飞看着便签,脸色那叫一个精彩,不用好像,他真的是被睡了,等等,临幸是什么鬼?

    “杨可欣,咱们走着瞧,下次不让你哭着喊爸爸,我特么就不叫韩飞,改名叫韩浪。”

    换好衣服,韩飞走进洗手间准备洗漱,然后对着镜头就看到了一副鬼脸,没错,就是一副用口红化的鬼脸。

    “这个幼稚鬼!”韩飞都气乐了,随手用水擦掉脸上的涂鸦,退房的时候不免有些郁闷,这一晚上他的房费相当于白付了,压根连房门都没进。

    不过很快他就发觉杨可欣这个安排是多么睿智,还没等韩飞彻底离开酒店范围,一群记者就将他围在当中。

    “请问,你是在跟杨可欣交往吗?为什么你们会出现在同一家酒店?”

    ........